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妃常嚣张:王爷,别浪 连载中

妃常嚣张:王爷,别浪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沈阡陌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朝穿越,她成了替嫁新娘。新婚之夜,新郎却另有其人。穿越日常:斗夫君斗小三,防火防盗防奸夫,每一天都是用生命在战斗。且看本姑娘如何在这暗藏杀机的侯门深宫中存活下去。跟本姑娘玩阴谋诡计?你还嫩了点!展开

本书标签: 沈阡陌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面前是一片草地,但这么大力的被摔下来,仍觉头脑震荡,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半晌,她吃力地撑起身子,抬头,清丽的脸蛋上沾上了泥尘,看起来狼狈可怜,滑稽又可笑。

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下一秒,便听到一声清亮的口哨声。

紧接着,她余光瞥见一道黑影窜过,没来得及看清,随即背上猛然袭来沉重的力量,她猝不及防地又栽回草地里。

靠!什么鬼!

忌情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只觉得肺都要被压碎。

她艰难地转头,两眼燃着愤怒的火焰,可没等她瞧清,便听到一声沉沉的低狺,伴随着热气拂向她,目光不经意一瞥,是踩在肩上的毛茸茸的爪子……

她两只眼睛集中到了眼前所晃动着的爪子上,几乎快成了斗鸡眼。

呆愕数秒,她双眸骇然瞠大,惊叫声却全梗在喉咙。

卧槽!哪来的恶狗!

忌情本能挥着四肢挣扎,那只巨型的极具威胁性的恶犬不仅没退开,反而将爪子直接踏在她的脸上。

她、的、脸——

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居然被这畜生给糟蹋了!

忌情炸毛了!

“靠!你这个畜生——”

“将军是很有灵性的,如果你这张粉嫩的小脸蛋不想被它踩得面目全非,身上被咬得血肉模糊,最好不要对它出言不逊。”

凤君绝悠然踱步到她身边,蹲下,幸灾乐祸地看着她被‘将军’压在爪下,像一只陷入困境的垂力挣扎的小兔子,有趣极了。

“我X你大爷——”忌情被他逼得脏话都骂出来了。

“伶牙俐齿!将军,陪她好好玩一玩。”

“咕~”黑犬晃动着脑袋,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像是在抗议她语气的不尊重,又压上了另外的一只前爪。

噢!

她的腰——

她的背——

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她现在这样的。

蹂躏完她的全身,它居然还想再次踩她的脸。

忌情怒!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么?

她先前被下药,随后逼上花嫁,一整天连口饭都没得吃,还被男人折腾了一个晚上,全身软绵绵的。

但是,女人真正发起火来,潜能是会爆发的!

她脸色一凛,原本狼狈的小脸染上些许冷艳,美眸熠熠,充满不驯的野性。

她双手抓住那两只爪子,用力一掀,顺势一脚踹过去。随即一手撑地,俐落地从地上跃起。

凤君绝愣了下,随即饶有兴味的勾起嘴角。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倔强又有活力的女子。

显然忌情的反抗惹怒了‘将军’,它眦牙裂嘴,发出愤怒的低咆,背微微弓起,大有一副随时会扑上去将她撕咬成碎块的架势。

依她现在的体能,想要跟它正面搏斗,胜算太低。她刚才那一下的反抗,已经是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的最后一搏了

忌情瞥见男人噙着冷血无情的笑,心头被激起了熊熊怒火,她绝对不会向恶势力妥协的。

她沉着脸色,思虑几秒。她别无选择了,看来只能试试绝招了——

“老爷,这样子好吗?要是被九王爷发现的话……”一名妇人忧虑忡忡的开口。

“迎亲队伍马上就到了,接不到新娘子,九王丢了面子,咱们谁也别想好过,现在别无他法了。先让她顶替过去,之后的事再说。”

红盖头下的忌情,愤愤地瞪着眼。如果不是她现在动不了,她真的很想掀开盖头冲他们脸上吐口水。

忌情做梦也没想到,她大难不死,却穿越了。穿越就算了,还被人下了药,准备当替嫁新娘。

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九王爷,听起来貌似不是个好人。

她其实很早就醒过来了,之前有两个丫鬟进房来,私下八卦,说那九王爷克妻,这是他娶的第十个新娘了。

忌情内心不禁开始草泥马了。以为是劫后重生,没想到前面还有个大坑等着她。

没一会儿,敲锣打鼓的迎亲队已抵达府邸门前。

“老爷,真的没问题吗?万一这丫头中途醒来……”

男人说:“药量下足了,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她能不能活得过新婚之夜也不一定呢。”

卧槽,那个九王爷真有这么邪乎?

忌情从来不信命,可听他们个个都这么说,倒是有点好奇了。

……

九王府

“一拜天地……”

忌情本能的抗拒,奈何身上的药力未散,一旁搀扶她的喜婆只稍一使力,她便屈服了。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忌情内心哀嚎:大逝已去!

前堂宾客热闹,后院冷冷清清。

忌情坐在喜床上,试图抬手,仍旧显得吃力。

从穿越到嫁人,短短不过一天时间,一切荒诞得让她没有多余的情绪沉浸在悲愤之中。

她此刻只想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奈何现在浑身动弹不得,万一那男人进来了,她岂不成了刀俎鱼肉,任人宰割了?

那九王爷明知自己是个克妻命,还不停的娶妻纳妾的,莫不是个好/色之徒?

正想着,外面走廊忽有脚步声传来,她神经顿时绷紧。

不会是新郎倌来了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越来越慌。

随着推门声响起,她的心跳如擂鼓,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陌生的气息离她很近,忌情低眸,便能看见一双金线镶边的黑色靴子立在她面前。

忌情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感觉榻边一沉,男人坐在了她身旁。

隔着红盖头,忌情似乎都能感觉到男子的视线正盯着她。

倏地,一阵风扫过,眼前顿时陷入黑暗,紧接着,男人的手搭在她肩上,略略用力将她按倒在床榻。

忌情呼吸一窒,心跳有片半秒的静止,全身僵硬如石头。

这、这尼玛就要进入正题了?连盖头都不掀,是有多猴急?

她抑止不住地轻颤,生前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都没抖成这个样子。但气愤的情绪多过害怕。

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停下动作,“害怕?”

低沉的声滑入她耳际,这男人的声音竟这般好听。

“女人都要疼一次,我会尽量温柔的。”

听着好有经验的样子,果然是个色坯!

红喜帕被扯开,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忌情艰涩的张嘴想说话,却被另一张唇瓣给堵上。

男人的气息清冽好闻,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琥珀香,透过唇齿亲密的渡给她。

忌情有些晕眩,想要挣扎,可力气全无,脑子也开始混沌,意识仿佛要被男人愈渐加深的吻给全部吸走。

黑暗中,是窸窣的布料摩擦声,不稍片刻,忌情便如初生婴儿般,肌肤接触到冷空气,她抖得更甚。

男人果断利落,没有片刻迟疑。一股灼热撕裂了她,忌情除了痛,还是痛。

此刻,她心里想,当初还不如死得彻底些。

良久,床榻仍在震荡个不停。

夜,深沉得可怕……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