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宁峰柳清芃 连载中

宁峰柳清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旸谷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被诬陷、被家族抛弃的宁峰入赘柳家三年,受尽侮辱。守着貌美如花的老婆却只能看不能吃,有人竟想用一千万来换与他媳妇春宵一度。是男人就不能忍,一朝得雪,且看他王者归来。展开

本书标签: 旸谷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柳清芃,别给脸不要脸。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装?你要是能解决了公司资金问题还至于走到这一步吗?”

柳清源不屑地对着她说道:“现在,马上跪下向曹公子赔罪,并且把他伺候好了,否则别怪我动用家族那边的压力了。”

他说完之后,把那件渔网衣又踢到了柳清芃的面前。

“换上,曹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给老子在这里装圣人。你要是敢让倾城倒闭了,柳家不会放过你。”

听了他的话之后,柳清芃整个人都感觉一阵冰冷。这就是自己的家族吗?为了利益竟然威胁自己去陪睡。

她双拳握得发白,亏自己之前碍于他是自己堂弟的身份,懒得追究公司里面的那些事情。

现在看起来,人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做自家人。

“啪!”

柳清源的话音刚落,宁峰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掌印。

柳清源都快要疯了,自己一天之内竟然被这个废物打了两次。

先是被砸了脑袋,现在又被扇了巴掌。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以后还混不混了?一个家族倒插门的女婿,竟然把自己给打了。

这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你个废物竟然敢打我?”柳清源怒了,朝着宁峰就扑了过去。

不过他一个平时养尊处优的人,怎么可能是宁峰这种干苦力活的对手。

“咔。”

他还没动,宁峰的手竟然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猛地用力。

柳清源喘不上气了,整个人的脸色也逐渐的变得通红。他发现宁峰好像变了,他的眼神好可怕,里面有一种上位者对于他的不屑。

杀意非常明显,就是要把他捏死一样。

这还是那个废物吗?

还是那个窝囊废吗?

柳清源双手不断地胡乱挥舞着,整个人已经开始翻白眼了。似乎随时就能够死过去。

“放开他,你好大的胆子。他可是柳家的孙子,你一个上门女婿要是敢伤了他。一定会受到柳家的报复。”

赵雨萱看到这个情况之后,赶紧对着宁峰吼道。

柳清芃一瞬间觉得这个宁峰好像完全不认识了一样,他身上的气场好强大。

不过自己丈夫是什么人,她还是清楚的很。

他可能只是单纯的脾气暴躁而已。

“宁峰,不要。”

她过去拉着宁峰的手说道:“你要是伤了他,可能会把自己也牵连到坐牢。为了他,不至于。”

这么多人面前要是真的把他给杀了,那宁峰肯定得牢底坐穿,连私下处理的机会都没有。

宁峰看了一眼柳清芃,然后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柳清源。

一把把他扔了出去。

“废物一个。”

宁峰看着他骂道:“一个只会当蛀虫的家伙,杀了你都嫌脏了我的手。”

说完之后,他拉着柳清芃就朝着外面走去,根本就不管后面的那些人。

柳清源抱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喘着粗气,眼神阴狠地看着宁峰的背影,这个废物竟然敢打自己?

没有自己的帮助,公司就等着破产吧,家族是不会放过一个让公司破产的人。

还给自己在这个时候玩贞洁烈女,迟早得跪着回来求自己。

宁峰在自己面前装什么蒜,他们都已经打好招呼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敢给倾城集团投资。

“老公……”赵雨萱拿着手机一脸惊恐地看着柳清源,“公……公司的账户上真的多了一千万……”

刚才她打电话找财务核实了一下,发现公司账户里面竟然真的多出了一千万的资金。

简直不可思议。

“什么?”柳清源一双眼睛瞪着老大,“不可能,谁给投得钱?谁敢和柳家作对?”

他完全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给倾城投钱。

可是看着手机里面发过来的银行账户余额照片,他不相信也不行了。

真真实实的一千万。

难道是宁峰吗?他说公司有了一千万就真的有了一千万。不可能,这个穷鬼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一定是巧合,正好被他发现了而已。

那到底是谁给柳清芃投得钱?

