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0

叶凡唐若雪. 连载中

叶凡唐若雪.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一起成功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叶凡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他医术救美,武道杀敌,不仅横扫他人的轻视和嘲笑,赢得娇妻的芳心,更是站到了这世界的巅峰,睥睨天下。展开

本书标签: 一起成功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六点,叶凡和唐若雪从交警大队出来。

唐若雪神情很是难堪。

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她一进去,就主动把责任揽上身。

她一字不提叶凡抢方向盘,只说愿意承担全部责任,要赔钱,要坐牢,她都认了。

只是交警很奇怪地看着她,告知她和叶凡没有半点责任。

事故原因是泥土车前轮老化爆胎导致。

交警还调出监控,称赞叶凡的当机立断。

如不是叶凡及时逃离原地,那他们就会被当场压死。

唐若雪目瞪口呆。

她发现自己不仅错怪叶凡了,还欠他一声谢谢。

如非叶凡,自己此刻怕是香消玉殒。

钻入宝马车里,唐若雪原本想要道歉,但面子拉不下来。

她最终哼出一句:“车祸幸亏跟你无关,不然你就要牢底坐穿了。”

叶凡早习惯唐家人嘴硬作风:

“明白,我下次会小心了。”

唐若雪刚才替他‘背锅’,让叶凡心里一柔,无论唐若雪怎么看不起自己,内心还是护着自己的。

随后,他轻轻抚摸着手中的黑色盒子。

盒子是奥迪里掉出来,编码写着九九八一那个,宋红颜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让交警把盒子交给叶凡。

她还让叶凡一定要收下。

叶凡也没过多扭捏,茜茜一条命,自然值得一份礼物。

想到茜茜,叶凡眼里有着一抹担忧,一片白芒勉强修复茜茜魂魄,却不足于帮她度过危险。

他寻思明天去看看小丫头。

听到叶凡这一句话,唐若雪转着方向盘离开:“你总算成熟了。”

叶凡把目光从远方收回,趁着唐若雪心情轻松开口:

“若雪,其实我真没有胡扯,你煞气入体有血光之灾,车祸就是一个证明……”

他提醒一句:“你最好把佛牌扔了。”

“闭嘴!”

唐若雪的脸唰地一下子就黑了:“你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

“这是旅游时妈给我求的佛牌,你意思是妈想要害我这个女儿了?”

叶凡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妈也可能被人算计了……”

“得了,出去旅游,谁都不认识谁,那些人吃饱撑着专门算计唐家?”

唐若雪没好气地终止话题:“刚才车祸就是一个意外,血光之灾就是无稽之谈。”

“你不要再跟我说这个,不然就从我车上滚下去。”

在她看来,叶凡是哗众取宠。

叶凡很是无奈,不再说话,免得唐若雪反感,同时心里寻思怎么帮忙化解。

佛牌还在吸收唐若雪的气运和生命力,十天半月后又会面临死亡威胁。

他要尽快解决此事。

“嘎——”

半个小时后,红色宝马停在凤凰酒店门口。

怎么来这里?

叶凡微微一怔,接着一拍脑袋,今晚是岳父唐三国的五十大寿。

唐家在凤凰酒店定了宴席庆祝。

“忘记是爹的大寿了,我去买点东西……”

叶凡这一年受尽了白眼,但终究是岳父的好日子,他多少是需要表示的。

“不用了,我买了。”

“今天大姐他们也会来,你待会最好别说话,免得丢人现眼。”

唐若雪打开车尾箱,取出一个礼品盒,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入酒店。

叶凡想了一下,拿着宋红颜送的黑色盒子进去。

虽然他还没有打开来看,但宋红颜敢当作救命礼送给他,他送给岳父应该也能过关。

很快,叶凡跟着唐若雪来到寿宴大厅,发现唐家今晚宴请了不少亲戚。

将近三十号人,摆了三大圆桌,热闹非凡。

大姐唐风花和姐夫韩剑锋也在。

不过岳父唐三国和岳母林秋玲还没到,小姨子人在国外读书暂时不回来。

“若雪,你可算是来了。”

“今天是爹五十大寿,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虽然爸妈一向疼你,但你也要上点心啊?”

