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安真赵明安 连载中

安真赵明安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觉醒来,发现穿越了,别墅变茅草屋,身边还跟着一、二、三、四个大大小小的拖油瓶。安真觉得老天在玩她呢,现代都拥有的金钱,权势通通归零了。好吧穿越不可怕,渔女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渡过现在的暴风雨。安真的性情大变,不在柔弱可欺,强势归来,镇压住这群牛鬼蛇神,地狱般的魔鬼存在。可是那俊美谪仙的美男却不怕她,还处处和她作对,就因为你是这一方知县就这么嘚瑟?安真怒:“早晚有一天我要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赵明安笑:“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狠狠的压在身下。”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就像这样,一圈一圈的,然后威力很大,方圆百里无一生还。”安真一说,安达富和安达贵两人就脸色一僵,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似想到什么。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安、安丫头,你、你、你骗人。”安达贵眼里流泪,一脸惊恐的没有了焦点。

而安父也没好哪去,整个人都缩起来。

安真不知道两人怎么反应这么大,但是现在,两人都不划船了,就面临着生命危险。

“爹爹,二叔,再不快点,我们可能就回不到村里了。”安真一句话点醒了两人。

慌慌张张的拿起船桨划船,嘴里念叨着。

安真不再理会,努力让自己的身体稳下来,因为浪太大了,这艘船又那么不结实,安真真怕还没到陆地就散架了。

“啊!”

安真朝叫声看过去,只见刘氏一个不稳撞在夹板上,安真心里唾弃,这么大的浪还在外面浪,真不知道猥琐一点。

安真收回视线,看向东边,眸中的焦虑越来越大了,这样下去恐怕真不能到陆地了。

安真垂下眼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要是在陆地,凭着自己一身本事还会怕了不成,可现在是在大海里啊。

“唔唔...”

一声小小的低唔,安真朝声源看去,瞬间眼珠子睁的大大的,这、这、这是海豚、

安真笑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在军区的时候有一次任务就是接近以为海豚教练,安真可是在海豚身上下了苦功夫的,最是熟悉海豚。

安真丢掉手中的船桨跑到前夹板那里,趴下身子。

安达富和安达贵看着这样的安真,都急了。

“安丫头,菇儿。”

安真转头看向两人正跌跌跄跄的跑过来,摆摆手,“爹,二叔,你们继续划,我想到办法让我们快点离开了,不用担心我。”

安达富和安达贵想要过来,可是浪太大,一直起身子就要掉下去一样,忙趴下来。

看着安真不似危险的样,两人相视一眼,爬回到船桨处卖力划着。

安真低下头看着水中欢唱的戏水的海豚,海豚突然见头顶一片阴影抬了抬小头。

满眼好奇的看着安真,见安真认真的看着自己,“唔唔...”

安真忍不住伸出手来摸摸海豚的头,一开始海豚只是好奇,当安真摸上去的时候,海豚微眯着眼,一脸舒服的要死的表情瞬间萌的安真不要不要的。

“噗嗤...真是可爱,一样的性子。”安真从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笑了。

“唔唔...”海豚见安真笑,更是愉悦的在水中翻滚,似撒娇一般对着安真亲昵。

安真知道怎么和海豚沟通,在海豚的头顶上轻轻敲了敲,似在说:“高兴吗?”

其实安真也是带着试试的心态,毕竟不是现代时候的海豚,可没想到,这只海豚竟然知道这个意思。

那歪着头嘴巴搁在船夹边缘的模样又萌的安真心都软化了,在军区执行任务,能让自己敞开心扉的,就只有那只海豚了。

“啊啊..啊啊..”海豚摆着自己的尾巴回应着安真,按着知道这个意思,就是说自己很高兴。

得到这样的一个回复,安真心里实在了一些,对于回到陆地就有了一份保障。

安真利用军区所学,与海豚沟通,希望海豚能召集一些伙伴,暗中助自己及这些渔民到陆地。

海豚听后一游,沉入海底,安真知道,海豚是去找自己的伙伴去。

没让安真等太久,那只小海豚又游到安真的面前,抬抬自己的小头。

安真很自然的摸摸它的头,海豚一脸舒服的表情,安真真想抱抱它,最后还是忍下来。

告诉海豚快速的帮助渔船离开到陆地。

“咦!大哥,怎么我感觉这船不怎么摇了,还行驶的这么快,我、我做梦的吧。”安达贵揉揉自己的眼睛,睁大眼睛看着这搜船以及其快速的速度行驶着。

安达富也是呆呆的,都忘记划桨了,但是船只行驶的速度还是如此的快速。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眼里看出惊悚。