曹睿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也傻眼了。不是说她找不到任何的资金了吗?自己提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吗?

哪里来的钱?之前那个废物不是在胡说八道?倾城集团真的有钱了?

这他么的都是什么事情。

今天不但没把她睡了,还被这些人看了一通笑话。

看这些人脸上的笑容,分明就是在嘲笑自己。

全是宁峰这家伙坏了自己的好事,这件事没完!

宁峰和柳清芃上车之后,长呼了一口气。

柳清芃坐在副驾驶上,用一种很特殊的眼神看着宁峰,好一会儿才说道:“谢谢。”

“谢什么谢,都是老两口了。还分什么你我,我帮你不是应该的嘛。”

宁峰对着她笑了一下道。

自己的媳妇自己不帮,还能指望谁呢?

说实话,柳清芃之前对于宁峰也是有些看不起的。即便他是自己的老公,但真觉得他很没有出息。

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只有他一个人是真心实意地为自己考虑。如果不是他及时跑出来通知自己,自己现在的后果不敢想象。

“哦,对了,你知道这笔钱是谁投的吗?”

这个时候,她突然间想到了这个事情。她对于宁峰还是有些怀疑的,怎么他一看账户,账户里面就有钱了呢?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这个……”

宁峰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我也不是太清楚,可能是你之前请求过的人吧,倾城集团是优质资产,有人同意注资也正常。”

他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伙人还在不断找自己的麻烦,正式文件没有下来之前,自己还是得隐藏好身份。

不能在最后关头翻了车。

“哦。”

柳清芃也没有怀疑,难道真的是蒋少帮的忙?

“那我回去再好好调查一下吧。”

“嗯嗯。”

宁峰赶紧打个哈哈过去了,就把她送回到了倾城集团。有了这笔资金,那接下来的项目完全可以正常进行。

“这是我的酒店房间,这是你唯一拯救你公司的机会。”

在君临酒店的一间豪华包间之中,曹睿翘着二郎腿,把酒店的门卡放在桌子上,一副趾高气昂地看着对面的那个美人儿说道。

柳清芃是柳家年轻一辈中非常卓越的一位,二十多岁便创立了倾城集团,业务涉及美妆、服装等各个领域。长相也极为漂亮,被称作海城五朵金花之首。

她现在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和一件包臀裙,白皙的皮肤搭配着红唇看起来充满了职场女性的美。露出来的腿修长洁白,任谁看到之后都不会舍得挪开眼睛。

她双拳攥得死死地,脸色很差。

倾城集团在上个项目中被内部人员出卖了商业机密,使得她们一个项目被对手狙击,导致将近一千万的资金被套牢,资金链几乎就要断裂了。债主都要逼上门了,若是不拿出这笔钱,公司肯定会破产。

困难时期才发现之前的人脉、朋友都不管用。柳清芃找遍了之前所有的故交,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帮忙。

柳家更是不愿意花那么大笔钱来帮这么一个孙女。在他们看来孙女是别人家的。

而她的堂弟弟柳清源这个时候给她介绍了曹睿,曹睿是曹家的大公子,主营地产行业,一千万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点零花钱而已。

“堂姐,一千万换你一晚上不亏。”柳清源在旁边用怪异地眼神瞅着她说道:“你难道就眼看着公司破产不成吗?白白让家族损失这么多的财产吗?”

“是啊,姐,我们可是在你公司里面也投了不少钱呢。这一下子得损失好多钱的?一晚上而已,多少女人想要这个机会还没有呢。”

柳清源的媳妇赵雨萱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劝说道:“你就牺牲一下小我,成就一下大我。”

“不要脸。”

宁峰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他们两人骂道:“你还好意思提家族利益,你们柳家既然知道这是家族利益,为什么不出手相助?难道拿利益的时候就有家族,需要承担损失的时候,就让她上?凭什么?”

这个柳家简直不要脸,分利润的时候来得比谁都快,让她们出手帮忙的时候却躲得比谁都远。

当初倾城集团业务良好的时候,这些人腆着脸非得入股,不让入股就寻死觅活。现在公司快破产了,又让柳清芃为家族利益考虑。

合着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不能吃亏?