见到唐若雪和叶凡出现,唐风花他们笑着围上来,七嘴八舌寒暄着。

她们看都没看叶凡一眼。

叶凡也没在意。

只是大姐夫韩剑锋却一如既往刁难:

“叶凡,今天是爹五十大寿,你送什么礼物啊?”

“千万不要说若雪买的就是你买的。”

“你吃唐家的住唐家的还用唐家的,大好日子,怎么也该花点钱表示吧?”

“你该不会两手空空吧?”

他皮笑肉不笑看着叶凡,眼里有着一抹怨毒。

虽然大姐唐风花也是美人,但比起唐若雪相差太多。

所以他对抱得美人归的叶凡视为眼中钉。

叶凡平静回道:“我带了礼物。”

唐若雪一愣。

交警给叶凡盒子时,唐若雪并不知情。

“哈哈哈,你带了礼物?”

韩剑锋大笑起来:“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

不等唐若雪作出反应,韩剑锋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夺过叶凡手里的黑色盒子。

打开。

一大枚丑陋通红形如龙头的人参果呈现众人视野。

“礼物?人参果?”

“包装这么破,果实这么丑,绝对是地摊货啊。”

“是啊,还红艳的可怕,百分百打了化学剂,要吃死人啊。”

“废物就是废物,爸的大寿之日,送五块一个的人参果?”

“而且就是送也要送正常一点的,这种丑陋通红的玩艺一看就是伪劣产品。”

“爸的生日都不上心,你还好意思做上门女婿?赶紧离婚滚蛋吧。”

韩剑锋和唐家亲戚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流露着不屑和嫌弃。

唐若雪俏脸很是僵硬,没想到叶凡又让她丢脸了。

她恨恨嘀咕一句:没用的东西!

叶凡没有回应,只是震惊看着人参果。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宋红颜会送这么昂贵的礼物。

看到叶凡一动不动,众人以为被揭穿惭愧,又是一阵哄笑。

“傻子,看看我给爸送的东西,唐朝吴道子的字画。”

韩剑锋拿出手中的礼物,打开,得意洋洋:

“《海上明月》。”

“这可是我花了大心血淘来的,花了三十三万。”

“至于它真正的市价,翻十倍都不止。”

“为此我还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鉴定了一番。”

韩剑锋摆明想用自己的礼物,在亲戚面前秀优越感,只是不便直接炫耀,所以拿叶凡来做借口:

“叶凡,记住了,要给爹送礼物,就要送这种极品。”

“别拿乱七八糟的地摊货敷衍爸妈。”

唐家亲戚一片惊叹,几十万的礼物,实在是大手笔啊。

再一比叶凡的丑陋人参果,实在是天上和地下差别。

“姐夫,我承认你礼物很不错。”

唐若雪硬着头皮为叶凡解围:

“但给爸送礼物,不是比贵贱的,心意到了就行。”

她真后悔没注意到叶凡手里的盒子,不然早把这丢人礼物扔垃圾桶了。

“心意到了,也要有诚意?”

韩剑锋冷笑一声:

“你们每天吃爸妈的住爸妈的,多花几个钱让爸妈开心,不好吗?”

