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宁馨冷爵傲 连载中

宁馨冷爵傲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后妈娶进门,何来千金容身之处。被恶魔选中的人,是痛苦的折磨,还是宠溺的守护?女人,我看上你了!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你就是宁馨?”同时SAY乐团的小提琴手吴思慧态度恶劣的问道。

宁馨看那些人表情不善,微微的点了点头。

吴慧思挥了挥手,“给我打。”

她一吼,有人拿起板凳就要来砸宁馨,她一惊,拎起包赶忙从后门跑出去,后面的那群同学紧跟不舍,宁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罪他们。

“她就是宁馨,给我打,都是她,害我们都不能去悉尼了。”吴思慧对着迎面的那两个女孩说道,女孩见状,一把抓住了宁馨,宁馨跑的太快,一下子摔倒了地上,膝盖破掉了,可是看到他们手上那木棒,她又想站起来,吴思慧快跑过来,拉住她的头发拉到草地上。

宁馨只觉得头皮疼的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那群人追上来,叽叽喳喳的很吵闹。宁馨感觉自己的头一会被压在草坪上,一下被拉起来,一圈人围着她拳打脚踢,她根本分不清哪个是拳哪个是脚,身体也由痛变得麻木,嘴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住手。”她听到了有人喊道,是个男生的声音,声音很好听,此时此刻或许是她听得最好听的声音。

“糟了,是学生会的康宇轩。”其中一个男学生说着,很多女孩听到是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不想留下坏的印象,面面相觑一眼后一溜烟的跑掉了,男生也不想惹事记过,得罪康氏集团的继承人出去后也不会有光明的前程,那些男生赶快也跑开了。

“为什么是他?”宁馨趴在地上,手捂住自己的头,现在她的样子肯定是有史以来最狼狈的,她不想他看到。

“起来吧,他们走了。”康宇轩柔声说道,他一笑,如同阳光般明媚,是的,他就是煌藤学校所有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有着柔和的轮廓,如同大海一般一望无际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以及饱满的红唇,不管到哪里,总是有种温暖的感觉,这种强烈的气场仿佛可以是干枯的小草重新获得生命。

“我没事,你走吧!”宁馨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他并不生气,扶起宁馨,她的脸上脏兮兮的,泥土,小草,枯叶以及鲜血混合着看不清她的五官,只觉得她的眼中有着淡淡的忧愁却又是那么倔强无忧的让他觉得心疼,他拿出自己的手绢递给她,“擦擦脸吧。”

“康宇轩,走了!我们还要排练呢!”他的黄金搭档谣言中的女朋友叶雅兰高傲的说着,不满的目光瞟过宁馨的身上。

康宇轩微笑着站起来,微笑还如阳关般温暖,这或许是她唯一觉得期待的笑容了,叶馨伤感的看着他离开,心失落着跌倒谷底,苦涩的勾起一笑,“他是不会喜欢我了。”

她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腿上伤痕累累,身体酸疼酸疼的,可想而知到处是淤青了,她把手绢整齐干净的放在包中珍藏,一瘸一拐的走到校门口,看到公告栏上写的公告,她停下脚步,冷凝着看着,背上升起一股凉气,“因为宁馨的不及格取消SAY乐团悉尼的演出资格!”她的拳头握起,愤怒的盯着,“怪不得,他们会打我!冷爵傲,觉得我这么好欺负吗?”

突然,一个高大的黑衣人遮住了阳光,影子倒影在公告栏上,宁馨一惊,下一刻已经被捂住带上了高档奢华的劳斯莱斯,她闻到乙醚的味道,觉得头一阵眩晕,昏厥过去。

宁馨猛的惊醒,头顶是绚烂的水晶吊灯,牡丹花的雕花隔板,异常的奢华,她坐起来,衣服已经被换成了白色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她惊得跳下床,来不及欣赏房中昂贵的设施和高雅的布置,她冲向房门,用力拉扯着把手,门根本打不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来这里?快放了我。”她敲打着门,顾不上手上的疼痛。

房间另一侧的墙上的暗门被打开,冷爵傲慵懒的靠在墙上玩味的欣赏她的焦虑和歇斯底里的呐喊。

“这个门子弹都打不穿,你觉得你能敲破吗?”他邪魅的说道,声音飘渺。

宁馨诧异的转身看她,无奈的重重一击打在门上发泄心中的怒气,连是你这种台词都免了,直接怒气冲冲的冲到他的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你到底想干嘛?玩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好玩吗?”