“闭嘴。”

柳清源一拍桌子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废物,你他么就是我们柳家的一个上门女婿而已,说不好听点和保姆一样,你还管得了我们家的事情?”

“废物一个,有本事你拿出一千万?媳妇马上都要给你带绿帽子了,你有种你替她解决了这个事。”

赵雨萱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道:“看着自己媳妇进了别人酒店的房间,你什么想法?”

“公司的事情我们自己想办法,休想用这种手段逼迫她。”

宁峰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现在确实是没有办法,若是当年的他,或许还能想想办法。

“我们走。”

他起身就要拉着宁峰离开。

柳清芃抓住宁峰的衣服,看了他一眼。

对着他摇摇头。

她很清楚地知道宁峰很爱自己,即便他并没有什么能力。可自己的公司真的就这么看着破产掉吗?

如果公司真的破产了,那些股东怎么会放过自己和家人?少了这么一大块利润,柳家首先就不会放过自己。

一个平时自己看不上的上门女婿这个时候都会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倒是平时从自己这里拿到无数利益的家族中人显得自私无比,压根不为自己考虑一分一毫。

“别磨蹭,穿上这个,我喜欢女人穿渔网衣。我喜欢只穿渔网,别的不要,明白吗?”

曹睿在旁边淡淡地说道,然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件渔网衣扔在了桌子上面。

“不行,滚,我们不答应。”

宁峰对着曹睿吼道。

他气急败坏,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给老子闭嘴。”

柳清源上来一拳砸在了宁峰的脸上,把他按在椅子上面,“你他么一个废物而已,绿就绿一次,怎么了?绿一次一千万,这种好买卖哪里去找?”

“什么时候,一个柳家的上门女婿也配说话了?今天能让你来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

赵雨萱在旁边瞪着宁峰。这家伙要是敢坏了他们的好事,回去一定把这家伙揍个半死。

这件事关系重大,柳清芃必须得和曹睿上了床。

“放开他,我……我同意。”

柳清芃双拳已经握得发白,眼圈有些发红,她说这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

一只手颤抖地拿起桌子上面的渔网衣,狠狠地攥着道:“我同意。”

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答应了这件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以后别想在柳家有任何的竞争力。

当年之所以要选择上门女婿,就是因为她也要竞争柳家家主的位置。而且她也是最有竞争力的人之一。

可是这件事一旦发生,她的名誉就彻底毁了,家主的位置想都不用想。

而且,这件事肯定会让她和宁峰之间产生隔阂。

算了,今日这件事发生之后,自己就和他离婚吧。给他一笔钱离开,不用让他承受各种白眼。

以后别人的闲言碎语,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

“这就对了,家族肯定会非常感谢你的。”柳清源放开宁峰,笑着看着柳清芃道:“曹公子可是曹家的人,不比这个废物强的多,你要是把人伺候好了,说不准你还能登堂入室。”

“什么登堂入室,都残花败柳了,我就是玩玩而已。”曹睿在旁边淡淡地说道。

虽然柳清芃长得确实是好看,比他之前玩过的所有女人都好看。但是曹家不可能让她娶这种女人。

最多就是玩玩刺激而已。

柳清芃听着他们的对话,整个人脸色一阵黑一阵白,这些人完全只是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货物。

可她还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她不同意,倾城就得毁掉。

“混蛋。”

宁峰双眼赤红地盯着他吼道:“我不同意,老婆,这件事咱们自己处理,不用他们。”

他现在内心的血液在沸腾,随时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不同意?你算什么东西?要不你用你可怜的零花钱给曹总购买一批玩具吧。让你老婆晚上过得更加舒服一些吗?你这样也有一点参与感。哈哈哈……”

柳清源看着宁峰嚣张地说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根本不需要给她们任何面子。

现在的柳清芃已经由不得她自己了。

“砰!”

他的话刚说完,宁峰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朝着他脑袋之上就砸了下去。

“哗啦。”

花瓶碎成了一地渣。

血液顺着柳清源的脸颊慢慢地滑了下来,颜色鲜红,还带着一股腥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