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嫡女太子妃 连载中

嫡女太子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留白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作为现代特种兵的队长,一次执行任务的意外,她一朝穿越成了被心爱之人设计的沐家嫡女沐纤离。 初来乍到,居然是出现在被皇后率领众人捉奸在床的现场。她还是当事人之一?! 她岂能乖乖坐以待毙? 大殿之上,她为证清白,无惧于太子的身份威严,与之雄辩,只为了揪出罪魁祸首果断杀伐。 “说我与人私会秽乱宫闱,不好意思,太子殿下你亲眼瞧见了吗?”” “说我与你私定终身情书传情?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识字儿。” “说我心狠手辣不知羞耻,不好意思,本小姐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展开

本书标签: 留白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莫云不想做什么太子妃,但是看到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不痛快的模样,她心中就觉得十分畅快。

事情完美解决莫云便请辞回府,东陵于晋也准了,让莫云在偏殿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让她出了宫。

莫云在引路小公公的指引下到了平日里进出南宫门,只见她的贴身丫鬟柳心正在宫门口等候。

“小姐你没事儿吧?听说你在宫里出了事儿,可吓死奴婢了。”见莫云走出来,柳心便忙上前关切的询问道。只见自家小姐除了洗了妆容拆了发鬓,并无狼狈之像便放了心,看来她家小姐真没被那甄箭怎么样。

刚才在丫鬟小厮休息之处,得知自家小姐在宫中,与甄公子私会被抓奸在床。可吓坏了她,她家小姐最爱太子殿下了,怎么会与别人私会。她当时便认为小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担惊受怕了好久。好在方才公公来通知她,她家小姐无事,让她在宫门处等候与小姐一起回府,她才松了一口气。

莫云看了柳心一眼摇了摇头道:“没事儿了,你家小姐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人害了。”

这个柳心十岁的时候便跟着沐纤离跟前伺候,是沐纤离在大街上买了的。虽然沐纤离脾气不好的时候,也会打骂柳心,但是这丫头却对沐纤离十分忠心是个可信之人。

“可是刘姨娘?”柳心小声的看着莫云问道,这些年刘姨娘害她家小姐的事儿可没少干。她家小姐的名声,为什么会差成这样,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却大字不识一个,这全都是刘姨娘的功劳。

莫云笑了笑道:“自然也少不了她,但是主谋却不是她,我的马呢?”

别人都是坐着轿子或者马车前来的,但是沐纤离性子张扬,便骑着马来了。

“马、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被惊着了,挣脱绳子跑了。”柳心头垂在胸前小声的说道,不敢看自家小姐的脸色,等着巴掌落在自己身上。那可是大将军送给小姐的及笄之礼,小姐十分喜欢,可如今马儿跑了小姐定会十分生气。

“跑了?”莫云皱起了眉头,那可是汗血宝马耶!在她所在的世界都已经绝种了,她还想着今天能见识见识这神马良驹,没想到马没了。这马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受了惊吓,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想要整她,弄跑了她的马。她以前倒是学过驯马的马哨声,不知道对这个时代的马管不管用。

“嗯……小姐要不咱们回了府,再差人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柳心小心翼翼的提议道,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好像莫云会突然一个巴掌朝她打来一样。

不远处的华丽而沉静的马车前,站着一白一黑的两个男子。

暗影掀开了马车帘子,见自家主子未动便轻唤了一声。

“爷……”

东陵珏看着两米开外站着的主仆二人,似乎听到她们在说马跑了。沐纤离的马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汗血宝马,整个皇城也只有她沐纤离有一匹,如今跑了当真是可惜了。

“走吧!”东陵珏手回的视线。

忽然一阵尖利嘹亮的哨声冲破云霄,宫门外候着的拉着马车的马儿们,全都骚动了起来。

“嗷……”

“咴咴……”

马儿们都叫着踏着马蹄,似乎要往某处靠拢。

“哎呦、这马疯了。”车夫们用力的拉着缰绳,不让马儿乱跑。

“主子小心”暗影护住自家主子,车夫努力的安抚着自家拉着马车激动的马儿。

东陵珏看着拇指和食指还放在唇边的沐纤离,很显然这马哨声是她吹出来的。

“小、小姐……”柳心看着似有些发狂的马儿们,有些害怕的朝莫云背后缩了缩。那些马儿分明就一副要向她们冲过来的模样,她们家小姐什么时候学会吹马哨了,而且马儿们听了反应还挺大。

莫云看着骚动的马儿们,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声道:“难道指令不一样了?不管用?”

