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顾初乔爵 连载中

顾初乔爵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年的牢狱之灾,让她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单纯美好的小女生变成了一个只会逞凶斗恶,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她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那个在京都只手遮天的男人她要靠这个男人,让设计陷害她的继母、设计陷害她的所有人.....再无翻身之日!只是当情意变得真实,当假戏被真做,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初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打算,她要替外公报仇,拿回母亲的遗物,或许乔爵能帮她,只是,乔爵没有那么好对付,或许一个不慎,连她也会被搭进去。她得好好计算接下来的每一步,必须在保全自己的同时,还能借着乔爵的手将自己要做的事。

再次回到盛世华庭,一个星期前的事,接踵而至,顾初唇角划过一抹讥讽。

既然选择了这样做,就不能容许她有后悔的余地!

顾初再次被带到乔爵的书房,将她推进去之后,书房就被紧紧关上。

攥紧拳头,顾初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表面依旧挂着自信张扬的笑容。

乔爵冷笑一声,招招手,“过来!”

顾初心里一紧,却还是不得不抬步走向他,“乔爷这是想人家了?”

距离他还有一步之遥时,乔爵便猛然将她扯过身边来,动作绝对算不上温柔。

顾初一时不查,便撞在宽大的书桌桌沿,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乔爵知道他撞在书桌上,突然松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狭长的眸子里蕴藏着巨大的怒火。

“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顾初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却依旧装傻的反问,“我不懂,乔爷在说什么?”

宝石一般的猫眼蒙上一层水雾,顾初轻咬下唇,看着乔爵。

对上她那双清澈的眸子,乔爵讥讽一笑,若不是亲眼看见监控,或许他也会以为是自己弄错了。

“呵,演技不错。”

“乔爷到底想要说什么?”

乔爵的耐心消失殆尽,好,很好!这个女人不仅胆大包天的偷拍他的照片,现在还企图拿他当傻子一样耍,真是好大的本事!

男人一把扯开遮挡光线的欧式窗帘,暴怒的按下一旁的按钮,只见宽大的落地窗缓缓打开,窗外的风瞬间涌进来,吹的帷幔满屋子飞。

顾初的发丝打在脸上寒冷的风让她有一些凉意,却抵不过心里的冷。

还不等顾初反应过来,脚下一空,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被拖到窗边。

呼啸的风打在她的脸上,高空特有的凉意使顾初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一只手紧紧扣住他的手腕,因为恐惧,即便指甲被修剪得短而齐,指甲依旧扣进他的肉里,她知道乔爵下得去手,但没有想到他会绝情至此。

“乔爵你疯了!”

顾初看着身下楼层的高度,乔爵的书房在三楼,整个盛世华庭的庄园没有哪一栋房子是低的,深知若是自己摔下去,绝对不变成一摊烂泥也会残废!

“怕了?”

看着身体被他推出窗子外一半的顾初,乔爵冷笑。

顾初抿唇,很想说不怕。

但这楼层的高度还是让她犯怵,很没骨气的哭嚷起来,“乔爷,我怕”

“要我再松一些吗?”乔爵残忍的笑。

“不要!”顾初下意识的回答,手也更抓紧了些。

乔爵皱眉看着被抓伤的手腕,“现在才知道怕,是不是有点晚了?”

许是想到手机里的照片,让顾初有了些底气,一张皱成一团的小脸挤出一抹难看的笑。

“你笑什么?”

乔爵脸皮更阴沉了些,看着她哪张漂亮的小脸在空气中笑得花枝乱颤。

“乔爷当真要这么绝情?”

乔爵抿唇不语。

顾初眼里划过一抹近乎偏执的疯狂,“若是我死了,明天乔爷您的出浴图一定会传遍大江南北!”

对,她若是死了,

她一定会让乔爵名誉扫地!

乔爵手臂上青筋暴起,强忍着将这个女人直接从顶上丢下去的冲动,阴沉的道:“威胁我?”