“摆明就是你们不重视。”

唐风花笑里藏刀:

“剑锋,算了,若雪也不容易,要养叶凡这吃软饭的呢。”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唐若雪面红耳赤:“你们……”

虽然她担任天唐子公司总裁,每年也有几百万收入,但钱都被父母拿走了,手里闲钱少之又少。

动辄几十万的礼物,她还真买不起。

“若雪,别生气,我们礼物虽然一般,但贵在真实。”

就在这时,叶凡淡淡出声:

“总比姐夫拿一幅假画给爸妈祝寿要好。”

全场瞬间死寂。

“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出十万动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

走廊里医生的声音很平淡,但落在叶凡耳朵里却像针一样扎心。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到了这一刻,泪水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叶凡快崩溃了,因为昂贵的费用,自己根本拿不出来。

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凡成了家里顶梁柱。

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凡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上贷,还去唐家做上门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

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

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凡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

伯母一边说一边把叶凡推出去,然后砰一声关闭防盗门。

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叶凡气的浑身发抖,一拳砸在墙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的大伯他们,却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帮忙。

叶凡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

他们还警告叶凡不要再骚扰,不然马上报警抓他。

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一个星期内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间清掉。

叶凡硬着头皮打给了在马尔代夫旅游的唐若雪。

唐若雪听到他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

山穷水尽。

在街头吹了半天冷风,叶凡擦干眼泪,来到了零度酒吧。

这是他前女友袁静开的,不,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袁静离开了叶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头,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叶凡也就成了笑资。

叶凡来这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的手术费,他又只能走进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这十万。

酒吧有人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

这里的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

叶凡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十几个华衣男女望了过来。

叶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袁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愧疚的情绪。

袁静上身穿低领背心,下半身则是一件热裤,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腿,再加上漂亮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

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很多人不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凡,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乞丐一样。

袁静的闺蜜杨芊芊从高脚椅跳了下来:

“叶凡,你来这里干吗?”

语气嫌弃。

叶凡鼓起勇气:“我是来……”

“我们这里不需要清洁工。”

杨芊芊冷嘲热讽:“你走吧。”

她向来看不起一贫如洗的叶凡,也正是她极力撮合袁静和黄东强。

叶凡忙摆手解释:“我不是来做清洁工的,我是来……”

“柠檬水二十八,鸡尾酒一百八,你消费得起吗?”

杨芊芊冷笑打击:“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舍的零用钱,我们这里也一样不欢迎你。”

黄东强呸了一声:“晦气,今天没看黄历,跟上门废物撞一块了。”

叶凡给人做上门女婿冲一喜,黄东强他们早已经知晓。

十几个男女闻言笑了起来。

“我——”

叶凡硬着头皮上前,看着袁静正要说话,一个漂亮女孩又喊起来:

“拿开你的脏手,真皮沙发。”

她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叶凡犹如臭水沟出来一般。

叶凡被蛇咬一样缩回了手,面红耳赤。

他知道会被羞辱,但没想到会这么绝情。

他咬咬牙,脱口而出,“我是来找袁静的。”

“袁静,我们出去说……”

叶凡希望保留最后一点颜面。

袁静修长双腿翘起,白皙脚趾在灯光中闪烁,没有讥讽,也没动作,但这恰恰是最大的嫌弃。

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袁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

他还示威性地在袁静腿上揉了一把。

叶凡脸颊发烫:“袁静,我真有事找你,咱们出去说。”

袁静看着叶凡没有回应,只是高傲和冷漠,就像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滚蛋,看到你就恶心。”

杨芊芊不耐烦喊道:“别坏了我们心情。”

看着一丝遮羞布都不给自己留的袁静,叶凡心里很是失望和难过,但还是挤出一句:

“袁静,我想要跟你借十万。”

叶凡作出保证:“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我可以把身份证,毕业证那些押你这……”

“十万?”

杨芊芊夸张的喊叫起来:“叶凡,你要借十万?你全身上下一百块都不值,还敢借十万?”

叶凡看着袁静解释:“我妈妈手术需要钱……”

“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我真等着救命,求求你了。”

他还拿出母亲病历希望能打动袁静。

黄东强像看白痴一般看着他:“你爹失踪,祖屋被你大伯抢走,现在房子是租的,你是上门女婿,还没工作,你拿什么借十万?”

