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天问九歌吟 连载中

天问九歌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顾伯庸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顾伯庸新人新作】:慢热型小说正在连载,用心去构建世界,用思维去创造世界,这本书将刻画你心中的江湖。 久闻天选择自杀后意外穿越到了“武力”的世界,在这里展开新人生的他是否会走向成功? 仗剑走天涯、快意决恩仇的江湖世界摆在面前,这一世,还会失败吗? 是做一个懦夫躲躲藏藏过一辈子,还是做个英雄直面乱世做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经历了人生低谷的久闻天会怎样去选择? 在这里,久闻天有一个发誓要保护他的姐姐,有一个出生入死的龙人兄弟,有着万千豪杰看好的能力,有着神话一般的旅程经历…… 久展开

本书标签: 顾伯庸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城主自然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在城里面学武,首先要请示城主,有了城主的允许,方可以到学武的地方去学习,而这些地方也是分着等级的,比如城主府里的学武,那自然是一等一的。

城主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珉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叶教练,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我可从未见过你有看不起别人的习惯。你可知‘知其不可而为之’?”

叶玉泽叶教练自然是不知道,像他这样练武的人,自然是坐不住的,也看不了什么书本,对这种东西自然是理解不了的,于是只好挠挠头说道:“不知道,可怎么看那个小子,都不是块练武的料子啊。”

“在训练武力上你是行道,这我不与你争论,”将城主放下手中的茶杯,“但此子非同小可,你尽管去教他即可,不必多说。”

话说到这份上了,叶玉泽也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去教了。

叶玉泽将两人同时叫到了一个小屋子里,这是初学者的屋子。叶玉泽拿起角落里的一个小木棍,说道:“武力,起于身内而终于体外。换句话来说,武力是从身体内流出的力,我们现在要学的,正是将体内的这股力引导出来。初学者借助这样的一个木棍会比较好练一些,你们先看我的示范。”

叶玉泽手握木棍,然后全身发力,又身体的四周汇聚出金色的光芒集中于手上,再到木棍上。此时的木棍是金闪闪的,叶玉泽突然大喝一声,手中的木棍如出鞘的剑锋指向两个小孩身后的水缸。

只听清脆的一声巨响,水缸迸裂开来,陶片四处飞溅。

两个小孩子自然是看得呆了,江秋舫嚷着要学,而久闻天也是惊讶无比地向往。

接着两人手里都有了木棍,叶玉泽站在两个孩子的前面,让他们跟着自己学。凝神聚气,先放松,然后将身体中的力集中在一处,这一步的关键就是专心,不能有一丝的分心。

然后开始引导体内的力,一步步来,初学者讲求的就是一个慢字,慢慢地引导着体内的力。三人身上顿时金光四散,照的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叶玉泽继续说道:“现在开始引导,慢慢地将力引导至自己的手臂上。”

两个孩子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唯独叶玉泽仍然呼吸平稳,剩下两人早已大口喘着粗气了。江秋舫身上的金光渐渐移动到了手臂上,但她太累了,一泄气便导致金光散尽了。

叶玉泽也放弃了引导,他看了看旁边的久闻天,久闻天额头上汗珠密布,嘴巴张开呼吸着,但身上的金光仍然是四散在各处,完全没有被引导的迹象。叶玉泽的眉头紧紧皱着,小声说道:“手臂发力,慢慢引导。”

久闻天闻言眉头紧锁,在下一秒直接崩盘,半跪在了地上。现在的久闻天眼前黑漆漆的,身体已经虚脱了,他缓缓地问道:“教练,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你,这是……”叶玉泽话说到一半便停顿了下来,摇摇头笑道:“你这是没有天分而已,多练练就好了,学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久闻天缓过劲来后起身,作揖道:“谢谢教练,我会勤加练习的。”

江秋舫笑道:“看来本姑娘还是有天分的,那教练,我怎么样呢?”