“乔爷多虑了,我不过是希望乔爷再给我一次机会罢了。”顾初软声细语的讨好,鼻尖上渗出细密的薄汗。

瞧着她明明一张小脸苍白不已,却还依旧和他讨价还价的样子,乔爵冷笑一声,将她窗边扯回来,丢在一边地上。

顾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脚边的空旷,不住的颤抖。

可是她知道,她赌赢了!

“顾初!我可以不杀你,可是你信不信我有千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乔爵把玩着她柔软的发丝,漫不经心的开口。

顾初舔舔干涩的唇瓣,“我也无意与乔爷您作对,不过是想和乔爷做笔交易罢了。”

“交易?你胆子还真不小。”

“没办法,谁让我命贱,只能富贵险中求了。”

“说吧,要什么?”

乔爵松开手,坐到沙发上,翘着脚,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尊贵,优雅之中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沉的冷意。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不惜偷拍他的照片,究竟想要什么。

顾初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站起来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让自己再仰视他。

看着她若隐若现的沟壑,眼神暗了几分。

恐怕没有人会知道,昨晚他会对这个女人失控,竟然想要将她揉碎在自己身体中

“若我说什么也不想要,不知道乔爷会不会相信?”

顾初整理好衣服,脸上的惊慌被风情万种所代替,好不惑人。

乔爵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看着他琥珀般的眸子里闪烁着迷离的火光和别样的算计。

乔爵沉声笑了起来,好一个不想要。

什么也不想要,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要的,也恰恰表明了她什么都想要!

“不是人家贪心,而是人家真的仰慕乔爷许久了,为什么乔爷就是不肯相信人家的一片真心呢?”顾初带着说不尽的委屈开口,唯独那双惑人的眸子里看不见半分感情。

真心?

真心值几个钱?

这个女人竟然和他谈真心,她也配!

乔爵的脸阴沉下来,耐心所剩无几,“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看着眼前男人阴云密布的脸色,顾初聪明的不再绕弯子,直视着他正色道:“我要做乔少夫人!”

话音落下,房间陷入一片诡异的静谧,随后响起乔爵狂妄的笑声。

对,这个女人说的不是想,而是要!

还真是有趣得很。

顾初站在原地,巧笑嫣然,任由男人取笑,眼中一片认真。

“你配么?”

监狱大门推开那一刻,太阳直直的照射在顾初脸上,大概是在外监狱里待了太久,强烈的阳光让她一时有些不能适应,顾初抬手堪堪遮住阳光。

一晃五年一过,她从一个十八岁少女,曾经被万千宠爱的豪门千金变成一个前科犯。

思绪一晃而过,楞了会神,顾初收回思绪,睁开妖媚漂亮的猫瞳,殷红的唇微微勾起,“好久不见,都还好吗?”

监狱侧门,站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女人,在踮脚看见顾初那一刻,便急忙迎上去,眼眶有些红,“小姐”

“李姨,我回来了。”顾初看着她,眼里浮现了点点柔光。

李姨有些哽咽,眼眶终于还是湿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殷红的唇再度勾起,顾初抬手抚了抚被风吹乱了的头发,妖冶的猫瞳里闪过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红唇轻启,“不知道我亲爱的家人,都还好吗?”

李姨眸光复杂的看着妖魅至极的女人,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姨知道,小姐绝对不会是在怀念,大概没有人知道,小姐对那些人是怎样的恨之入骨。

她没有开口回答顾初的话,如果不是那些人,小姐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个单纯干净的女孩,该被小心宠爱着的千金大小姐,却被逼得变得心狠手辣起来,到底怪不得小姐。

“听说顾若搭上乔家的掌权人了?”精致的眉头一挑,顾初问道。

“是的,顾若不知道怎么搭上的乔爷,已经将婚事定下来了。”

“呵,倒是小瞧她了,手段不错啊,竟然连乔爷都勾搭上了。”

京城乔家现任掌权人,喜怒无常却权势滔天的男人,一手建立的商业帝国,一直无人撼动。

这顾若着实有些手段,能找到这么个无法撼动的靠山。

只是,她顾初回来了,恐怕就不能如她的愿了。

顾初嘴角扯起讽刺的笑容,眸光泛冷。

大概也没有谁的人生如她这般喜剧又可笑了,被伪善的继母和渣妹送进监狱,一直对她宠爱有加的父亲在她入狱之后不管不问,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朋友跟闺蜜滚到一起,倒是个个都给了她许多惊喜呢。

一个个说着对她多么多么好的话,最后却是一点点的用尽她的信任,她的爱,夺走她的一切,将她逼到绝望。

说真的,顾初觉得,大概不会有人再跟她一样愚蠢了!

