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隐婚老公,有点甜 连载中

隐婚老公,有点甜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栗子小卷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会拥有,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去爱她。展开

本书标签: 栗子小卷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张涵涵抿了唇:“你是?!”

“你好——”那男人温和地伸出了手,“我是慕非翎——”

张涵涵跟他握手,礼貌性地回敬,“你好!”

慕非翎唇瓣勾了一下,抽回手,身躯慵懒地往后一靠,“你如果缺钱,不如,就跟他去赌钱——”他视线落在阎晟睿的身上,“晟睿心情好的时候喜欢输钱,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喜欢输钱!所以,你看,那么多人争先恐后的想要跟他打牌,有些人就靠在他身上赢上一笔,一辈子就也不愁吃穿了!”

一辈子都不凑吃穿,那得是多少钱啊!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张涵涵便注意到了。是的,从阎晟睿一开始坐下去,他就一直在输钱——

她走到阎晟睿的身后,发现他明明拿得一手好牌,十拿九稳赢的局,偏偏被他打得稀巴烂,更过分的是,明明自.摸了,还特地给人家一个杠在放炮——

三局牌就输了近千万——

真是败家子啊——

就是缺乏教育!要是他实在是心情不好,想要用钱来羞辱人,也该来羞辱她才对啊!

在不知多少局之后,张涵涵看着阎晟睿不断开支票,心有些发痒,她不动声色地扯了扯阎晟睿的衣袖,低头道,“要不,我跟你来一局?”

阎老板,阎BOSS,如果你觉得你口袋里面的钱实在是多到装不下的话,可以散到我这里,我可以把钱装到你怀疑人生!

“我不跟女人玩牌。”寡淡无温的嗓音从男人口中溢出,阎晟睿抬眼望了望窗外,包厢外的天已经不知不觉黑了下去,低头,袖口处的腕表在明亮灯光下熠熠生辉,时钟已经指向了晚上八点。

结束一局,他把麻将往桌上一推,“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有人问,“阎总还没有到十二点呢?这么快就结束了?!”

“抱歉。”男人从容起身,姿态优雅地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刚新婚!惧内!”

张涵涵:“……”睁眼说瞎话!

众人:“……”

劳斯莱斯在街道上疾驰,张涵涵转头往向那靠在椅背上,闭目假寐的俊朗男人,沉默了许久,终究忍不住开口,“那个——你为什么不跟女人玩牌啊?”

凭什么就不能输点钱给她?!

男人没理她——

“其实,男人跟女人打牌都是一样的,你这样属于性别歧视。”

男人仍旧保持沉默。

“或者还是你不敢?!你觉得你连男人的赢不过,怕输给那些女人更丢脸?”

男人还是没搭理她。

从头到尾,她就好像在跟一个空气在对话!

回到阎家公馆,立刻有佣人上前开车门,男人从容不迫地迈步下车,灵芝走上前,毕恭毕敬道,“先生,太太,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一说饭菜,张涵涵就觉得有些饿。

她跟着阎晟睿进入三楼餐厅,看着那足够几十个人坐的餐桌,在看到那上面堆满的菜肴,她疑惑地朝旁边问,“还有其他的人跟我们一起吃饭吗?”

灵芝望了她一眼,恭敬应道:“就您跟先生。”

“这么多,吃得完么?”看着阎晟睿优雅地间餐布放在膝盖上,开始慢条斯理地进餐,她暗自嘀咕了一声,桌面上至少摆放了不下三十多道菜,两个人也太铺张浪费了!

张涵涵坐在阎晟睿对面的位置上,刚吃了口饭,准备咽下去——

那清冷凛冽的嗓音从对面传来,“饭进入口中,最起码要嚼三十下。”

吞咽的动作停了下来,张涵涵有些懵懂地抬起脸,看着阎晟睿夹了块慢条斯理地嚼咽,她只能跟着他的动作慢了下来,一遍遍在心底默数着自己嚼了多少口饭!

五下——

十下——

二十下——

呵!怪不得外界的人都说,他这个人有些变态——

连吃饭都要规定人家嚼几次的人,何止是变态——

吃到半途,阎晟睿淡漠开口,“蒸团,喂了吗?”

灵芝走上前,“还没有,蒸团一般是晚上九点进餐。”

“张涵涵。”阎晟睿吃完饭,将餐具放下,身躯慵懒地往后一靠,目光慵懒地望向正在费力嚼饭的某人,“你是不是要跟我赌?”

嚼满三十下,张涵涵咽下饭,望向他,“你愿意跟我赌了?”

阎晟睿唇角勾起抹莫测的弧度,“赌局,一千万。一局定胜负。你赢了,我给你一千万,你输了,今晚就由你来喂蒸团,如何?”