他冷漠的挑眉,闪过孤寂的伤感,“是挺好玩的!”

“冷爵傲,我警告你,不要再逼我。”宁馨眼圈微红的吼道。

“我从来都不会逼女人,每一个和我上床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正如,我现在问你,愿意和我上床吗?”他邪魅的把手轻轻搭在她的腰上。

“不愿意,放我走,现在,立刻,马上!”

冷爵傲让出道,双手怀胸,慵懒的靠在墙上,看着底下的空气冷漠的勾起嘴角,“门在这里,你随意。”

宁馨毫不犹豫的拉开门,冲到隔壁的房间,再打开隔壁房间的大门,砰砰砰的踩着地板和木质的楼梯,就穿着身上的睡衣冲到大门口,拉开大门,每一次开门都非常用力,发出很大的声响,走出大门,她惊住了,皎洁的月光下,面朝她的是一片空旷无际的大海,浪花拍打着她脚下的岩石后支离破碎的掉下。

她呆呆的站着,随后气愤的转进房间。

冷爵傲依旧双手环胸,靠在墙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嘴里默默的数着:“三,二,一。”

“冷爵傲。”

“碰!”

她大力的推开门,门撞击在墙上,怒气冲冲的走进去,“你疯了,在海中央的珊瑚礁上建别墅。”

他耸耸肩,慢慢的突出两个字:“清幽!”

“我要走。”她无法理智的面对他。

“随便!”他还是一副淡漠的样子,走到红木柜子那里。伸出手,轻而易举的把柜子上面的急救箱拿下来,从里面拿出消炎药,清冷的看着他,“你如果想你手上发炎就站在那里吧。”

宁馨被他一说感觉到手背的疼痛,她是弹钢琴的,没有了理智才会伤害比眼睛还重要的手,抬起手,才发现手背上面已经流血了。可是她倔强的一握,憎恨的看着他,“我不用你这么好心,既然不逼迫女人,你就现在送我走。”

他大步走过去,拉起她的手,强行给她上药,宁馨挣扎的不给他上,“冷总可真虚伪,不是说不勉强女人吗?”

他钳制住她的手强制性给她上药,目光专注而且冷漠,“我也说过,你是我的宠物,除了我任何人不能伤害你,这个任何人中包括你自己。”

“冷总说的真够冠冕堂皇啊,SAY乐团不能去悉尼的公告要不是你让贴出来没有人敢,要不是你,我会伤痕累累吗?”宁馨不领情讽刺的说道。

他冷漠的看着她,“那些打你的人明天就会被开除。”

宁馨一愣,猛的拉出自己的手,“你何必假惺惺。”

冷爵傲顺手又搂住她的腰,深邃并且冷漠的锁着她,“我说过,只要你做我的人,我会让你们的乐团去悉尼,决定权在你,不在我。所以我问你最后一遍愿不愿意做我的QF?”

宁馨挣扎着,“我不要,一百遍一万遍都是我不要,我不要做你冷爵傲的女人。”

他迸射出愤怒的目光,第一次有女人拒绝她,第一次他那么想强迫一个女人,第一次,他有种挫败的感觉,他猛的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手也爬上了她的身体。

“我不信你不要!”他愤怒的拉开她的腰带,洁白的睡衣随着她光洁滑润的肌肤掉下来,她一丝不挂的袒露在他的面前,她诧异的发现身上的伤口全部做过处理,破血的地方也被贴上了伤口贴,还来不及细想,他已经吻上了她胸口的茱萸。

