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妃常难追:妖孽王爷悠着点 连载中

妃常难追:妖孽王爷悠着点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本即墨王朝的嫡公主,却因天生废柴,累母被贬,姓氏被褫,幽居冷宫备受欺凌。她是“幻影”组织唯一的白金级杀手,却在退出前夕惨遭背叛,中枪坠崖。当她成了她,又会在这个世界掀起怎样的波澜?炼丹炼器,修灵驭兽,一不小心被一枚吃货缠上,居然还招惹了一个妖孽未婚夫……那啥,其实人家才十三,还小啦----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

待人走远,绿蕊目光闪闪的看着夜凝寒。

“恩?是不是觉得我变了。”夜凝寒抬眸望天,语气空灵的说道。

以前的即墨凝寒早就死了,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她夜凝寒,便断没有任人欺辱的可能,不过这样一来,这丫头大概会怀疑了吧。

“不,公主这样很好。”

绿蕊坚定地说道,目光里是满满的欣慰,竟不曾有半点疑惑,随即满目凝重,担忧的看向夜凝寒。

“只是,公主,七公主这样回去,我担心皇后会找你的麻烦。”

“放心,她不会来的。”夜凝寒笃定的说道。

既然自己敢教训即墨非烟,就不会没考虑到这一点,郝连盼晴,她信不信自家女儿的伤势是自己这个废物弄的还是一说,就算是信了,她也不可能为这事找上自己,毕竟自己被废是因为废柴之名,即墨非烟被一个众所周知的废柴所伤,她还丢不起这个人,不过,换个由头倒是可能。

“不过有一点即墨非烟说的不错。”

“什么?”

被夜凝寒这么一说,刚刚放下心来的绿蕊,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别那么紧张,我是说称呼,既然都没了皇姓,还算哪门子的公主,绿蕊,以后叫我小姐吧。”

空有公主的名头,却过着连最下等宫人都不如的日子,这大概也是即墨凝寒心中最痛的吧。

“是,小姐。”

绿蕊乖巧的应道。

“懿宸?是谁?”

想到即墨非烟临走前的话,夜凝寒秀眉微拧,努力的搜刮了即墨凝寒的记忆,却始终没有找到丝毫信息,但是她相信即墨非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么一番话。

“呃,这----”

绿蕊面露难色,看着夜凝寒,犹豫的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说吧,我想我有权知道。”夜凝寒低声道。

绿蕊认真的看了一眼夜凝寒,仿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小姐,我说了,你可别伤心。”

“-----”

“七公主说的是我们即墨王朝第一灵修世家的少主慕懿宸,同时也是我们王朝的第一天才,才十七岁就是青阶六级的灵师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夜凝寒更奇怪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而已,就算对方是十七岁的灵王,自己也犯不着伤心啊。

“他是,您名义上的未婚夫。”

“未婚夫?”

夜凝寒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很快便疑惑的看向绿蕊,“既然是未婚夫,为什么我的记忆力没有一点他的信息?”

“小姐,这婚事还是当初娘娘在位时定下的,开始没跟你说,是因为你还小,后来——,就更没必要说了。”

说着,绿蕊心疼的看着夜凝寒,她家小姐什么都好,可偏偏——

“原来是这样啊!”

一个被废弃的废物公主,配第一天才的世家少主,很明显就是地缝都没有的事情,确实没必要说。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夜凝寒的表情,发现对方没有伤心的样子,绿蕊才算放心下来。

“小姐,起风了,我们进去吧。”

“恩。”夜凝寒点头,又想到什么,说道,“待会你去找醉薇姑姑看看能不能找几本国家,职业类的书。”

自己一个穿越来的异世孤魂,即墨凝寒也不过是个在这一方小天地里长大的废公主,对这个世界还真是一无所知,问绿蕊,估计也是十窍通九窍的结果,还是看书实际点。

好在这即墨凝寒有个好母亲,不但不怨恨即墨凝寒连累了她,更在冷宫艰苦的条件下还坚持教她念书识字,是以自己现在提出这个要求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并不会引起绿蕊的怀疑。

至于醉薇,也是心善的夜伊澜帮助过的,虽然不如绿蕊,倒也是个知恩不忘报的,到底还是能帮衬点。

“好,我这就去,小姐先进屋休息吧。”

“恩。”

“吱呀,碰——”

绿蕊离开没多会,夜凝寒还没来得及坐一会就听到破败的冷宫大门被人粗暴的推开,心知不可能是绿蕊,便邹着眉不悦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来人已走到小院里,是一名身着蓝色宫装,体态微微发福的中年女人,在她的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名身着墨绿色宫装年轻的宫女。

从即墨凝寒的记忆力,夜凝寒知道来人是郝连盼晴贴身的周嬷嬷。

周嬷嬷正满脸嫌弃的的看着冷宫的院落,见夜凝寒出来,颇为不屑的看了夜凝寒一眼,傲慢的扬声说道:“六公主,皇后娘娘有请,跟老生走吧。”

话落,不等夜凝寒回应,便转身带头走了出去,速度快的像是怕有什么脏东西粘了她似得。

郝连盼晴有请?夜凝寒拧眉,心中疑惑,这个时间即墨非烟刚离开不久,就是告状也不可能这么快,而且依着那母女俩的习惯,最多找个由头过来惩治自己一番,找自己到她那,记忆中还是入冷宫后的头一遭,会是什么事呢?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反正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相信凭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还能折在这些老古董手里。

