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嫁入豪门:沈先生,别闹 连载中

嫁入豪门:沈先生,别闹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被相恋三年的男友抛弃,林恩然气到cry。掌掴渣女后,本想直接找渣男对峙,却没想到半路被人截胡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我父亲年事已高,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你们林家的后人,完成他和林老的约定。以前俊风在追你,我想着他也是沈家人,能娶你也算了却这桩事,既然他不能完成这个任务,我希望咱们能通力合作。”

沈浩平娓娓道来,语气里听不出一丝的恶意,反倒流露出一个孝子对父亲的无限孝道。

林恩然看着他,不禁想起了自己过世的爷爷,爷爷临终前确实和她说过这件事,可是当时她年纪小,并没有放在心上。

原来当时爷爷说的是这个沈家!

她低下了头沉思,回想起小时候爷爷对她的种种好,鼻头竟有点发酸。

“你的孝心我很感动,可是结婚毕竟是一辈子的事……”

“我知道,所以咱们可以先处着,我父亲的时日不多了,你可以和我一起陪他走完接下来的日子吧?”沈浩平忽然转身,凝视着林恩然。他的眼睛黑亮黑亮的,就像会发光一般,他的表情忽然很绝望很伤心。

“行吧!”林恩然是个爽快的人,既然对方只是说处处看,并且最大的目的是为了送他父亲走好,那她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毕竟她也想爷爷,就算是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吧。

拍了拍身前,她重新挽上了沈浩平的胳膊,“我答应了,走!小叔,咱们去买身衣裳见家长!”

看着顿时变得亲密无间的两人,李颉抬手擦了把汗。这个林小姐,变脸也变地太快了吧?并且林小姐天性活泼,甚至有点泼辣,为人正直且忠厚的总裁,能hold住这个小辣椒么?.

走进商场,沈浩平直接往运动服专区而去。

林恩然这一身不入流的装扮,确实辣他的眼睛。

“小叔,我真的不用买件淑女点的裙子么?”林恩然随手拿了一件黑红相间的运动服出来,站在镜子前比对,随后又拿了一件运动背心。

她打算里面只穿一件运动背心,然后外面套一个外套。这样的打扮很潮,应该也不失庄重吧?

沈浩平专心地为她挑选合适的套装,认真道:“穿这个不会太花哨。”

“行,全听你的。”既然是去见他的家长,那她自然愿意接受他的意见。

“你好,试衣间在那?”她拿着自己挑好的一套,按照店员的指示,走进了一间试衣间。

趁着这个功夫,沈浩平已经挑好了好几套女式运动装,既符合他的审美,又显得阳光有朝气。

“这些待会都拿给她试试,如果合适,都要了。”

“先生,您对您侄女真好呢。”店员笑盈盈地点头,将沈浩平整理好的八套运动装一一挂到试衣间门口的衣架上。

这家店的运动装虽然价格不是十分昂贵,但也不便宜,随便一套标价都过千,八套算下来,也小一万了。

“她不是我侄女,而是我未婚妻。”沈浩平淡淡道。

店员立刻羞红了脸,非常尴尬地道歉:“不好意思啊,刚才我听她喊您小叔……还以为……先生您对您未婚妻真好呢。”

赶紧解释完,店员悻悻地溜走。

这对情侣的称呼真是够了?.

不一会儿,试衣间的门打开了,林恩然精神十足地走了出来,还特意扎了个小马尾,让自己显得够阳光。

可是那一身,却让沈浩平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打扮,快去加一件长衣或长袖!”

他赶紧起身,走到林恩然面前,给她把外套的拉链拉上。

两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林恩然能清楚地看到沈浩平气上眉梢却又脸红心跳的样子。

都说部队里生活多年的男人常年见不到女人,就算见到了,多半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咧开嘴,心里忽然萌生出想捉弄一下他的念头。

双手搭上了他的肩头,圈住他的脖子,她笑问道:“小叔,你该不会还是个男孩吧?”

沈浩平的脸骤然变得如锅底般漆黑,他将林恩然那双不安分的手拿开,严肃地拉着她往更衣室走去。

在后面被迫跟随的林恩然一脸茫然,只能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

他随手拿了一套试衣间门前的女装,将林恩然塞了进去,把插销栓上。

狭窄的试衣间里塞两个成人进去略微有点挤,尤其是像沈浩平这种魁梧健硕的男人,更是让里面没了多余的空间。

两个人被迫面对面,身子贴着身子,当林恩然看到沈浩平冷着脸扯她外套的时候,整个人吓得不断往后靠。

砰――

直到靠在墙壁上,无路可退,她才害怕地嚷嚷起来:“喂!你要干嘛?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该不会这个男人被伤到了自尊,打算在这个小房间里展示他男人的威严吧?