而这边的安真,悠闲自得的回来,看到安父和二叔的表情,心底好笑,但也很高兴,两人能够这么对待自己,比起三叔来说要好了许多。

“爹爹,二叔,你们进去休息一会,我在外面守着,”安真一脸无所事事的样子很惹人怀疑。

但是安达富和安达贵不敢问,也不敢多想,实在是安真自那晚醒来后就变化好大,哪怕不说话那么静静待着,都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嘿嘿,那安丫头你在外面守着啊,二叔进去躺会。”安达贵说完就笑嘻嘻的进去了,只留下安达富尴尬的陪着安真。

安真看着安父那样子,于心不忍,“爹爹,女儿无论变成什么样子终究是你的女儿,女儿只想一家人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安真及其平静对的说着,虽然语气依旧清冷,但是安父却很激动。

“没、没。菇儿永远是爹的女儿。”安达富很认真的看着安真。

安真被安父这样的眼神看的不自在,但还是回答道:“嗯,我是安菇。”听到女儿这么说,安父一下子笑开来,那笑容洒进安真的心底。

是啊,自己穿越了,不再是军区那个安真,而是一个小渔村农女安菇。

一下子想开,压在心底的沉重包袱,顷刻间消失。

对着安父一笑,“爹爹,听女儿的进去休息会,也许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安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进了船舱,等躺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干了一蠢事情。

其他渔民也是怪异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也不敢多想,毕竟恶劣的天气就在眼前。

安菇只想说,这里的人想法真简单。

安真偶尔逗逗海豚,时间的赛跑。审时,安菇能隐隐约约见大陆的影子。

“哎呀,快了,快到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渔民们都很高兴的出现在夹板上,一脸激动。

安真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和海豚说了句,让其离开,以后不要到这边来。

海豚不高兴了,一脸的不乐意,安真只好简单的告诉海豚,会有人伤害它们,以后自己会去找它玩,海豚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轰隆隆!轰隆隆!....”

“这一次出海运气可真霉,都半个月了打上的鱼才那么丁点,就这样回去也不够两个月的生活啊。”一中年男子的声音,抱怨的说道。

“可不是,一大家子要养活,就这么回去也许都不够支撑两个月。”另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安菇迷迷糊糊的听到人的说话声,眉头轻皱,很是不爽,睡个觉都不能安稳,还有,自己是一个人睡的,睡前也把门窗,电视关好了的啊。

怎么还有声音,难道自己在做梦?这做的什么梦啊,没有人影只有说话的声音,还有...

安菇细细听来,是打雷的声音,还夹杂着海潮翻浪的声音,等等,怎么感觉自己睡的床在摇啊,怎么这么逼真。

这床可是自己花了三万块买的,牢固的很啊。

“大哥,要不我们先不要回去,再在海上呆几天,万一就那么几天我们就好运来了。”说话的男子喝了一口酒,打了个嗝。

“我们还是跟随大部队回去吧,海上变幻莫测,还是不要冒风险的好。”安达富摇摇头说着。

安菇本又要睡着了,结果两人说话的声音又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这还要不要安安静静的了。

自己好不容易任务结束回来休息,还没睡下去一个小时,耳边一直叽叽歪歪的,甚是讨厌,安菇眉头皱的更紧了。

“轰隆隆!轰隆隆!....”

