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娘子在上:腹黑夫君盛宠妻 连载中

娘子在上:腹黑夫君盛宠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尹家娘子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朝穿越,成为了穷苦病号的娘子,还多了一个小包子!好在她尹漱衣也不是好惹得,斗极品,惩恶毒亲戚,轻轻松松带着儿子丈夫奔小康。然而……她发现,对自己忠犬的穷苦丈夫好像有点强……“夫君,这群大汉是干嘛的?”尹漱衣指着一支全副武装的大汉,一脸呆萌叶少卿温柔道“只是为夫请来给娘子看家护院的。”尹漱衣“……”展开

本书标签: 尹家娘子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瞧着小家伙用力的点头的可爱模样,尹漱衣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于是拿起手边的碗筷就要收拾。

谁知童安也跳下了木凳,拿起装青菜的盘子要一起帮她。

“童安去玩,姨姨来收拾就好,乖。“

尹漱衣将所有的碗筷刷洗干净了,从厨房出来,便又见童安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

她忍不住蹲在一旁观察起了,见他好像隐隐约约的再写一个卿字,心里一动便开口问道:“童安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见童安摇了摇头,她笑得柔和,轻轻的握上了他柔软的小手道:“那姨姨教童安怎么样?”

小家伙眼睛一亮,有些不确定的又抬头看看了她,耳尖开始泛红了。

“呐,童安记好哦,这个字念叶,童安呢要这样写……”

“砰!”

一声闷响,打断了二人,尹漱衣下意识的向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妇人正气势汹汹的站在院门前,刚才的声音就是她踹开大门时发出的。

尹漱衣眼里闪过不悦,但还是疑惑的看向小家伙,童安倒是聪明,连忙说道:“这是大伯娘。”

感情是叶少卿的大嫂,不过还真是没礼貌,估计也不是个善茬。

只见那妇人进门后看到她二人蹲在地上,眼里闪过浓浓的不屑,大爷似的开口道:“你爹呢?”

显然是被这个大伯娘的态度习惯了,童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抬头老实的说道:“爹爹去捕猎了。”

大嫂闻言嘲讽的笑道:“就他?那三步一咳的样儿,怕是都不如个娘们!还打猎!”

竟然这么当着童安的面上说他爹爹,尹漱衣有些担忧的看向童安,却见小家伙咬紧下唇,眼眶都有些泛红,一时间心里也不舒服起来。

张嘴道:“你身为孩子的长辈,当着童安的面上辱没他爹爹,怕是有些不妥吧!”

大嫂自然是知道叶少卿买回来个媳妇,但往日她来找麻烦,都是默不作声的呆在屋里,她听隔壁的邻居说这个买回来的媳妇对这父子俩可是没好脸色的,三天两头不是哭就是闹,可眼下瞧着她义正言辞帮他们父子里说话的模样。

倒跟外界形容的不一样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小贱人还敢顶戴她!简直是不自量力。

看不教训她的!

“你是哪里来的东西,敢教训起老娘来了!”

尹漱衣站起身,皱眉看向门前的大嫂,眸光也越来越冷:“哪里来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门口倒是有个东西在乱叫!”

尹漱衣本来是不服气骂回去的,谁知道门前那个却是个脑袋缺弦的,竟然没反应过来尹漱衣是在骂她。

还不明所以的左顾右盼的问道:“门口那里有东西?”

搞得尹漱衣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嫂见她笑,还是一脸懵,但那双三角眼却是寻么上尹漱衣的衣裙上。

乡下人本就穿戴寒酸,这叶家更是穷的不行,偶然见尹漱衣身上的绸布花裙,眼里更是闪过贪婪的光。

当尹漱衣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只觉额头上一阵隐隐作痛,脸上也痒痒的。

她不禁揉了揉太阳穴,难道是昨晚上着凉感冒了?

缓缓的睁开了眼,有些费力的坐起了身,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家。

而是一个四面透风的破旧老屋,为何说是老屋,因为这这屋子里的摆设和墙面都是用木头做的,倒像是那些景区里遗留千年的遗迹似的,样式很复古。

而屋子里除了一个已经缺角的破烂木桌两个木凳以外,也再无其他。

就连木门也摇摇欲坠的,都能隐约清外面的环境了。

尹漱衣正奇怪呢,自己这难不成是在做梦,却突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刚才觉得痒痒的好像就是这个造成的。

还处于混沌状态的她下意识的用手拿起了脸上的东西,这一看不打紧。

睡意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竟是一只毛绒绒的大蜘蛛!

她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种腿多的生物,当即就吓得寒毛直竖。

许是她反应过激,一下子撞在了床头的木板上,只觉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脑海里开始有无数个陌生的画面炸裂开来。

快速的向她的脑海深处涌去。

让她痛苦的抱住了头。

直到过了好半晌,那种尖锐的刺痛才逐渐消失,尹漱衣缓缓松开了自己的头,清澈的眸子里印满了不可思议。

刚才她竟然继承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而且,貌似是……穿越了!

这个诡异惊人的发现,让她险些撅过去,作为大好女青年一个,没经历车祸也没得重病,更没掉下悬崖。

只是洗一个澡而已嘛,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这都不是最悲催的,让尹漱衣更闹心的是,这原身好像是被人拐卖之后,自杀的!

“吱嘎!”

破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尹漱衣下意识的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男子正手里拿着一个瓷碗向她走来。

瞧清那男人的面容时,她一愣,虽然是粗布麻衣,但男人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子难言的冷然和疏离。

一张面皮生的倒是很好看,不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俊美,相反五官还有些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契合与俊朗。

“该喝药了。”

叶少卿将手里装满药汁的碗轻轻的放在了床头边上,而不是送到她的手里,这让尹漱衣一愣。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原主之前的记忆。

说来也巧,原身的名字竟与自己同名同姓,因为她是被卖到这里给叶少卿做媳妇儿的,自是心不甘情不愿。

所以一直对他的态度不好,想来这叶少卿之所以这般疏远的对待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吧。

尹漱衣也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一旁的瓷碗抬头就是一饮而尽。

这道反而让叶少卿惊讶了,以往他靠近,只会换来这个女人的排斥的哭闹,可眼下却是安静的喝了他亲手递过去的药。

不过惊讶也只是一瞬间,见她喝了药,叶少卿突然捂着嘴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