张涵涵疑惑地朝旁边问:“蒸团是谁?”

“回太太。”灵芝走上前,“蒸团是先生养的宠物——”

宠物应该是很温顺的——

况且,这阎晟睿根本就不会打牌——

张涵涵毫不怯场地应了声:“好!”

一局很快完毕,张涵涵几乎是以惨败结束。

男人轻描淡写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说过,我从来不跟女人打牌。”

座位上,看着那优雅起身的男人,张涵涵不甘地紧咬住红唇,“这次只是我运气不好,我们再来一局!”

慕非翎明明说过,他心情好喜欢输钱,心情不好也喜欢输钱,怎么到她这里就不灵了!

阎晟睿岂会看不出她心底所想?他冷弯了弧,“想要继续,先把蒸团给喂了!”

当张涵涵看到灵芝所说的宠物时,吓得双腿都发软!

老虎——

她怎么就忘了她第一次过来,看到的那只老虎!

她望向灵芝,牵强扯出一抹笑,“这么魁梧威风的动物,你们家先生怎么就给他起个蒸团这么软绵的名字?”

她以为顶多就是条阿拉斯加雪橇犬——

“这——我也不太清楚。”灵芝恭敬地道,“太太,蒸团的食物都是从国外运输过来的,一般要用手喂投,您喂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一点——”

要用手?不是像动物园里面,把食材丢进去,让它自己吃就是了吗?

张涵涵很想问这个问题,可是又怕会被人觉得胆小无能,她只能带起手套,抓了个羊腿颤抖地将食物喂到它嘴中——

“吼!”趴在地上的老虎突然站起身张开血盆大口叫了一声。

“啊!”张涵涵吓得尖叫一声,因为没关入笼子,她忍不住仍旧丢掉手中的羊腿跄踉地退了好几步——

而始作俑者却只是慵懒地站起了身,一副如王者君临天下般轻蔑地俯视她——

灵芝却显然比她镇定,她面不改色地从桶里拿出个羊腿来,递给张涵涵,“太太,请继续!”

张涵涵接过羊腿,欲哭无泪地走上前。

五楼阳台处,男人慵懒地倚在栏杆处,指尖夹着根细长的薄荷烟,微弱的火光在夜色下一闪一闪的。

他黝黑深邃的眼眸凝视着那不远处的草坪,那还没有喂食物就给老虎吓得屡次三番逃跑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轻嘲。

灭掉指尖的烟蒂,转过身,迈步往卧室走去,放在玻璃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望了眼那没有丝毫备注,却熟悉无比的电话号码,眼眸深凝了一下,迟疑了几秒,终究接通了电话。

“晟睿,我回国了。”屏幕那端传来了很温柔的声音。

阎晟睿唇畔泛起一丝轻嘲,“所以呢?!”

那边,停顿了数秒,“听说——你——结婚了?”

阎晟睿唇畔的嘲意更深,“所以,你特地打电话过来要跟我说恭喜?”

“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那温柔的声音继续道,“我想约你吃一顿饭,你什么时候有空?”

“抱歉。”阎晟睿没有迟疑地拒绝,“近期恐怕都没空。”

“叩叩叩!”敲门声响,他收敛了情绪,冷漠道,“进来。”

喂完蒸团心惊胆战的张涵涵推开门,探进来一个头,“那个——这上面好像只有一间卧室,我今晚睡哪??”

阎晟睿唇梢勾起一抹讥讽,“新婚夫妻,你认为呢?”

张涵涵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孤男寡女在同一个房间!阎晟睿不会兽性大发,一时间按耐不住,把她给办了吧?

事实上,完全是她多虑,整整一晚,阎晟睿不仅没有碰过她。就连衣角也压根没挨到——

北苑小区内,雪风肆虐。

张涵涵还没有回到家,就听到大厅传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不——我不要——为什么是我?听说那个人不仅是个快要死的病秧子,还是个有精神病的疯子,我不要——我不要嫁过去——”

“莉夕,你冷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爸,妈,我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她张涵涵才是那个来历不明的野孩子!二十年了!我过了二十年原本属于张涵涵那贫困潦倒的生活!好不容易回到张家来了,你们却又要把我推入另外一个深渊!她张涵涵不是说也是你们的女儿吗?你们怎么就不把她嫁过去?况且,我怀孕了,我怀了柯冰的孩子——”

踏入大厅的脚微微一顿,张涵涵直接僵在了当场。

张莉夕说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任男朋友。之所以说是前任,是因为在三天前,她亲眼看到了柯冰与张莉夕滚床单。

三天前,柯冰生日,那天狂风暴雨,他出差办公说要凌晨一点才到家,叫她别来了。为了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她冒着大雨赶到了柯冰的房间,却看到了那么一幕。柯冰与张莉夕浑身**的在床上做着激情运动。

那难堪的话一遍遍如钻心剧痛传入她耳中。

张莉夕问道:“你什么时候跟她摊牌?”