“咔哒咔哒……”一阵急促强烈的马蹄声响起,一匹健硕的红色宝马,朝莫云的方向跑了过来。

“小姐,是奔雷”柳心激动地抓着莫云的袖子说道,这奔雷性子野,平日没少尥蹶子,没想到小姐一个哨声便让它跑回来了。

“咴咴……”奔雷跑近了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停在了莫云的面前。马鼻子呼出的热气,喷在了莫云的脸上。

“真是匹好马”莫云看着眼前的汗血宝马,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马儿的鬃毛。

奔雷略嫌弃的偏了一下马头,莫云轻笑道:“小东西脾气挺大。”

莫云翻身上马,姿势翩然而潇洒。

“上来”莫云骑在马上朝柳心伸出了手。

诶?柳心看着莫云愣了一下,随即忙摇着头道:“不、不用了,奴婢自己跑回去就是了。”

小姐最喜欢着奔雷的,平日里都不让别人碰的,今日却让她同骑奔雷真真儿是吓着她了。而且这奔雷脾气也大,整个将军府除了大将军、少将军,还有大小姐,都不让别人骑的大小姐为了驯服这奔雷也没少被摔下马背。二小姐眼红大小姐的马,还偷偷骑过一起,被奔雷甩下马背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好。整个将军府的人都知道,珍爱生命远离奔雷。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莫云看着柳心说道。

柳心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莫云,莫云便一把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拉让柳心坐在了她身后。

“嗷……”不悦的马鸣响起。

“抱紧我”莫云对身后的柳心嘱咐道。

柳心知道这奔雷是发脾气了,忙用力的抱住自家小姐的腰,这要是被奔雷甩下马背非死即伤啊!

“嗷……”奔雷太高前蹄,似乎想把背上多出来的人摔下去。

莫云勒着缰绳压低重心大声斥道:“畜生再乱来,我就让你去拉石头,不听话的畜生留着可没用。”

莫云的话透着一股威压,奔雷本是通人性的,瞬间便规矩了。

它可是汗血宝马诶,这个女人竟然让它去驼石头,好吧!做为一只血统纯正汗血宝马它还真不想去驼石头。驼人它都略嫌弃,更何况让它去驼石头了。

“听话的马儿,才是好宝宝。”莫云伸出手给奔雷顺了顺毛,夹了下马腹奔雷便跑了起来。

东陵珏目光悠悠的看着汗血宝马消失的方向,原来汗血宝马也会怕被人威胁。让汗血宝马去驼石头还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事儿也只有她才能做得出来吧!

沐纤离走了,原本骚动的马儿在出府的安抚下,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暗影你说这沐大小姐的马哨声,用在战场上如何?”

暗影垂着头道:“不可想象。”

他们皇子府的马都是经过训练的而且性子也不野,但是听到沐纤离的哨声尚且如此。若是上了战场若用这样的哨声对付敌军,极有可能让对方不战而败,今日这沐纤离倒是让人惊喜不少啊!

都说老马识途这话一点头不假,莫云并未用鞭子抽奔雷,也未曾指引让奔雷按着自己的节奏一路跑会了镇国将军府。

回到将军府后莫云什么都没干,回到秋梨院倒在榻上便蒙头大睡,并嘱咐柳心不许任何人打扰她睡觉。

莫云睡了约莫一刻钟便被一阵尖锐的骂声给吵醒了。

“臭丫头竟敢了拦我,知道不知道这府里谁做主啊!”陈嬷嬷双手叉着腰,指着柳心的鼻子大骂道。

“大小姐在睡觉,谁都不能进去。”柳心的态度十分强硬,拦着不让陈嬷嬷进屋。

另外三个沐纤离院儿里的丫鬟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柳心同陈嬷嬷,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哟哟……这大小姐在宫里跟那甄家公子不清不白的,如今倒还睡得着觉。”

