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雷进林夏微 连载中

雷进林夏微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七七七红红红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家族视我如狗,丈母娘更是视我为废物,逼我离婚,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是一只狼,一只暗中潜伏随时龇牙的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京雷家。

后方草坪尾三间狗屋旁有一座孤坟,在这诺大如足球场一般的别墅里,虽只冰山一角,但却颇为诡异,毕竟很少有人在家中放置坟墓,这是忌讳。

但雷家有。

雷家的所有下人,每日都会从这里经过,朝着坟前吐上一口唾沫,这习惯已经维持了三年之久。

坟墓里埋的是雷家老爷子的二儿子,雷天鸣。

老爷子要让雷天鸣,就算是死,也要受万人唾弃。

雷家这天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雷家老爷子雷建国,今日八十大寿,雷家亲朋满座。

“你只是一条狗,一条不听话的狗,明白吗?”

“三声狗叫,说声雷天鸣是个狗杂碎,我顾在昔日的情分上,放你一条狗命。”

堂内,高朋群立,堂中躺着一位少年,嘴角血迹斑驳,侧脸被雷家长孙雷力死死的踩在脚下。

堂上,还坐着一位白发满仓的老者。

老者怒极而笑,冷冷的望着少年。

“怎么?难不成你跟楚天鸣一样,要做条反骨狗?也对,龙生龙凤生凤,反骨狗的儿子,自然也是反骨狗。”老者轻声冷哼道。

雷天鸣那条反骨狗当初不听自己的安排,私与贫贱女人相守,所生孽种,自然也是反骨狗,因此老者从未将眼下的这个少年,当成雷家的子孙。

雷力见老者微怒,顿时猛的扯起少年的头皮,凑到他耳边轻声哼道:“杂碎,你若是不叫,我现在就把你父亲的孤坟给铲平。”

他可以自己受尽一切侮辱,但能看到父亲尸骨侮吗?他没有选择。

“汪汪汪!”

“哈哈哈哈,真他妈的贱种,学狗学的还挺像。”

“这是什么品种的狗,泰迪还是哈士奇?我怎么听不出来呢?”

“杂交野种狗,哈哈哈!”

宾客放声嘲笑,极尽嘲讽,更有几人笑的人仰马翻。

雷力挖挖了挖耳朵,一脸鄙夷的道:“不好意思,叫的太小声了,我很不满意。”

说完,扯着雷进的脑袋,砰的一声便朝地上摔去。

巨大的撞击让雷进头晕目眩,可如今这场面,他不是不敢反抗,而是不能。

鲜血如水一般从发隙中流到脸上,但雷进连一个疼字也没发出过。

“你知道吗?雷家有个规矩,每日清晨出工前,所有下人必须朝坟墓唾弃,我对你和二叔比较好,一直觉得口水才多少点?多不够意思啊,我一直都用尿的。我想,你爸在下面早就被我的尿撑的醉生梦死了,哈哈。”

“要不是人多,我真想让你也一起尝尝,不过,堂弟,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机会。对了,这期间要是你没钱活下去,尽管开口,大堂哥怎么也会施舍你万把块钱,让你留着狗命尝一下大堂哥的独家酿造。”

一脚踢在雷进的脸上,雷力缓缓的站了起来,越是羞辱雷进,越是能得爷爷欢心,这道理他可不是不懂。

“爷爷,这狗杂种嘴很硬呢。”

“嘴硬?他爸当初不一样嘴硬的告诉我,从此不踏入雷家吗?可到头来呢?三年前还不是像条狗一样,回来乞求我,让他这颗独子回到雷家。所以,下等人有什么可嘴硬的?”老太爷轻声喝道。

“那爷爷,他如何处置?要不要像当初关那条老狗一样,活活关死?”

老太爷眉头微皱:“老狗也是你叫的?”

“爷爷,二叔当初忤逆您,对雷力来说,一切和爷爷作对的人,都是敌人。”

老太爷微微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片刻,他望向了雷进,冷声道。

“你是要自己滚,还是我让你滚?”

“不拿回父亲的尸骨,就算爷爷你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离开。”

“好,我就让你拿回。”

一个眼神,很快,雷力从后方拿过来了一条汤匙,递到了老太爷的手里。

“你去挖,这是你的工具。”

金属轻响,汤匙被扔在了大厅之上。

银制的,雷家果然是燕京贵族,连普通的汤匙都是银子打造,不过,对雷进来说,却是绝望的,银是软的,如何挖地?

不过,他没有说话,捡起地上的汤匙,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忍着身体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冲出屋外,走入雨中。

雷力轻轻一笑,冲所有人笑道:“来来来,诸位入座,千万别因为一条杂种狗而误了心情,咱们开席。”

一帮人高兴的附和,入座之后,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而影响半分心情。

只有尾桌的一个女孩,默默的透过窗户,望着蒙胧雨中,那个跪在坟前,顾不得全身湿透,卖力的挖坟的少年,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保镖全程监视他的举动。

四个小时后,酒已三巡,席已结束,老太爷在雷力四孙的搀扶下,领着一帮宾客打起雨伞,缓缓的来到了后院坟前。

坟已挖开,雷进满身泥泞颓废的坐在地上,断掉的汤匙摆在身旁,双手满是挖土所留下的创伤,鲜血混着雨水缓缓而流。

他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堆白骨,满眼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

“挖着你父亲的骨头,还不滚吗?”老太爷突然笑道。

他是好心的笑吗?显然不是。

因为这里的骨头已经多得超出一个人的分量,甚至,两个人,三个人。

“他到底是你儿子,我到底是你孙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雨中,雷进终于忍不住咆哮道。

老太爷不怒反笑:“你冲我吼什么呢?你该感激我才对,是我让你父亲这条反骨狗有机会入土为安,还特意让人安排了几只同类跟他一起合葬,他应该感激我才对啊,至于你……”

“父亲与狗有什么区别?说到底,都是你父亲啊。”

宾客间又爆发出一群哄堂大笑。

他竟然将自己父亲的尸骨与狗骨混在一起,而且还挑选的是狗身上与人类相似的骨头,让人根本无法辨别。

呵呵,可笑,这就是自己的爷爷?

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这种羞辱,雷进永世不忘,他朝必要尔等十倍奉还。

“怎么,你很不服气?年轻人有脾气是好事,不过任何事首先要看自己配不配。你若有本事,你可以做大了来报仇,只不过你这只小垃圾,凭什么有本事?钱,人脉,机遇,才能,你统统没有,以你,就连在我雷家当一只狗也不配。滚吧,永远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老太爷怒声喝道。

点点头,脱下已经湿透的外套,将地上的骨头一一包起,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临到老太爷面前的时候,雷进深深的鞠了一躬:“今日除了是我父亲的忌日,也是您的生辰,作为晚辈,最后一次,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不必了,我可不喜欢狗在我耳朵汪汪叫。”

雷进一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您活的长一点,不然的话,今日的羞辱,我也只能到你坟前出气。”

雷进话一落,全场顿时一片死寂,老太爷身边的四孙更是霍然的冲到了他的身前,一个个目露凶光。

老太爷脸色阴沉,冷声一哼:“好,我等着那天。”

淡淡一笑,雷进将包着骨头的外套往肩上一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所有人,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雷家,今日之侮,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