她条件反射地挥舞着拳头,若是眼前的人是沈俊风,估计早就躲开了。

可沈浩平不一样,她的拳头落在他结实的身上,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她,手打得好痛。

“嘶。”她皱起眉,把打痛的小手往身后缩了缩,睁大眼睛惊恐着看着眼前的男人,直到他毫不客气地把她的外套扒了下来。

她猛地闭上了眼睛,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小叔,这里是试衣间唉,咱们在这里那啥那啥,不合适吧?”从齿缝间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她希望沈浩平能赶紧收手。

然而下一秒,一件衣服从她头顶套下,把她刚梳好的马尾弄乱。

她猛地睁开眼,发现沈浩平正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她。

“你脑袋里成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怪不得俊风被你带坏了!”

“喂大叔,你要搞清楚啊,什么叫我带坏沈俊风?明明就是你侄子坏!”

林恩然气到嘴都歪了,可沈浩平懒得和她争执,推开了插销,直接对外面等候的店员道:“衣服的尺码合适,方才我选的都包起来,结账!”

“哎哎!等等!衣服我还没试呢,万一我不喜欢怎么办?”

“我喜欢就行。”

“你!”

林恩然追着已经付完钱、迈着矫健大步离去的人,累到气喘吁吁。

这男人是猩猩变得吧?手里拎着八套衣服还能走那么快?

反倒是她,两手空空仍旧追不上。

不可否认,沈浩平在行为作风上很是大男子主义,甚至是有些过分!.

在停车场等候多时的李颉接过沈浩平手里的东西,放到后面的后备箱里。

沈浩平钻入车里后,便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湿巾,递给林恩然,“把脸擦一擦。”

“我脸不脏啊。”林恩然一副懵懂状态。

“但是你的妆很吓人。”

“……”她就不信真的能吓死人!

用力地将湿巾拿过来,林恩然气呼呼地将脸上哥特式大烟熏妆擦去,一张湿巾不够,又抽出好几张,才把脸擦地干干净净。

当她脸上不施粉黛,露出自己最原始的肌肤时,沈浩平刻板的脸上这才微微有了些许表情。

总算没白费功夫,现在小丫头看起来清水出芙蓉,一定会得到父亲的青睐。

“李颉,开车,回家!”

B市凯恩斯酒店

暖金色的西餐厅,四方形流苏水晶吊灯下,两名衣着风格迥然不同的女人面对面坐着。

左手边的女人一身一字肩黑色小礼服,化着精致的妆容,优雅的气质中隐隐藏着一丝的妩媚。

而右手边的女人,一件白色T恤,一条蓝色牛仔背带裤,她的脚随意伸出,便露出了裤子上的破洞,膝盖上的破洞大到夸张。

这是这几年很流行的乞丐装,她并不觉得穿这一身来到这高档的五星级酒店有什么不妥。

倒是她对面一字肩晚礼服的女人,眼里露出不屑甚至嘲讽的目光,冷哼了一声:“林恩然,你瞧瞧自己吧,从上到下哪一处有点女人样?你知道沈俊风为什么选我而不选你么?他说你是个石女,和你在一起他就像当和尚做太监。他和你在一起三年了啊,要不是念在你爸对他有过知遇之恩,你真觉得他会忍你这么久?”

女人喋喋不休着,艳丽的红唇快速地张合,林恩然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不断地举起桌上的洋酒,一杯又一杯。

听说这女人家境富裕,是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呢。几千块一瓶的洋酒当白开水一般点,她又岂能辜负对方的一片‘好意’?

林恩然不说话,重重地把杯子放下,干脆对着瓶子吹起来。

对面的女人瞧着她这借酒浇愁,只想喝成一滩烂泥的样子,笑得更加得意:“林恩然,不妨告诉你吧。我已经和沈俊风在一起了,他说我比你更吸引人,比你更有魅力。”

“是么?”林恩然摇晃着手里的空酒瓶,眼里已经有了些许醉意。三年爱情长跑,一直不答应领证结婚的,从来都是沈俊风。她从来不知道,他抛弃她的理由这么简单,这么的低俗!

最为可气的是,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还邀请她出来耀武扬威?