“呸,你休要乱说,我家小姐可是清清白白之人。”女孩儿家的清白何等重要,怎能容人乱说。

陈嬷嬷被柳心啐了一脸唾沫,当下便发了狠一把抓着柳心的头发,嘴里咒骂道:“不要脸的浪蹄子,敢吐我一脸,老子打死你。”

“啊……”柳心的头发被陈嬷嬷抓着,头皮被扯得生疼,疼得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

陈嬷嬷一手抓着柳心的头发,另一只手便要扇柳心的耳光。正当她高高的扬起手,准备重重的落下时,一只白净的素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陈嬷嬷看向那手的主人,之见大小姐沐纤离正黑着脸狠狠的瞪着自己。

“没脸的老货,竟然敢我这儿撒野,你把本小姐当什么了。”莫云说着手上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那陈嬷嬷便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啊……”陈嬷嬷疼得松开了柳心的头发,柳心一得自由便用力的撞了陈嬷嬷一下,直把那老货撞出一米远。

“哎哟、哎哟杀人了,杀人了。”陈嬷嬷疼着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的嚎叫着。

莫云掏了掏耳朵,这老货的声音当真是难听的狠。

“杀人,你若再叫下去,这里当真会多一个死人。那甄箭的下场,我想你也是知道了,你自然知道本小姐敢不敢真的杀了你。”莫云阴测测的看着陈嬷嬷说着,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作为一个特种兵战士,她对敌人狠辣从不手下留情,因为敌人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陈嬷嬷闻言顿时便收了声,在宫里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大小姐可是当着皇上的面断了甄家公子的根。现在不止是皇宫传遍了,整个皇城怕是都传遍了。

“夫、夫人叫你去惩戒堂”陈嬷嬷忍着痛对莫云说道。

东陵国晋安二十年春

偌大的东陵皇宫中一片欢声笑语,文武百官各地诸侯,齐聚皇城庆贺太后六十大寿。百花齐放的御花园内,摆满了瓜果珍馐,搭建的舞台上身子妙曼的舞姬,正伴随着悦耳的丝竹声翩然起舞。

偏僻的宫中小道上,一穿着百花争艳对襟华服,梳着牡丹鬓的女子,正跟着一粉衣宫女身后步履匆匆。片刻后二人便在,一处偏僻的陈旧的宫苑门口停了下来。

“你确定太子哥,约我在此处见面。”华服女子浓妆艳抹,一双被画的狭长粗黑的眉皱在了一起处,红艳的朱唇也嘟了起来,再配上那脸上红红的腮红让人不忍直视。

那粉衣宫女拼命的忍住,让自己不露出嫌恶的表情道:“奴婢怎敢欺瞒沐大小姐,要知道您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奴婢若骗里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般丑陋不堪的女子竟然也能太子妃,这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她只为太子殿下不值,不过今日之后这太子妃的位置,怕是轮不到这沐纤离了。

宫女的话让沐纤离十分受用,得意的挺了挺胸膛,褪下手上的玉镯塞在了那宫女的手中。

“赏你的,日后我入主东宫,自少不了你的好。”说完沐纤离便急不可耐的进了宫苑内,平日里太子哥哥都不愿意理她,不曾想今日竟邀她于宫中私会。她就知道太子哥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却是喜欢她的,她自不能让太子哥哥久等。

那宫女掂了掂手镯的分量,嘲讽的看了看沐纤离的背影一眼,把碧绿的手镯塞进了袖子里。再见沐纤离已经进了宫苑里的房间内,便上前关上了宫门并落了锁,在宫门口等着。这落锁是为了有备无患,到了时候自然会开了锁的。

且说这沐纤离推门进了屋,一股异香便扑面而来。沐纤离不由皱起了眉头,想这平日里高雅脱俗的太子哥哥,竟也喜欢着甜的有些腻人的熏香。看来翠玉她们说得没错,太子哥哥就喜欢浓郁的香味,还好她每日都有听翠玉她们的话,扑了许多香粉。

“太子哥哥离儿来了,你在何处?”屋中未见有人,沐纤离便出声唤道,拿着帕子的手不由的扇了扇。这不过初春的天气,此刻她竟然觉得有些闷热面上也烧得很。

“太子哥哥?”沐纤离又往屋里走了些,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那心心念念着的太子哥哥的声音。难道是那宫女诓骗与她,太子哥哥根本就不在此处?沐纤离心中有些恼了,又觉得口干舌燥,呼吸也加重了几分。