叶玉泽恭敬地说道:“公主自然是练得非常好,只要肯用心,那应该会尽早学会的。”

叶教练退出这间屋子后,心中盘算着,公主自然只是普通人下等的天赋,而那个小子根本就没有学武的能力,若是自己没有看走眼,那肯定是先天性的经脉封闭。想到这里,叶教练立马去找城主。

而屋子里,江秋舫仍是将力引导至手臂上后就放弃了,而久闻天压根就没有引导力的时候,完全就是身上金光四散开来,搞得自己跟个太阳一样。

但自己不会放弃的,久闻天告诉自己,然后开始了一遍遍的练习。

到了中午,有人送来了饭菜,久闻天大口长着,几下就吃完了。江秋舫看到他这个样子吃饭也学着他,不料自己被噎到了,咳的自己小脸都红扑扑的。江秋舫问道:“你还吃吗?”

“想吃。”久闻天也不掩盖自己没吃饱的事实。

江秋舫闻言便叫人又上了一份,但又被吃完了,这一次久闻天捂着自己鼓鼓的小肚子躺在了地上,说道:“这次吃饱了,好难受。”

江秋舫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果然跟妈妈说的一样,你们男生做事都是那么的鲁莽。”

久闻天白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切,我们男人做事都会想你们女生想不到的东西,整体来说我们男人做事是比较正确的!”

江秋舫一撂筷子不干了,掐着腰气愤地说道:“我是不是你姐姐?!”

“是。”

“那你应不应该听我的?!”

久闻天想了想,犹豫地说道:“应该。”

“那你现在要么给我道歉,要么把饭吐出来!”

“我道歉我检举我改正,饶了我吧姐姐,我实在是动不了了。”久闻天躺在地上求饶道。

江秋舫这才心满意足地说道:“这就对了嘛,吃饭!”

久闻天小声嘀咕道:“果然在这个地方还是不能和女生讲道理,女生真是奇怪的生物。”

“你说什么?”

“我说你长得真好看。”

“谢谢。”

就这样,两人再一次练到了下午。

江秋舫差不多睡了一下午,到六点多的时候可能才醒过来吧,练武可能是太累了。

反观久闻天,他中午几乎就没有睡觉,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八九点,有人送来晚饭他才停下来。这一幕幕都被叶玉泽看在眼里。

这一天久闻天几乎就在重复这几个动作,起身、运气、引导、跪在地上、再起身,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吃完晚饭,叶玉泽走了进来,问道:“你们两个练的怎么样了。”

江秋舫有些骄傲的说道:“我已经可以把力引导至木棍上了,就是一抬手力就散了下去,不过我觉得再给我点时间我就练会了。”叶玉泽点点头,夸了她几句,不打击她的信心,让她继续努力。

在一大堆的A4纸当中,一个中年人烂醉在里面,他的眼睛红肿着,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胡子拉碴且消瘦的脸庞也说明了这几天他过于的操劳,在他的手里,是一瓶廉价的啤酒。

手中的啤酒与他的身份极度的不符,因为他穿着一身昂贵的西服,若是此人精心打理一下,必定是混迹于上层社会的高贵人士,但现在这副样子,只能用堕落来形容他了。

他是这个世界中被遗弃的人,所以他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奇特的世界。

……

在久闻天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自己俨然有点不敢相信。在他的认知中,上一秒他还是烂醉在地上的人,后一秒居然成了一个孩子。不过这并不是令他最震惊的,而是眼前的这个世界超越了他的认识,换句话说,他认为自己完成了不可思议的穿越。

这是一个奇特的世界,看似与曾经的世界相似,但却有不同的地方。这里宛如古代一样,似战国争雄,似唐朝盛世,似明清繁荣。

但久闻天不敢将曾经的世界代入进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着真正的江湖和武力。这是一个有着神奇的力量和文化的地方,但对于久闻天来说,这是一个让他重生的地方。在那个世界,他是一个失败者,但在这个世界里,他不允许自己再一次失败。

所以他发奋的要学习武力,这一天他回到了家里,也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家。

“爸,我想去学武力!”五岁的久闻天在父亲眼里就和一颗小草一样,父亲看着他那渴望的眼神,笑了起来。

这是一个慈祥的父亲,但他已经年过古稀,身体已经佝偻了,一手扶着怪状,一手摸着久闻天的头,笑道:“为什么想学那个东西啊?”