柯冰答:“小妖精,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是啊!我是等不及了!你喜欢的是我,她张涵涵凭什么待在你身边啊?只要想到明天你还要陪她,就算两个人什么关系也没有发生,我就浑身难受——”

“小妖精。”柯冰轻轻笑,“弹尽粮绝了,出差的这一个礼拜我所有的精力都应付了你,哪有那个闲情逸致碰她啊?”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出差不过是幌子,只不过是这两人私会的借口而已。只是她不曾想到,她们背着她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甚至张莉夕都已经怀孕了!

“啪!”

清脆的一巴掌将她从思绪中拉回,张天雄狠打张莉夕一个耳光,“你疯了,柯冰是你姐的男朋友。”

张涵涵觉得胸口钝生生的疼,从最好的闺蜜变成反目成仇的姐妹,再到现在,只花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

张莉夕红了眼眶,紧咬住下唇,大吼,“我没有姐!”

她捂住被打的那半张脸,拿着沙发上的包包直接冲出了大厅,看着张涵涵站在门口,她停下了脚步,讥笑道,“知道你跟柯冰交往了三年,他为什么从来都不碰你吗?他说你没有半点情趣。再告诉你,你跟柯冰交往的第二天,他就跟我上了床。”

张涵涵眼圈红了起来,“那恭喜你了!终于修成正果,把一个我不要的渣男完完全全的囊入怀中了!”说完,她没有再理会张莉夕,沉淀了一下情绪走到大厅,看着杨林芳哭着倒在张天雄的怀中,她一如既往地叫了句,“爸,妈!”

张天雄顾着安慰哭得伤心欲绝的杨林芳,没理会她。张涵涵却已经习惯了,自从知道她是被抱错的之后,二十多年的感情在一夕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黯淡地垂下了眼帘,如往常走上二楼。

“涵涵——”杨林芳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直接朝她跪了下去。

张涵涵脸色惊变,“妈……你这是做什么?”

“莉夕已经怀了柯冰的孩子,叫我跟你爸怎么跟阎家的人交代!明天他们就过来接人了!”杨林芳哭着道,“妈这一辈子没有求过人,我求你——你代替莉夕嫁过去好不好?她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莉夕跟柯冰吧!”

是啊!他们是真心相爱的,相爱到在她这正牌女友眼皮子底下勾搭了多年。还怀上了孩子——

如今,要她放手了还不算,还要她牺牲自己的婚姻,代替张莉夕嫁给个快要死的人,来成全她们两个隔岸相望,凭什么?张涵涵眼圈泛红,“妈,你先起来——”

“除非你答应妈,不然妈就一直跪在你面前——”杨林芳握住她的臂膀道,“三年,听说阎家那个人性命垂危,马上就要死了,最迟三年,涵涵,只要嫁过去三年就好——”

心脏好像被人挖开了巨大的口子,无数的凉风直接往心口里灌,婚姻对一个人而言是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她可知道这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张涵涵喉咙哽咽,“妈!你叫我帮任何忙我都可以帮你……唯有这件事我恐怕……”

“涵涵,妈含辛茹苦的养了你这么大,供你读书供你吃饭,你就当报答妈妈这些年对你的养育之恩好不好?妈求求你了……”杨林芳趴在地上朝她磕头,“妈求你了……”

“妈!”张涵涵跪落在地,哭得泪流满面,“你别这样——”

杨林芳充耳未闻,额头磕在地上,砰砰砰的响,顷刻渗出了殷红刺目的鲜血。

那漫无边际的绝望汇聚成心海直接淹没溺毙她,张涵涵觉得眼前剩下一片惨淡的黑暗,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难道她还不能委屈自己,嫁给一个根本不爱的男人不成?只是三年罢了!

“好!”她颓败地坐在地上,哽咽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翌日,曙光初亮。

阎家极早就派人来接张涵涵。

阎家在市中心,别墅建在山顶。欧式的建筑绕山而建,绿荫环绕,足球场,堪比国家赛场的游泳池,还有那类似美国纽约海航内自由女神铜像,全国各地的古玩名画沿途随处可见,加上巧夺天工的设计,尽显富丽奢华。

张涵涵坐在车内,倚在椅背上磕着眼睛,纤纤十指紧握成一团。三年,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最多在这里待三年。

突然一个高尔夫球从车窗外,咻地一下飞了进来,打在了她的脑袋。

张涵涵睁开眼,莫名其妙望着身上的高尔夫球,转头就看见窗外绿荫草坪的高尔夫球场,一身白色运动服的欣长男人慵懒地拿着球杆,目光朝她所在方向望了过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