宁馨恼羞成怒的拍打着他的肩膀,根本没有用,她感觉到胸口肿胀的难过,着急之中,拉扯他的头发。

瞬间的功夫,她被他重重的推在墙上,她背上一疼,闷哼一声,松开手,从墙上滑到了地上,他闪过怜惜,蹲在地上,但眼神又迅速的被冷漠替代,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乖哦,明明有感觉了,还不承认。”

她憎恨的看着他,伸手一抓,指甲划伤他的胸口,她就如处在惊恐之中防备的猫,他的胸口立马留下三条痕迹,“你给我滚。”她快崩溃的吼道。

他笔直的站起来,邪恶的扯下领带,居高临下的看她如同看一只可怜的动物,冷漠又高高在上,“你太不乖了,宠物的爪子可以对着被人,不管是谁,烂摊子我都可以帮你负责,但是对这主人,我可能让你的手都没有。”

他蹲下,用领带把她的手绑在身后。

宁馨恐惧的睁大眼睛,“你在说什么?我不是你的宠物,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

“这样的话我也不喜欢听,今天必须对你小惩大诫!”他邪魅阴冷的拖下衬衫,握着她的脸颊把衣服的袖子塞进了她的嘴里。

“你这是强奸,绑架!”她这么呐喊恐吓着,可是从嘴里发出来的只有唔唔唔的声音。

他把她抱到床上,邪魅的俯视惊慌的她,冷漠自信的勾起嘴角,“放轻松,你会喜欢的。”

宁馨不停地摇头,他强行掰开她,低头沿着她某处的轮廓亲吻,宁馨惊得睁大眼睛,身体一阵战栗。

她能感觉到他舌头的深入,他的吮吸,以及他的手按着她的某个突出点旋转,短短的一分钟,她感觉到一阵如电流一般的酥麻席卷而来。

一张黑色的照片悬挂在雪白的墙上,照片中的慈祥女人微笑着,目光中却抹不去淡淡忧愁,仿佛一朵雪白的百合在风中绝望的凋零,在照片的正下面摆放着苹果香蕉和香橙,装着浅浅的香灰的鎏金釉香炉里有些萧条。

宁馨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手里拿着三支香,恭敬地拜了三拜后插上,她有着粉嫩白皙的美丽容颜,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和照片里女人一样的伤感,比起十八岁的同年人,她更加成熟了一点。

“妈,为什么你还要拼了命替那样的男人生下弟弟?用你的命换来值得吗?他不会回头的,你死了刚过三天,他就把那个女人娶进来了?你听到了吗?看到了吗?还觉得自己牺牲的对吗?”宁馨哽咽着哭泣,呆呆的立在那里。

门被推开,宁馨感觉到有人进来,倔强的用手背抹去眼泪,哭过的红肿眼睛更加的淡漠和冷冽。

宁家的保姆小丽进来,尴尬的小声的说道:“老爷叫你出去。”

“我不出去,我不会祝福他们的。”宁馨冷冷的说道,站立着一动也不动。

小丽不敢说话,蒙着头走过去抱那个只有三天的襁褓中的孩子,宁馨一下子就挡在了小丽的面前,冷声道:“不许抱我的弟弟出去。”

“二小姐,不要难为我好吗?老爷说你和小少爷一定要出去一个,否则我的工作就没有了。”小丽强行去抱宁佑,宁馨用力拽过小丽的手,气愤的说道:“一定要我去祝福,是吧?好吧,我去,照顾好我弟弟。”

宁馨走到门口,愣了一下,又转身,走到文柔的遗像面前,在她的面前跪拜了一下,眼神更加冷冽的掐断了放在花瓶里面最后的白色百合,她把百合别在头上出门。

外面很热闹,来的贵宾身份都很高贵,她的爸爸宁浩然早就笑的合不拢嘴了,宁馨知道,董金珠擅长和上流社会交际,全球十强的冷爵傲都来了,其他人还有不来贺喜的道理吗?