“特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安菇一声怒吼起来,随着两眼瞬间睁开。

不一会儿迷蒙的双眼迅速染上震惊,两眼也睁的大大的,特么的,我看到了什么。

两男子被安菇的一声怒吼吓的一跳。

“安丫头,你吼啥呢,魂都要被你吼没了。”安达贵一巴掌就要拍上安菇的头上。

安菇条件反射的就接住那只手,再顺势反方向一折。

“啊...”杀猪般的吼叫。

回神过来的不仅是安菇和另一个穿着破烂的中年男子,还有不知哪传来的声音夹杂着海风,雷声。

用力过猛,一下子,安菇栽倒在夹板上昏过去了。

“菇儿,菇儿,怎么了。”一声急促,担忧,这是安菇昏过去前听到的声音之后就陷入梦境中。

在梦境中,安菇陪着一个小女孩走过了十三年的时间,这个女孩名叫安菇,是安家长女,安家共十口人,安老爹安绍宗,王氏这身体的奶奶,父亲安达富,母亲李氏,妹妹安菌;二叔安达贵,二婶张氏,堂弟安召轩,三叔安达忠,还有一个姑子安达晓。

安家世世代代居住在安家村,安家村临海,靠海吃海。

这一次出海安家就三人,原身的父亲,二叔安达贵,和原身。

为什么原身会出海呢,因为安家就三人闲着,只不过其他人真的没空吗?穿越过来的安菇可不这么认为。

安菇是现代人,在军区混了十年,安菇不明白的是,自己做完了一次任务想要好好休假来着,怎么就休假到不知名哪个朝代来了。

而且魂穿进这么一个女孩身上,家里又穷又乱不说,名声也不好。

原因还是小姑子安达晓竟然要做县上朱家老爷的第十九小妾,安家村的人都恨安绍宗这一大家子败坏安家村的名声。

但真是这样想的吗?小姑子作妾还是王氏力挺出谋划策的,安家世代的名声都被毁了。

安菇叹息,是不是杀人如麻惯了,老天惩罚,把自己弄到这破地方,还要面临那一个破家啊。安真心累。醒来的安真睁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没有感情淡漠的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安达富。

安达富看见女儿醒了很高兴,可一撞上那一双淡漠冷冰冷的眼神,安达富就一个颤抖。

感觉女儿睡了一觉醒来很陌生,陌生得自己都不敢上前看女儿的眼睛。

安达富尴尬的低垂下眼帘,浑身散发着沉闷,担忧。

安真也察觉到了,可是让自己这么快接受自己穿越,还要叫眼前的人父亲,安真就沉默了。

“安丫头,我说你是怎么了,醒来就大吼,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我的手都折了。”安达贵一脸愤愤的对着安真说。

安真一听,也很尴尬,以为是敌人,平时做任务都保持警惕的。

不过心中一暖,因为自己这么出格的举动,安达贵也没对自己言语咒骂和拳脚打踢。

这个二叔对原身算好的,多次为原身挡刀子,比起懦弱的父亲安达富,安真都要以为安达贵才是原身的父亲。

“二叔,我没事。”安真声音清脆的说着,然后走到二叔身边,一脸愧疚的说:“二叔,我给你将骨头接上吧。”

安达贵一听安菇要给自己接骨头,就感觉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然后一脸的不满的对安真说:“你这丫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将你叔的手都给折了。~~啊~~~~”

就还在安达贵唠唠叨叨的时候,安菇趁安达贵一个不注意将安达贵的手给接上了。

这点小事对于安菇来说不值一提。

嚎叫过后的安达贵伸手就要拍向安菇,刚一抬手就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好了,也不痛了,然后一脸惊诧的看向安菇。

“轰隆隆!轰隆隆!....”

雷声又响起来,这会夹杂着滴滴哒哒落在夹板上的雨滴,风似乎比刚才要大上许多,船只吱吱呀呀的响着。

这样的情景让安真不由的皱起眉头,因为自己在现代执行任务的时候有几次就是在海上。

安真突然心口发疼,一股不安充斥着心口,不上不下。

安真不理会两人诧异的目光,跌跌跄跄的跑出船舱。

“安丫头你干嘛?回来。”

“菇儿,菇儿,回来,不要出去。”

两道夹击着焦急担忧的声音,随后两人都跟着出来。

而安真一出来,那些细细微微的雨滴落在安真的脸颊,安真一个哆嗦。

看着远处天边扯着闪电与雷声下,亮了一片。黑云密布,就像一个牢笼,在兴奋着,安真觉得,那一片浓云在慢慢向这边移动。

安真看到这样的情景,眼睛瞪的很大,眼中满满都是不可思议,在环视周围,一眼放去,有百十来艘船只,都原地不动休息,安真的心跳加快,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