在她楞神之时,李姨低落的出声道:“现在顾若找了乔爷这么大的靠山,小姐你”

“怕什么?不过是订婚而已。”顾初看向情绪低落的李姨,轻笑起来。

“我只是担心小姐你”

“李姨,我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顾初了,不必担心。”顾初红唇勾起,眸光里风起云涌。

是啊,小姐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小姐了,那个小姐已经被哪一家没心没肺的白眼狼抹杀了。

顾初好看的猫瞳微微眯起。

乔爷是么?

顾若,没有想到我会出来吧,我们,拭目以待。

自从她出事之后,顾宅便在继母的撺掇之下被卖了,若不是李姨,大概顾宅早就落入他人之手了。

看着熟悉的环境,到底还是会红了眼眶,眸子里划过点点温情,侧身抱住一旁的李姨,声音有些闷闷的,“李姨,这几年辛苦你了。”

“”李姨抬了抬手,停顿了一会才轻轻拍了拍顾初的背,“不辛苦,如果不是夫人救了我,我也不会活这么久,如今夫人去世了,我能为夫人做的,只是照顾好小姐了,这老宅是夫人生前最为喜爱的地方了,能保留下来,也算是个念想了。”

“是啊,能留点念想挺好的,进去吧。”语落便与李姨缓步进去。

房间里的摆设几乎没有动过,只是除了李姨会时不时的过来看一看之外,房间极少有人来过,所以也蒙上了一层灰。

顾初和李姨将顾宅简单的打扫了一遍,吃过晚餐便各自休息去了

————

a市,盛世华庭。

车子停在偌大的庄园里,两名英式管家一左一右的站在车子两侧,打开车门,让顾初下车。

“顾小姐请跟我们来。”

两名管家走在前面领路。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顾初被带到一间宽大的书房,宽阔而安静的房间里,夕阳折射进来,落在房间里。

书桌前,男人逆着夕阳而坐,身姿挺拔,无不透露着他浑身上下的尊贵气质。

两名管家对着男人恭敬的道:“少爷,人带来了。”

顾初站在两名管家身后,漂亮的猫瞳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逆光而坐的男人。

男人手里晃着酒杯,不曾开口,仰头将手里的酒喝完了,修长的手指捏着酒杯,倾身将酒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才抬头看向顾初。

顾初跟在两名管家身后,漂亮的猫瞳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逆光而坐的男人。

男人手里晃着酒杯,不曾开口,仰头将手里的酒喝完了,修长的手指捏着酒杯,倾身将酒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才抬头看向顾初。

顾初看着看向他的男人,忍不住怔怔失神。

他的皮肤比女人的更加白皙细腻,一双眸子冷冽的眯着,薄唇微微抿着,凭添了几分冷漠和薄情。

这张脸足矣颠倒众生,而这张脸的主人却用他的筹谋和手腕缔造了偌大的乔氏帝国。

顾初突然就动摇了,这样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真的会被她所勾引吗?

不,她不能退缩!

顾初攥紧拳头,微微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直视他,雪白修长的脖颈尽数暴露在空气之中,脸上挂着自信张扬的笑。

乔爵放下手里的酒杯,迈着修长的双腿,站定在顾初面前,修长的手指蓦然挑起顾初的下巴,狭长的眼眸眯了起来,眼里划过一抹不屑,“坐过牢?”

顾初对他眼里的不屑视而不见,笑着点头,“坐过五年。”

“那么,”乔爵突然凑近她,薄唇突然勾起,冷冷的嘲讽,“你觉得我凭什么要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