她一出现,现场一片混乱,诧异她奔丧的打扮,宁浩然更是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这个丫头,怎么穿成这样出来,我不是给你送去了衣服吗?”

“爸爸觉得我妈刚死三天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更加合适呢?”她清冷的说道,憎恨的眼色睨着一身通红喜服的董金珠。

“不要闹了,快叫妈!”宁浩然压抑着恼羞成怒说道,眼睛里迸射出的怒气恐吓着宁馨着实让她心里对他有一阵的寒冷。

“我妈死了,还没有入土为安,你就不怕你的妻子给你托梦吗?”她冷冽的说道,话音刚落,一巴掌打到了脸上,宁浩然脸色通红的吼道:“混账!”

宁馨别过脸去,脸上有五个红色指印,她隐忍住泪水,转过身去,身体挺立,绝不屈服,倔强的抬起下巴往楼上的房间走去,爸爸的心里就只有那个小三以及小三带来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是。

“妈,我去教训教训她。”同样穿着一身华贵衣服的董晴目光阴暗的说道。

董金珠拍拍女儿的手,目光里都是满满的精锐,她勾起嘴角,优雅而淡定,“妈妈三年都熬过来了,今天是我结婚的大日子,别少了兴致,今天你爱慕很久的冷爵傲来了,我看他走去了阳台上,他旗下其中一个娱乐公司有部大片要拍,你去跟他说上几句留下印象也好。”

董晴目露惊喜,把衣服的领子拉低了一点,露出丰满的乳沟,项链的中心挂在胸口,非常的惹人遐想,大大的猫眼闪耀着和她妈妈一样精锐的目光,“妈,我去一下。”

董金珠高贵的点头,挺直了腰杆,董晴明白,优雅的拿起红酒往阳台上走去,冷爵傲慵懒的靠在栏杆上,手里摇晃着红酒杯,若有所思,他有所有女人都尖叫的完美五官,特别是一双邪魅深邃的眼睛,一眼就让人不与自主的陷进里面,全身上下笼罩着只能仰视的高贵气质,他一笑,便能颠倒众生,完全被他吸引。

董晴心跳加快的靠近,妩媚的微笑,靠在他旁边的栏杆上,不说话,手拂过脸庞栗色的头发,把胸部上的乳沟压得很深。

冷爵傲邪魅的目光从她胸口拂过去,眼神慵懒,微微7的勾起了嘴角,审视她明媚的脸颊,仿佛对她的动机以及了如指掌。

“你叫董晴?”他的声音魅惑而好听,微微的沙哑犹如天籁。

董晴受宠若惊的转过身体,对着冷爵傲放电,胸脯起伏的更加厉害,“冷总认识我?”

他侧过脸,勾起嘴角,完美的五官在月光下反射出慑人心扉的光芒,让董晴不觉得有些紧张,想要深思他目中的深意,他却底下了眼眸,摇了摇红酒杯,轻轻喝了一小口酒,连动作都优雅高贵如王子。

在董晴闪身之余,他斜睨着她,有丝清冷,“听我爸的小老婆说你想出演大汉后宫?”

董晴脸色绯红,娇媚的说道:“其实也不用女一号,我刚从艺校毕业,有一个角色就很开心了。”

“刚才那个穿白衣服的是你的妹妹吧?”

“啊?”话题一转,董晴没有反应过来,表情尴尬的轻酌了一口红酒,“她是我爸爸的女儿。”

冷爵傲了然的抬起下巴,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目光深邃,闪现出光芒,邪魅的说道:“我要她,让她乖乖的在床上等我。”他又转身看尽董晴的脸上的失落和尴尬,微微一笑,“我不想有任何后顾之忧,事成之后,女二号的角色是你的。”

董晴失落的脸上又惊喜的问道:“真的吗?”

冷爵傲回眸一笑,三分飘渺三分邪魅三分轻狂一分的真,“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告诉我什么时候搞定!”