“我的好妹妹,哥哥来了。”下流的声音响起,一双粗肥的双臂环住了沐纤离的腰身。

沐纤离虽然此刻脑子也有些迷糊,但是却听的这声音,还有这猪蹄一般粗壮的手,并不是她太子哥的。

“狗东西快松开本小姐”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着身子岂是旁人可碰触的。沐纤离用力想要挣脱,可是原本会些拳脚功夫的她,此时却使不上半点力气来。她也并非愚蠢之极之人,当下便想定是进屋闻到的异香有问题。

“呵呵呵,我这个狗东西,自会让你快活,好妹妹你莫要挣扎了。”那男子的脸埋在沐纤离颈间磨蹭。

沐纤离羞愤交加,扭头看清了那男子的容貌。

“甄箭你这下作的狗东西,你可知我是谁竟敢轻薄于我。”沐纤离恨不能一刀杀了身后的男子,只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体内的热浪一阵高过一阵,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爷怎会不知道你是谁?沐家小姐沐纤离,爷脸上这疤还在爷又怎会忘了你是谁呢!”甄箭绕道沐纤离跟前来,猪头一样的脸凑到沐纤离面上,只见那右脸上有一只长的疤痕。盘踞在他白白胖胖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可笑。看见沐纤离在自己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模样,甄箭心中十分痛快。一年前,他不过是言语调戏了两句,这个该死的女人便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这永远无法消除的疤痕。当日之辱他今日自然要讨回,虽然这沐纤离比起那沐家的天仙相差甚远,但是只要想到她在自己的身下承欢他就忍不住心神荡漾。

“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妃你都敢碰,太子哥哥一定会杀了你的。”沐纤离咬着自己嘴唇,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平日里嚣张惯了,除了威胁别人此刻她想不到别的法子。

“呵呵呵……太子殿下只会谢谢我,又怎么会杀我呢!实话告诉你,今日便是太子殿下命人让我来此处等着你的。”甄箭说完急不可耐的抱起沐纤离,挪动着肥胖的身躯,朝那床榻走去。

“不会的,太子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太子哥哥我是太子妃,未来的太子妃。”沐纤离脸色煞白,不相信的摇着自己的头眼泪横流。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心爱之人竟会如此对自己。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她一直以为太子哥哥是喜欢她的。却不曾想他竟然会为了不娶她,不惜用这样下作的手段让人毁了她的清白。

甄箭将沐纤离好不温柔的仍上了床榻,那肥胖的身子便这么附了上去。不顾沐纤离的叫喊,解开了她的衣带。

“滚开,滚开,你这个肥猪,狗东西,滚开。”沐纤离声嘶力竭的叫着,她沐纤离骄傲一世,怎会落得这般地步。

“东陵烬炎你好狠,你好狠啊!”沐纤离不干的喊叫着,忽然一口气上不来,梗着脖子瞪着眼珠子没了生气。

甄箭未听到身下之人的动静,想她是因那药物屈服了,褪了自己的衣衫,一张大嘴在沐纤离颈间留恋,双手开始解沐纤离的衣衫。

莫云恢复意识时,便看到了蓝色的帐幔,身上有重物压着她,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胸前的凉意还有那湿热的东西在她胸口游走,她垂眸一看只见一个肥猪一般的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

莫云这觉得一阵恶心,膝盖往那肥猪身下之处一顶。听到杀猪般的惨叫之后,便一脚将那肥猪踹下了榻。

莫云坐了起来眼中杀机尽显,看着那穿做古怪的肥猪,想一刀结果了那肥猪的性命。

“哎呦,哎哟!”甄箭没料到没了动静的沐纤离,会对自己的命根子出手,双手抱着下身之处在地上打滚。

莫云觉得胸前一片冰凉,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衣衫,忽然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身上穿着的并不是执行任务时穿的黑色套装,而是有着宽大袖子的长袍。白嫩细长的手,也不似她那一双拿惯了狙击枪手雷的粗手,很显然这身体并不是她的。莫云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屋子,古色古香的屋子根本不是她所在之处能有的。

