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妈咪快跑,你家前夫又来了 连载中

妈咪快跑,你家前夫又来了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陈紫落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赫赫有名的A市第一男神,有钱有权还有颜,却被她一纸离婚协议甩了脸。 “顾总,离婚请签字。”小尾巴妻子摇身一变高冷堪比他的化身。 夏初年提出离婚那天,所有人欢呼雀跃,庆祝顾临终于摆脱了A市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唯独顾临没有回应。 “爹地,离婚请签字。”六年后,五岁小包子堵上了门。 前有妻,后有子,全世界都在等着他离婚。 顾临揪起小包子,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结婚你说了算,离婚,我说了算!”展开

本书标签: 陈紫落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夏初年依旧看着天花板,嘴角勾着一抹笑。

顾临出去的时候直接甩上了门,门口的苏阳瞬间起身走了过来,“总裁。”

“让医生进去。”顾临说完,大步离开。

苏阳顿了一下,心中暗自咯噔了一声,莫不是总裁手下没个轻重,又把人给伤了?

“总裁,刚刚钟小姐的助理来找过您,说钟小姐……”

苏阳的话还未说完,顾临便停下了脚步,苏阳也只能跟着停下,将后面的话补完,“说钟小姐腿疼的厉害,请您过去看看。”

“你在等夏初年尸体硬了之后才去找医生吗?”

苏阳:“……”

对不起,他会错意了,他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夏初年是滚针了,手背看着挺可怕的。

但是失血过多而死亡?

总裁你怕不是没有见过真的失血过多是什么模样吧?

夏初年躺在床上,后脑袋还是疼的。

“苏特助,为什么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们之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夏初年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在问自己。

苏阳站在病床边,他是和顾临上的同一个大学,顾临是他师哥,也是偶像,夏初年和顾临是一对,所有人都知道,也是苏阳最羡慕的。

可是三年前,总裁变了。

“总裁不喜欢别人骗他,你应该和他说清楚的,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你……”苏阳的话还未说完,便看到了夏初年摇头,所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夏初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苏特助,我没事儿,你可以回去了,关于离婚协议的事情,麻烦你了。”

苏阳微微点头,应了下来,“少夫人好好养病。”

苏阳出去的时候,顾临还在车上,而且看样子已经上去很久了,应该没有去看钟情。

苏阳打开了车门上车,“总裁,少夫人只是滚针,现在已经处理好了。”

顾临没开口,低垂着眉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阳让司机开车。

“钟情最近的通告全部给她停了,对外宣布她在养伤。”

顾临膝盖上的手握成拳头,眼中一片血红。

苏阳顿了一下,回头看着后面的男人,最后还是点了头,最近钟情可是在拼命的想要再抓一个影后,停了通告这不是断了她的后路吗?

总裁这招,不是一般的狠。

钟情病房中,东西已经打砸了一片,到现在还在歇斯底里的叫着。

她的通告,她的曝光率全部给她撤了?

撤了?

那一个月后的影后评选她要怎么办?

经纪人看着钟情发火,等到钟情的火气发出来的差不多了,她才开口说道:“苏特助不是说了吗?顾总是怕你身体不好,让你好好养病呢,这不是关心你吗?”

“关心我?关心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把我的曝光全部给我去掉?柔姐,你当我眼瞎吗?他就是为了夏初年那个贱人。”钟情挥着手大叫着,因为碰到了腿,疼的差点背过了气。

柔姐急忙过去帮她顺气,一边顺气一边开口说道:“我觉得不会的,这些年顾总是怎么对待夏初年的,大家都是看着的,所以顾总肯定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钟情气的还在喘气,“我这届拿不到影后,别人会怎么看我?”

“不会的,有顾总在,只要你想,顾总肯定会帮你拿到的,毕竟顾总的命是……”柔姐说着,眼中带着你都懂得神色,让钟情稍安勿躁。

或许是因为柔姐说的事情让钟情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只是心头依旧气愤,“夏初年还敢威胁我?她凭什么威胁我?一个连自己亲爹都不要的野种而已。”

“就是啊,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等到钟少爷回来,就连顾总也要巴着你了。”

柔姐很会劝说人,所以这会儿钟情总算被劝说好了。

夏初年醒来那天顾临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了。

反到是那天之后,夏初年的身体倒是越来越好了,没几天就已经完全退烧了。

夏初年正式上班的那天,钟情要出院了。

所以夏初年没有等到让她去签离婚协议书的电话,反而是等到了顾临的人。

医院的走廊不太宽敞,夏初年带着几个实习生在查房,柔姐推着钟情,身边走着顾临,钟情正在抬着头娇声浅语的和顾临说话。

冤家路窄。

顾临没有什么神色的脸在看到夏初年之后便一直看着她,夏初年后面的几个小实习生窃窃私语,这算是正室撞到老公来接小三出院了吗?