毕业这一年来,叶凡不是忙碌母亲的病,就是伺候唐家吃喝拉撒,一直没有找公司上班。

所以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一个。

“等我妈手术完了,我马上找工作,我一定可以还的。”

叶凡无地自容,他恨不得转头就逃,但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必须坚持。

“袁静,我求求你了,我妈要做手术,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这一刻,叶凡感觉自己卑微地真像一条狗。

杨芊芊嗤之以鼻:“我们又不是你爹,你妈需要钱做手术,关我们什么事?”

“袁静,帮我一把吧。”

叶凡看着袁静哀求:“钱,一定会还你的。”

众人看着袁静。

袁静神色冷淡的看着叶凡,用一种比起她神色更加冷淡的语气,说着让叶凡心寒的话语:“找我借钱?你不觉得可笑吗?你妈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冷笑一声:“难道你觉得咱们之间还有旧情?”

“别自作多情了。”

“没有哪一只白天鹅,会在意一只癞蛤蟆的。”

叶凡神色愕然的看着袁静,难于置信这话是她说出来的。

“我们的圈子,不是你可以进来的。”

“我袁静的钱,也不是你能借的。”

“我跟你更是没有半点感情。”

“对了,以前我跟你交往时,我生病了,你送了一块太极玉给我,说会保佑我平安无事。”

“现在,这块太极玉还你,拿去保佑你妈平安无事。”

袁静从桌底抽屉摸出一块太极玉,面无表情丢入叶凡的手里:

“走吧,别再来这里了。”

“你出现在零度酒吧很不合适,给我和东强他们添堵了。”

她的声音很平和,没有半点盛气凌人,却把人压到了地底,仿佛从天空看着地面的一只蝼蚁: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杨芊芊一把推开叶凡:“滚啊,癞蛤蟆。”

叶凡一脸绝望。

黄东强忽然出声:“我可以借你十万。”

叶凡眼睛亮起,全身激动:“真的吗?”

黄东强笑容玩味:“跪下。”

叶凡全身血液一激,眼里有着愤怒,但很快又恢复冷静。

“扑通——”

叶凡直挺挺跪下。

膝盖痛,心更痛。

但为了母亲,叶凡义无反顾。

“哈哈哈——”

杨芊芊她们娇声大笑,想不到号称骨头最硬的叶凡,就这样跪在他们面前了。

有人拿起手机拍这一幕。

袁静扬着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的骄傲,鄙夷之意更浓:毫无骨气的男人。

黄东强去了一踏洗手间,拿着一个杯子回来,然后啪一声放在叶凡面前。

“喝了它。”

黄东强丢出一张银行卡:“这十万借你!”

看着那杯液体,叶凡先一愣,随后怒了!

“你们混蛋!”

叶凡将杯子摔了过去:“欺人太甚!”

袁静她们尖叫不已,一身狼藉。

黄东强勃然大怒,一声令下:“揍他!”

叶凡转身就跑。

七八个纨绔青年一涌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叶凡很快被打倒。

他靠在墙上双手紧紧护着头。

他手上完全没有知觉了,只是凭着本能抱住脑袋。

脑袋护住了,其他地方却护不住,挨了几下重拳后,叶凡开始流血了。

袁静和杨芊芊她们大呼痛快。

叶凡的反击在她们看来是大逆不道,所以落到这个下场纯粹咎由自取。

“废物一个!”

黄东强一脚踩在叶凡头上。

“砰——”

叶凡抱住头部的双手终于松了开来,整个人无力的沿着墙壁滑到在地。

他昏迷了过去。

一篷鲜血从掌心流出,渗入古朴的太极玉……

“嗖——”

光芒一闪而逝。

“我乃太极医仙,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太极经和生死玉,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叶凡感到自己处于一片飘渺虚空中,伴随着传承之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进了脑海。

武道医术,玄妙针法,修行法诀,不断冲击……

当一块生死玉涌入掌心时,叶凡按捺不住尖叫一声:

“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