她不是在中东执行任务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等等……她好像死了?她与五个队友在中东执行任务,目的是为了毁灭恐怖分子制造出来的生化武器。他们受到了恐怖分子猛烈的阻击,虽然成功的消灭了恐怖分子。但是在毁灭生化武器之时,作为队长为了确保队员的安全,她让队员撤出了基地。没想到那些恐怖分子留了一手,当她毁灭生化武器之时,整个基地爆炸了,她在爆炸声中失去了意识,恢复意识后她便出现在了这里。

“啊……”忽然莫云的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她的脑袋里。过了片刻莫云才觉得好受了些,看着地上翻滚的肥猪,更多了一份杀气。这个该死的猪头,竟然对这身体的主人行不轨之事。

“太后,皇后娘娘,就是这里面。”

外面响起一阵嘈杂之声,莫云不由的勾了勾唇,呵呵来看戏的人到了。莫云是一个接受能力极强的人,既然穿越到这沐纤离的身体上,也承了人家的记忆,她自然会代替沐纤离好好活着。

莫云整理了一下衣衫,不紧不慢的下了榻。

“你、你怎么会?”甄箭不敢相信的看着沐纤离,那药不会能让她浑身无力吗?她此刻怎能站立还伤了他。

这甄箭哪里知道,此时沐纤离这身体里的魂魄已经易主了。

“怎么不会?该死的肮脏东西今日我便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莫云说完扬着下巴,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甄箭的肚子上。

“嗷……”甄箭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被踩破了,这个娘们儿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伴随和甄贱的惨叫,原本半关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打开了,屋中瞬间便亮堂了许多。

莫云侧着头看着门处,只见门外站了十几个女人,老的少的都有。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凤袍,带着凤钗容貌明艳的中年女子。另一个则是一头鹤发的黄衣老妇,这老妇虽老但是皮肤却依旧紧致,只眼角又些许细纹。这二人不是别人,真是当朝太后和她的亲姑姑皇后娘娘。

“哎哟……这、这这真是……”门外的妇人们,瞧见屋内的光景都纷纷掩面,好似里面之人有多污秽不堪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太后娘娘铁青着脸看着沐纤离问道,这寿宴办的好好的,却突然有宫人来报,沐家大小姐在宫中与男子私会。

这沐纤离是谁?那可是太子的未婚妻未来的太子妃。听闻此事她便与皇后来此,没想到这宫人所报竟是真的。

这沐纤离发丝衣衫凌乱,颈间的红痕刺目,那甄侍郎家的公子更是衣衫半褪,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何事。

“太后娘娘不是瞧见了么?还需要我多说吗?”莫云语调不缓不急的回答道,脸上也为见慌乱之色。

“纤离啊!纤离!你怎么这般糊涂,做出此番污秽之事。日后姨娘我若是死了下去见了姐姐,要如何与她交代。”一个穿着紫色华服模样中等的中年女子,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摇着头。这女子不是旁人,真是沐大将军的妾氏刘姨娘。

“姐姐?谁是你姐姐?刘姨娘你不过一卑贱奴婢,也敢称我娘亲为姐姐?呵呵……真是可笑。再说了我娘亲是好人,死了自然是上了天,姨娘死后定是遇不上的。”在沐纤离的记忆里她得知,这刘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以前不过是沐纤离她娘亲从外面买回来的丫头而已,沐纤离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沐大将军极爱沐纤离的娘亲一直未在续弦,在沐纤离娘亲忌日之时沐大将军饮多了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便和这刘姨娘睡在了一处。

再后来这刘姨娘有了身孕,沐大将军无法便扶她做了姨娘。沐将军无其他女人,这刘姨娘便顺理成章的掌了将军府的家,无形的默认了刘姨娘沐家女主人的地位。在沐纤离的认知里这刘姨娘是使了手段才上了她爹的床,加上刘姨娘生的女儿聪明美丽处处比她强,人人都喜欢将二人比较,沐纤离恨透了这母女二人。

离刘姨娘站的比较近的几个命妇,听莫云这么一说,都不做痕迹的离刘姨娘远了一些。妾是什么?比丫鬟身份高一点的奴婢而已,身份低贱跟她们可不是同一阶级的人。沐大将军一直为续玄,她们都快忘了这刘姨娘妾氏的身份了,这沐大小姐今日一提还真是让她们记了起来。

刘姨娘身旁的雪衣女子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一双含水的杏目略带责备的着沐纤离道:“娘亲好歹也是姐姐的长辈,姐姐出了这样的事儿,娘亲分外痛心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娘亲。”

这个沐纤离不是拐着弯,说她娘亲不是好人吗?