这也太刺激了吧!

“初年姐……”

“别叫姐,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夏初年淡淡开口,合上了手中的病例,然后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实习生,“十三床的髋关节发育不全的问题你们今天着重观察一下,然后……”

“顾临哥,我在和初年姐打招呼,她为什么不理我啊。”

因为你恶心!

苏阳暗自看向了一边,免得自己受不了去洗手间弄点不该弄得东西直接扣在她的头上。

夏初年拍着手中的病例,回头看向了那个委屈的女人,慢慢的过去在她身边微微弯腰,“因为和你说话,我觉得恶心。”

夏初年说完直接站直了身子,看向了顾临,“顾总,挡道了。”

顾临眼睑微微低垂着,始终看着夏初年。

“顾临哥,初年姐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呜呜……”钟情说着便要哭。

那委屈的样子如果是去演一个恶毒女配,那影后的位置肯定没有人和她争夺。

“新手段倒是比以前有了些进步,可是夏初年,你大概也就只能有这点本领了。”顾临这话是在夏初年耳边说的,别人倒是听不到说了什么,“我等着看你除了这一招,还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顾临说完之后,直接越过夏初年离开了。

夏初年被他撞了一下,还被钟情略带得意的看了一眼,苏阳经过的时候对着夏初年微微点头,然后越过他们跟了上去。

新奇的东西?

那份离婚协议书算是新奇吗?

他应该很快就会看到了。

夏初年收拾了自己的思绪,继续带着人查房。

到了医院外面,顾临让柔姐送钟情回去,他上了自己的车,不管钟情怎么叫他都没有应。

苏阳直接跟着上了车,然后让司机快点开车,“总裁,老夫人让我问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纵欲过度导致的精神不济,精神不济导致的坠马,坠马导致了小骨骨裂,打上石膏,休息三个月就好了。”

长久的感冒将声音浸泡成了干哑,只是这开口说出来的话让背后的几个实习生医生倒抽了一口冷气。

夏初年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病例,看着病床上这会儿恨不得吃了她的钟情。

“夏医生,话可不能乱说,这关系到我们钟情的名誉。”身边,是钟情的经纪人柔姐。

而钟情,一个被某知名大佬捧上去的水牌影后。

夏年初略带讽刺的勾了一下自己的唇角,“眼袋过深,双腿之上痕迹明显,精神严重不济,怕是钟小姐年轻气盛玩过了头,以后还是注意一点好。”

钟情脱妆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黑眼圈,甚至还有明显的法令纹,与电视上的玉女形象完全不符合,她这会儿死死的盯着夏初年,言语间都是得意:“夏初年,昨天是你生日,但是你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是谁吗?是顾临哥。”

夏初年本想将笔帽盖上的,结果却因为手滑,签字笔在她的虎口处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痕迹。

那长长的一道,划破了表皮,黑色混着红。

就好像之前流出来的血。

顾临,她结婚三年的丈夫。

一周前,让她彻底死心的男人。

背后的实习生们始终噤声,不敢抬头去看,好像听到了巨大的新闻。

夏初年终于将笔帽完整的扣了起来,她回头看向了那几个实习生,“行了,今天上午的查房到此结束,你们先回去吧。”

几个实习生忙不迭的点头,离开了这个让人窒息的真相现场。

夏初年回头看向了病床上得意的钟情,忍不住收紧了自己手中的病例,而后微微弯腰,抬手压在了她的小腿之上,继而用足了自己的力道。

“啊……”钟情的得意瞬间变成了凄厉的叫声。

经纪人还没来得及过来,夏初年已经将她的腿甩开了,“破坏别人家庭就要有被人打断双腿的准备,钟小姐,或许下次来,你断的就不是一条腿了。”