久闻天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我感觉学武力可以行侠仗义!”

父亲点点头,“明天我去给城主说一下,希望他可以给你安排一下吧。”

久闻天开心的像个孩子,虽然在他人眼里他本就是个孩子。他大叫着跑了出去,他在心中发誓要努力学习武力,成为这个世界里的强者。因为他曾看过一个侠客人物从他面前走过,背着一把长剑甚是帅气,久闻天情不自禁地跟着他走了几步,突然一个锐利的东西在他眼前停住。

这让久闻天愣住了,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那位侠客的剑锋指着自己,哪知久闻天刚想解释就看到一个黑影向侠客冲了过来,于是改口说道:“你身后!!”

侠客随着轻盈的步伐简单躲开,在侠客黑色的长袍中露出一把发光的白刃直接冲着久闻天飞来。是飞刀!久闻天在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个想法,飞刀在久闻天眼前被侠客的长剑挑了起来,却在空中消失不见了。

久闻天的脑袋呆呆着望着天空等着飞刀掉下来,可几秒过后他发现自己丢失了目标,再一看路上,只剩下了五具尸体和侠客的背影。

这让久闻天狂喜不已,他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是有功夫这么一说的,当他把这件事说给身边的一些小伙伴后,只有一个女生告诉了他这是武力,而剩下的人都觉得久闻天太幼稚了而拒绝跟他待在一起了。因为他们都知道武力是什么,而久闻天却不知道。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至少在久闻天眼中是这样的,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她给久闻天的感觉就像是很善良的女孩一般,所以久闻天在得到父亲允许后开心着跑到外面去找那个女孩。

久闻天不知道她叫什么,在几个月前女孩告诉久闻天说:“我已经六岁了,所以我比你要大,你就叫我姐姐吧,而我能叫你小九!”

久闻天虽然有点不满意,但是他也不想说出来,因为这是唯一跟他玩的朋友,但也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小女孩也被其他人孤立了。

不过现在久闻天已经习惯了,他跑出去大喊着:“姐姐!姐姐……”

他现在只是单纯的想要把心中的喜悦告诉别人,但久闻天只能告诉那个女孩,所以他满大街的在找这个女孩。有时候久闻天也在想,是不是不管心里多成熟,只要是个孩子就会有孩子的心态?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中年人了,并且是一个失败者,但他在一个孩子的躯体里时,他就想着通过孩子的方式去表达,周围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异样的目光。

或许在原来的世界里,一个中年人从家里疯狂的跑出来,一定会被当成神经病。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似乎也是。

在久闻天喊的嗓子都疼了,他坐在大街上的一个空地里,看着眼前走过行人,他累坏了,就随性躺在了地上。他回想着这个世界的一切,这里类似与古代,大家都穿着那些粗布的衣服,有钱人穿丝绸衣服,不过也有其他的稀奇古怪的衣服。屋子也是很简单的颜色,或许这就是古代的样子吧。

久闻天并不是特别了解这个世界,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从几个月前才开始记事,自打一出生就没走的特别远过,一直都是在这个大街上的。

他想着想着便快要睡着了,在快要眯上眼的时候,眼前突然出来了一个大额头,吓得久闻天一激灵就坐起来了。起来后的久闻天才发现那是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他的姐姐。

“小九,你找我做什么?”女孩用着清脆的声音询问道,她的两个马尾辫在肩膀上搭着,穿着青色的长裙。

反观久闻天就比较寒碜了,他穿的是粗布的衣服,而且上面有很多的补丁,不过两人都不在乎这些衣着上的区别,两人只关心着他们的友谊,单纯的友谊而已。

久闻天大笑着说道:“我爸说明天去找城主,让他安排我去学武力。”

女孩大吃一惊,问道:“真的?那我也要去!”

之后两人开开心心地吃了碗面,自然是女孩付钱,因为久闻天身上压根就没有带钱。久闻天也差不多知道了女孩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自己不过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不过两人能走到一起,也绝不会是因为女孩想在他身上找优越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