“娘亲?”莫云嗤笑道:“沐纤雪你怕是搞错了吧!刘姨娘不过一个小小妾氏,你竟然唤她娘亲?你该唤娘亲的人,如今可躺在沐家的陵墓之中。人人都道你知书识礼最懂规矩,这规矩竟也不晓得。”

这个沐纤雪生的很好看,面容娇美气质清新脱俗,宛若仙女之资也难怪她是东陵的第一美人了。这刘姨娘长得也不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家碧玉,由此可见沐纤雪这张脸还是承了沐家优良基因。

太后斜眼看了沐纤雪一眼,庶出就是庶出,再怎么好看有才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儿,一点规矩都不懂。

沐纤雪暗暗咬了咬呀,红着眼睛道:“是妹妹失言了。”

她总觉这沐纤离现在有所不同,竟让她在太后和皇后娘娘面前吃了瘪,但是她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云翻了翻白眼,沐纤雪那般做派,好似她欺负了她一般。

“哎哟、哎哟”那甄箭痛很了,在沐纤离的脚下叫唤。那甄箭的娘亲甄夫人,看着心抽抽的疼却也不敢出声。虽然说那沐纤离脚下踩着的是她的儿子,可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在此她那敢造次。她虽然不知道是何缘由,她儿子会与这个沐家大小姐混在一起。但是这沐纤离现下与她儿子已经成了事儿,日后进了她甄家的门她自有办法收拾这沐纤离。

“离儿你怎么这般糊涂,这可是禁宫之中,你怎么能做与人私会,这太子妃你是不想做了吗?”皇后娘娘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说道,眼中的灰暗之色一闪而过。她在这后宫之中都了半辈子,又怎么会看不出今日这事儿的门道。这沐纤离那般爱太子殿下,有怎么会一旁人私会。她知道她那儿子不喜欢纤离,今日之事儿多半与他有关。这也不能怪太子,只是这纤离如今这德行,实在是当不得太子妃,要怪只能怪她自己了。

“与人私会?姑妈你这般说,让离儿心中好生伤心。姑母明明知道的,离儿心中只有太子哥哥,又怎么会与旁人私会。”莫云嘴上说着伤心,脸上却无半点伤心之意。她这个姑母也是当朝皇后,她被人设计如此明显,她这姑母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这皇后姑母,如今说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已经放弃了她,这事儿是谁做的想来她这姑母也猜出了几分来。

跟着太后皇后一起来的命妇还有小姐们,闻言也嗅到了些阴谋的味道。整个东陵国谁人不知道,这沐纤离爱惨了太子殿下,有太子殿下的地方就有她。虽说太子殿下不喜欢她,但是这婚约未取消,她便一日是太子未来的太子妃,又怎么会为了甄箭这个蠢猪自毁前程。

“莫不是有人要害沐大小姐?”说话的是荣亲王府的荣王妃。

莫云看了那荣王妃一眼,这荣王妃约莫四十岁的年岁,容貌娟秀气质温婉。这个时候这荣王妃能说出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在帮她,莫云感激的看了荣王妃一眼这个情她记下来。

“今日有宫女引臣女来此处,说太子殿下在此等候。臣女想这皇后姑母治理下的后宫,自然是倍加森严,自然不敢有人做什么害臣女之事便跟着过来了。那想到一进这屋子里,便中了那迷香这蠢猪便跑了进来,遇对臣女行不轨之事。还好臣女保持自己的理智,努力的让自己清醒才未能让这蠢猪得逞。”说完莫云对着甄箭的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脚。

皇后的脸黑了几分,这沐纤离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她会在宫中出事,与她这个皇后治宫不严有关。她这个侄女儿,什么时候也学会含沙射影的说话了,是她想多了吗?