“夏,夏初年,你……”钟情疼到飙泪,却因为余光扫到了进来的男人,瞬间从恶毒变成了委屈,“初年姐,我和顾临哥是清清白白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就算是打断了我的腿,我也还是那句话,我和顾临哥之间什么都没有。”

夏初年背脊划过一次冷气,只是片刻后却突然笑了。

推门进来的男人,西装革履,冰冷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只是那紧紧抿着的唇,却表明了他此时的心情却是不好。

而钟情却在这个时候看准机会,伸手去拽夏初年,想要如同以前一样制造现场,让顾临看到夏初年要断她腿的画面。

然而,钟情的手还未拽到夏初年的手腕,夏初年手中的签字笔已经怼在了她的手腕脉搏处,好似下一秒,便能直接戳透了她的手腕。

就在此时,顾临好看的眉眼蹙了一下,盯着夏初年的手,下一秒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是热的,可是夏初年的手腕却冷得惊人,顾临下意识的看向了夏初年的脸,苍白的脸色没有任何的血色,就连眼角下都带着淡淡的青黛,是她一直没休息好的标志。

被灼伤的手腕提醒了夏初年,收不回自己的手腕只能抬头看着顾临,“顾总,不好意思,差点伤了您的心肝宝贝,不过顾总下次还是小心一些,毕竟人比花娇。”

“那就道歉。”顾临沉声开口,听得出她的讽刺。

一周不回家,现在在这里对他冷嘲热讽,就是顾太太应该做的事情吗?

道歉?

立在身侧的病历册微微抖着,夏初年明显在压制情绪,心尖儿泛着丝丝的疼,仿佛用尽力气才能将那种疼痛的感觉压制下去。

钟情面带得意,却娇滴滴的开口,“顾临哥,初年姐不是故意的吧,所以不用……”

“夏初年,道歉。”顾临依旧盯着夏初年,说出口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在里面。

夏初年手腕被握出了一道明显的痕迹,她甚至不去怀疑顾临会把她的手腕掰断,但是让她道歉,绝对不可能,从今以后都不可能。

夏初年突然笑了,微微抬了抬自己的眼皮儿,漫不经心的开口:“该道歉的应该是顾总,顾总要学会怜香惜玉,毕竟公交车还是要上班的。”

夏初年说完,用力扯出自己的手,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不然,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把手中的病例直接糊在他的脸上。

钟情怎么能听不出夏初年的意思,她在骂自己是公交车!

“顾临哥。”钟情伸手拉住了顾临的手腕,“初年姐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啊?我做错了什么她这么讨厌我啊?”

夏初年出了病房,直接靠着墙壁站好,身子一直剧烈的抖着,压不下去的疼痛感让她连呼吸都在划着呼吸管道,疼到窒息。

原来,惯性的疼不会因为死心便立刻消失。

忍着周身的疼,一步步的离开了这里,不会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狼狈。

一路跑到了天台,灼热的太阳打在身上,却依旧没有办法驱散掉她身上的寒气。

夏初年抱着病例慢慢的从墙角滑了下去,用力的抱着膝盖将自己缩成了一个球。

她爱顾临,爱了十年。

可是顾临用一天,就足以将她的爱全部撕裂。

面前多了一道影子,还有些许温暖的气息,来人慢慢的蹲下,将手中的杯子递给了夏初年,“少夫人,乌鸡汤。”

顾临的特助,也是这些年夏初年联系最多的人。

苏阳知道她为顾临做的所有卑微的事情,所以在苏阳面前,夏初年反而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她慢慢的坐在地上,身子靠着墙壁,“苏特助,帮我告诉顾临,我答应离婚了。”

苏阳震惊,带着不可思议看着夏初年,“少夫人,您……”

夏初年本想哭的,可是她笑了,笑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在了毫无血色的脸上,“我的孩子没有的那天,他在陪着别的女人过生日,陪着,一个杀了我孩子的女人过生日。”

她的声音很空,空的让人抓不住里面的东西。

“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周这样狼狈,但是也从来没有像是这一周这么清醒,我承认,他赢了,我答应离婚,放他自由了。”

“少夫人。”苏阳看着夏初年要起身,下意识的伸手扶了一下,“少夫人,其实总裁和……”

“不重要了,他说的对,顾临,是夏初年早就爱不起的人了,我自不量力了这么多年,也该放弃了。”夏初年抬手落在自己空落落的小腹上,那里,有个孩子来过。

可是,走的匆忙。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