“杨大小姐,实话告诉你吧。沈俊风身上的那二两肉我才不稀罕!他连碰我的资格都没有,还好意思拿我和你比?就他那怂样,估计没让你尽兴吧?到我这里来找存在感?我告诉你吧,我找到了一个比他man,比他更有男人味的男人,正准备勾搭!嗝~”

越说越激动,林恩然干脆站了起来,可是酒精已经上头,让她东倒西歪,连站都站不稳。

她笑着,在宽敞而空旷的餐厅里大吼着:“这个酒,再来一瓶,咱杨大小姐,不差钱!”

她这么一吼,服务生果然递来一瓶一模一样的洋酒,正准备恭敬地倒酒,却被林恩然一把夺了过来。

她张口咬住酒瓶,凭借自己的好牙口,将瓶塞一口咬了出来。

噗――

张嘴,她将嘴里的东西直接朝对面女人脸上喷。

软木塞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杨可人的鼻子上。顿时,杨可人捂住鼻子疼得哇哇大叫,等她适应鼻子上的痛,松开手时,看着她惨样的林恩然忽然捧腹大笑起来。

“杨大小姐,你的鼻子歪了!这整形技术不过关呐。”一边嘲讽大笑,一边大口闷了半瓶酒。原本笑嘻嘻的人,下一秒脸沉了下来,举起酒瓶,将剩下的酒全部从杨可人的头顶浇了下去。

餐厅的另一边,光线柔和的雅座里一男一女正在相亲。

但此刻比起他们的相亲,不远处两女人的大戏更为精彩。

几分钟后,那边有人掀桌子了,接着便是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互相扯着头发对骂的场景。

穿蓝色背带裤的女人显然威猛一些,到最后不禁扯着一字肩女人的头发,还把她的衣服从肩膀扯到了腰际。

最后,女人拉起自己的裙子,原本的一字肩被拉到了脖子上,哭哭啼啼揉着眼睛跑出去了,一边跑还一边放狠话:“林恩然你这个疯子!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的!”

圙圙~

林恩然顶着被对方抓乱的鸡窝头,冲离去的人得意地做了个鬼脸。

可是等一切归于平静后,她又将自己丢在沙发上,颓废地吼着:“给我拿酒!”

“小姐不好意思,你喝得太多了……我们不能……”

“费什么话!杨小姐她有的是钱,你是瞧不起她么?快把你们酒店最贵最好的酒都拿出来,都记在她账上!”

……

“沈先生,沈先生!”

和林恩然相隔不远的雅座,女方相亲对象有些吃味。

眼前的这个男人叫沈浩平,年过三十,有着殷实的家底,以及不错的职业——在本市安保公司担任三当家一职。

身为安保人员,他周身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正气,身高一米八长相还不赖的他,简直是众多女生心中的完美对象。

女方叫周芳琪,是本市四小的语文老师。

向来安保联谊会,对象安排的都是医生或者老师。

所以周芳琪认为,自己外形文静,并且出身书香世家,和他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家世登对。

但气就气在,自打沈浩平入座以来,所有的关注点都在那两吵架的女人身上,压根就没正眼瞧她一眼。

沈浩平听到周芳琪唤他,这才扭回头,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起身从皮夹里拿出几张红钞,轻轻地放在餐桌上,礼貌道:“不好意思周小姐,今天的相亲就到这里,单我买了。”

说完,转身便朝林恩然那一桌走去。

周芳琪看着桌上的红色钞票,再看看朝林恩然走去的沈浩平,委屈极了,抿着小嘴,拿起桌上的钱和手提包,气呼呼地扭头便离开了。

沈浩平来到林恩然身边,她已经将一整瓶洋酒都喝得精光了。

看到一双笔直的脚闯入她的视线,她懒懒地抬眼,咧嘴嘿嘿笑了起来:“小叔,你怎么来了?你家沈俊风真不是东西啊!不是东西!”

“跟我走!”沈浩平没有理会她的谩骂,反而一把将她的手腕拽住,作势要将她拉走。

林恩然天生的火爆脾气,她认为沈浩平之所以要将她拉走,无非是怕她吵吵嚷嚷,大庭广众之下损了沈俊风的名声,毁了沈家的声誉。

可她明明才是受害者啊,难道连公然撒气的权利都没有?

她咬紧了牙关,狠狠地瞪着沈浩平,纤细的手腕不断来回转动,想要从他那只结实的铁掌中抽离出来。

可她越是挣扎,沈浩平便拽地越紧,并在她卯足了劲和他单挑的时候,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