“太后明察,这沐纤离早与小的定了终身,今日约小的来此私会。闻得太后娘娘前来,便忽然翻脸还对小的动手。”那甄箭忽然朝众人大声说了起来。

甄箭语出惊人,此话一出众人便都将视线移到了甄箭的身上。

“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刘姨娘看着甄箭问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证据在此,此物是沐大小姐赠与我的定情之物。”甄箭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来。

太后朝身旁伺候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接过了手绢。

皇后一看便道:“此乃天蚕丝做的手绢,前些日子西岐进贡之物,帕子只得两条,离儿喜欢本宫便送了她一条。”皇后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莫云道:“离儿啊!离儿!你当真是让姑母好生失望。”

皇后此话一出,便坐实了沐纤离与甄箭的关系,不容她抵赖。

众人看沐纤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都在想这沐纤离也太饥不择食了。竟然看上甄箭这个混账东西,当真是丢了东陵女子的脸。

莫云勾唇笑了笑,静静的看着皇后做戏。这皇后的话怕是不假,这手绢怕也真是她赏赐给自己的。这手绢本是她贴身之物,竟然到了外人手里,看来她这姨娘和妹妹怕是也参与其中了吧!

哎哟!她怎么忘了,沐纤离这妹妹也对太子殿下十分倾心呢!而且太子好像也很喜欢这个东陵第一美人儿呢!

“姑母先别失望,事情还没弄清楚,姑母可不能随便定了离儿的罪。”

这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进了宫苑,先给太后皇后娘娘请了安接着道:“奴才奉陛下之命前来,陛下已知道此间发生的事,请一干人等到承明殿问话。”

皇后本想这事儿就在此处由她同太后解决了便是,时候再禀报皇上,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皇上。

太后是个人精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今日是她的生辰她本就想高高兴兴的过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却也不得不管。不过这事儿既然皇上要插手,那她就不用再插手了。反正这都是她沐家的事儿,这沐玉华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今日是哀家生辰,若是寿宴之上哀家一直未在也乎不太好。皇后,甄侍郎家的夫人,还有沐家的刘姨娘你们都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吧!其他人都跟哀家一同回去吧!”

“诺”

一行人跟着太后离去,沐纤雪一步三回头,一副十分担心沐纤离的模样。可是她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再怎么掩饰,稍微有些眼力的人便能看出来。

莫云同皇后等人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离开房间的时候,沐纤离忽然看到香案上燃尽的香炉,便让随行的小公公给一起捧上了。

进了承明殿,只见那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金黄色龙袍,头戴金龙冠的中年男子。他鬓角微双双目如矩,鼻梁高挺嘴唇之上留着些浅短的胡须,一副中年帅大叔的模样。不怒而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之情。

殿下站在两个男子,两个男子一左一后站与两侧。一人身穿蓝色麒麟刺绣锦袍,头戴紫金冠,天庭饱满长眉入鬓,目若朗星挺鼻薄唇容颜俊朗。莫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原主心心念念着的太子殿下东陵烬炎。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原主才会气得一口气上不了死了。

而站与另一侧的男子,却与太子的华丽装扮尽显不同。只见他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上月用银色的丝线,绣了朵朵祥云。头发用一条白鹤出运的帛带松松的绑了两缕,手拿折扇绝世而立。他眉若远山不浓不淡,微微上挑的凤眼垂着眼帘,长翘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打下扇子幅度的阴影。同样高挺的鼻梁,一双粉色的薄唇正微抿着。莫云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般赏心悦目的男子,细细的在沐纤离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

当今圣上东陵于晋的七皇子东陵珏,东陵第一美男子,曾经的天才七皇子如今的病秧子。别看着东陵珏是个病秧子,却有惊世之才名动四国,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

只是长得这般好看,却是个病美人儿,莫云心中只觉得可惜得很。

“臣妾拜见皇上”为首的皇后朝高位之上的皇帝福了福。

“妾身拜见皇上,太子,七皇子”那甄夫人同刘姨娘跪了下来。

“拜见皇上”莫云极不情愿的下了跪,马马虎虎的磕了个不成样子的头。

那甄箭一到承明殿,便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太。

“儿臣见过母后”太子同七皇子也向皇后见礼。

“都起吧!”皇帝虚扶了一把。

莫云同那甄夫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身便看见太子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鄙视着自己。莫云用眼尾扫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糟糕透了。妆容花乱衣衫不整,可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那甄箭本也想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可是却听皇上提高声音道:“你给朕跪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