董晴欣喜的双手合十,“她就住在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我知道她最怕的事情,你们只要锁着门,我保证不会有事。”

冷爵傲优雅的把酒杯放在桌上,双手放在口袋里,慵懒的朝着宁馨的房间走去,他打开门,宁馨放下全家福的照片,目光犀利的瞪向冷爵傲,“这里是我的房间,你走错了。”

冷爵傲慵懒的进去,目光闪过一丝冷漠的玩味,他背靠着门锁上,邪魅的一步一步朝着宁馨走去。

宁馨惊得站起来,大声呵斥道:“你走错房间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下一刻,她的手臂被他紧紧地抓住,看着他狂妄轻浮的眼神宁馨皱起了眉头,甩上去就是一巴掌,她厉声喝道:“滚。”

他抚了抚自己的脸颊,不寻常的勾起一笑,异常的邪魅,犹如一匹骄傲不逊的野马,猛的吻住她的唇,极力的撬起她的贝齿想要品尝她的丁香小舌,宁馨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他的轻浮动作,咬着牙齿,紧闭着嘴唇拼命的挣扎,他吞噬她的嘴唇,蹂躏她胸口的柔软,激动的微微眯起了眼睛。

宁馨根本就真脱不开,一丝莫名的恐惧,她颤抖的张开嘴,“救……”命字没开口,他顺利的进入,喊着她的舌头吞吞吐吐,模仿欢爱时进出的节奏,宁馨觉得舌头都快麻木,刚想咬下去,他似乎早已经知道,很重的喊着她的唇吮吸。

他穿着粗气,迷离的看着她青涩红润的脸颊,“我看上你了,美女。”

“你色狼!滚。”宁馨又想到一种可能性,红着眼惊恐气愤的吼道:“是她们派你来羞辱我的吗?是那个女人?她到底想怎样?逼死了我妈妈还想逼死我吗?唔唔唔。”

冷爵傲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巴,手掌大力的揉搓她胸口的柔软,隔着棉质的衣服和胸罩摸起来不爽,他压着她的身体撩起了她的裙子,大掌拂过她光洁滑嫩的大腿引起她一阵惊颤,她无法开口,胡乱的蹬着腿,他熟练的解开她的胸罩,隔着衣服就吻上去。

宁馨觉得身体一阵战栗,张开嘴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门外传来一阵悠扬高亮的舞曲遮盖了她的声音,宁馨不放弃的捶打着方萧骆,拳头落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思考的作用。

他抬头,她的衣服上湿了一大片,他对着她惊恐的小脸妖冶一笑,“你不乖哦。”

“你滚,你滚!”她哭喊着,他听若不闻手指长驱直入,宁馨感觉到一阵刺痛,温热的血随着他的手流出来。他满意的看着血迹,舌头舔过腥红的血迹,“味道不错。”

宁馨讶异于他的情色,眼睛睁得大大的忘记了反抗。

他喜欢她错愕的表情,对她邪魅一笑,随即又深入了手指:让她适应,“宝贝,放轻松,待会进去会很疼的。”

“啊!”她不知道是气愤还是羞愧还是疼痛,尖叫一声,随即,立马后退,不让他得逞,他早已洞悉,猛的翻过她的身体,让她头朝下,身体朝上,宁馨动弹不得,某处裸露在他眼前,他可以一览无遗,目光中多了一层深色,目光灼灼。

宁馨羞愧的哭了出来,无助的喊道:“你放开我,呜呜呜。那女人给你多少钱我赚钱后还你!”

他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动作娴熟,女人的身体他了如指掌,宁馨觉得有种电流穿过腹部到达全身,她惊恐以及排斥这种感觉,让她身体完全的没有了抵抗能力。

冷爵熬感觉到她身体的收缩,邪魅的放下她,她觉得四肢都麻木都无力,手撑着床面艰难地后退,惊恐的看着他解开裤子上的皮带,拉开拉链,那叫嚣的某处天赋异禀,让她顿时害怕的摇头,她对他吼道:“不要再碰我,不然我会告你,告你们。”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