安定了心神,夜凝寒跟上周嬷嬷脚步,足足走了两刻钟的路程,才看到皇后所居的栖凤宫,只单那一扇正红朱漆大门就不知甩了冷宫多少里路。

进入其中,红牖棕椽、赤柱挺起,雕梁画栋,蝴蝶兰,秋海棠争妍斗艳,再加上回廊上不时唱着歌的鸟儿,汉白玉围栏的人工湖,无一不彰显着栖凤宫里居住着的即墨皇宫最尊贵女主人的雍容高贵。

一行四人所过之处,不时有穿着草绿宫装的宫女,敛声屏气地垂手立着,恭敬地曲膝行着福礼。

夜凝寒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些人在向自己行礼,毕竟身前这一个可是郝连盼晴身边的红人,比之自己这个废物公主,地位可高了去了,因此只是淡淡的转移了目光,却不经意间看到走在前面的周嬷嬷正小心翼翼的回眸注意着自己,不觉心中冷笑。

夜,黑沉沉的,如同浓稠的化不开的墨砚,浓重而深沉。

山顶,凉风习习,俯瞰山下,灯火阑珊,绚烂而诱人……

夜凝寒慵懒的靠在车边,看着天幕垂着的寥寥几颗星,惬意的闭了眼睛。

“零,竟然连猎物信息都能漏掉!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依旧精准的找到了!”司徒零落看一眼夜凝寒,毫不在意的说到,抽到见底的烟蒂随意的往脚边一丢,抬脚踩灭。

“说的不错。”

夜凝寒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目光投向山脚下一处灯火通明的别墅。

那里刚刚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化装舞会,化妆间里正躺着猎物的尸体。

“寒,你真的决定了吗?”

“你知道的,不是吗?”说着,夜凝寒收回目光,定定的看着司徒零落。

司徒零落黯然的垂了眸子,好一会儿才道:“是啊,我知道的,你决定的事情一向都不会改变的!可是……这一次……”

司徒零落到嘴的话,却顿住了,微微叹气,转身自后备箱里取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透明的高脚杯,对夜凝寒摇了摇。

“要来一杯吗?”

“也好。”

夜凝寒利落的接过司徒零落递过来的高脚杯,定定的看着他。

“就当是告别吧,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见面了!”

说着,夜凝寒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见司徒零落只是把玩酒杯,又示意性的举了举手中的空杯。

司徒零落认真的看着夜凝寒。

“寒,你能不能不走,就当是为了我也好!”

“零,你知道,我想离开组织已经很久了!”

“我知道……可是……”司徒零落突然拔高声音,想要争辩什么。

“零”夜凝寒打断司徒零落的话“你不必再说了,我心意已决。”

“而且零,难道你就没有厌倦过这样的生活吗?我们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建立在别人的鲜血之上!”

司徒零落无力的辩解道。

“可是我们杀的那些人,他们都该死!”

夜凝寒沉默了,是的,自己杀得那些人都该死!作为“幻影”唯一的白金杀手,她有自己的准则,从来只杀该杀之人。

“可是那又怎样,没有人天生喜欢鲜血,那种无止尽的杀戮生活,我早就厌倦了,我想要离开,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而且这也是我和筠儿的约定!”提到姬筠儿夜凝寒不自觉的放柔了目光,就连话音也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司徒零落看着夜凝寒,暗暗咬牙,又是这样,每当她提起姬筠儿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温和的表情,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像个无关紧要的外人。

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既然你坚持,那么我只能说抱歉了!”把心一横,司徒零落利落的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准夜凝寒。

“为什么?”

夜凝寒闭了闭眼睛,冷冷的开口说到,眼前的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为什么,夜凝寒,你居然问我为什么,难道你会不知道组织是从来不会允许有人离开吗!”

司徒零落冷笑着反问。

“筠儿离开了!”

“姬筠儿?她不过是组织里一个可有可无的情报员而已,用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换你这个白金杀手的死心塌地,很划算。”

再次提到姬筠儿,司徒零落面目狰狞,一步步逼近夜凝寒。

夜凝寒失望的看着司徒零落,此时她已经被逼退到悬崖边,再往后踏一步,等待她的便是粉身碎骨!

夜凝寒当然知道组织从未有人离开,可筠儿成功退出,让她心存侥幸,因为她功勋卓著,便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组织总该会……

没想到……

“司徒零落,杀我,你还不够格!”

夜凝寒满眼冷冽,不屑的睨向司徒零落,可是当手触碰到枪的刹那,却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司徒零落,你……”

“不错是我,这酒里早就已经被我下药了,可惜你发现的太迟了。”

司徒零落嘲讽的看着夜凝寒道,装满红酒的高脚杯应声而落,触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也不是多么高明的药,以你的能力,只要稍微留意,很容易发现,怪只怪,对我,你早已没有丝毫防备。”

“砰”

“永别了,寒!”

从山顶坠落下来,夜凝寒的双目定格在司徒零落冷列微扬的唇角上,耳边一遍又一遍会想着司徒零落最后的话语。

只要稍微留意,是吗?

对他早已没了丝毫防备了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还真是!

作为一个杀手,自己从来都保持着对任何事物的警觉性,包括五年前零突然来到自己身边,自己清楚零很可能是组织派来监视自己的,可是,那么多次的并肩作战,那么多次的同生共死,自己才对他终于毫无防备,以为他跟自己一样,早就将对方当成了性命相托的伙伴,没想到……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只是

对不起,筠儿,不能跟你一起过想过的生活了!

一起窝在沙发里吃零食看电视聊八卦,一起去看名山大川,一起去吃遍各地美食,一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