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陈潇陆薇黛 连载中

陈潇陆薇黛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醉酒望明月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千年前,陈潇受尽百般羞辱,魂穿仙域,成为绝世医仙。千年后,重归都市,继续履行便宜老公的职责,成为上门女婿。面对如花似玉的老婆,生活不断闯入了各种莺莺燕燕,让陈潇既无辜又无奈。在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同时,也逐渐揭开了身世之谜。展开

本书标签: 醉酒望明月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一条手链弄成这样子,柳云若是更加为难。

唯一屁事没有的是顾青青,早就对张涛几人不感冒了,被打了,那是活该。

“大叔,这东东真的这么值钱啊,要不你给我们科普科普,省得一些没有眼见的暴发户心里不爽。”

顾青青从来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故意询问。

中年人是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相比于张涛几人的嘲讽,陈潇的淡定让他才觉得这才是一个人物,单凭穿着就无视一个人,他早已经过了这个年纪。

“你不是说两万一条,我要多少你就拿出多少吗,很好。”

中年人随即就从身上掏出了支票簿,唰唰唰的写下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用力印在桌子上。

“五百万,那你现在给我拿两百条出来,多出的一百万,算我送给你的。”

吴锐是富家公子哥,张涛是一个小老板,支票的真伪一眼就能看出。

“怎么,拿不出来?”

见李峰杵着不动,中年人冷笑,“就你这种眼光也好意思嘲笑别人。

那我来告诉你,你眼中的破烂手链,那是最顶级的青檀神木。”

顿时,李峰几人脸色不太好看,变得极为难堪。

顾青青眼珠一转,嘿嘿道,“大叔,那什么又是青檀神木呢,我都没有听说过呢。”

几人中,中年人对顾青青的印象还算不错,脸色也缓和了几许,解释道,“黄花梨,小叶紫檀,金丝楠木,黑木檀,价值不菲。

但比之青檀神木,他们都落得了下乘。”

顾青青略略点头,这些木材她也有耳闻,非常珍贵,品质上等的真的堪比黄金,甚至比黄金还贵。

“这串手链是青檀神木所制,如果说其他几种上等佳品堪比黄金,那么这种青檀神木比黄金贵重千倍。”

当然,青檀神木虽然珍贵,可他看重的不是手链本身,而是感觉到的灵气。

一条带有灵气的青檀神木手链,岂能用金钱还衡量。

冷哼一声,中年人又扫向了李峰,“你不是很能耐吗,说出来的话就要兑现,现在你给我弄两百条出来。

拿不出来,我唯你是问。”

以他的经验,这个叫陈潇的年轻人绝非常人。

这时候不抓住机会示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比之青檀神木,他更在意的是陈潇这个人,仅凭自己的举动就能看出来有人患病,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峰心有不爽,却不敢反驳,能随便就拿出五百万的人,他招惹不起。

在座的人,哪怕是张涛也不能做到这么阔气,估计只有吴锐一人有这个魄力。

“朋友,用不着这么认真吧。”张涛见李峰被怼,轻哼道。

中年人轻蔑的撇着张涛,无比强势,“你当我认真,我就认真便是。”

“你!”

张涛咬牙,不服输道,“别以为有两个钱就了不起,在江宁这一亩三分地上,有钱不代表所有。

哼,上了岁数要学会低调,这里比你更有能量的人也没有你这么高调。”

说话间,张涛看向了吴锐。

吴锐家在江宁市不说是顶级豪门,也是大富之家,和他这种暴发户不同,那是真正有能量的人。

被张涛这么看着,吴锐很无奈,这才开口,“这位朋友,今天是我同学生日,你要买手链那是你的事,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未免有点过分了吧。”

的确如张涛所想,怎么说都是同学,李峰被当面打了一巴掌,他不说话,清理不合。

“打了,你能如何?”中年人眯眼。

吴锐淡然的喝着饮料,突然间,目光锐利,“江宁的水很深。”

呵!

中年人怒极反笑。

在江宁市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的年轻人不是没有,但吴锐绝不是其中之一。

“小宁,这是怎么了?”

这时,身后走来一个唐装老者。

闻声,被称作小宁的中年人恭敬的回到唐装老者身边,叫了一声老爷子,然后伏在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听完之后的唐装老者浑身一僵,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陈潇,跟着开始激动,眼中燃起了浓烈的希望。

这要是真的,自己那苦命的老伴就有救了。

十三年了,中医西医都试过了,毫无起色,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过。

这位是……

吴锐陷入了沉思,突然间,急忙起身站了起来。

见吴锐都站起来了,张涛心里底气更足。

来了一个又来一个,当自己是什么。

笑话!

“怎么,又来了一条老狗,就当我会害怕吗?”张涛瞄着唐装老者。

然而就是这句老狗,让中年人瞬间杀气升腾。

糟糕!

见状,吴锐暗叫不好。

一定不会错的,一定没错。

张涛这傻笔玩意儿乱说什么,你想死,老子还不想死。

在中年人没有动手之前,吴锐反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张涛脸上,“你给我闭嘴。”

这巴掌将张涛给抽懵了,捂住脸,“锐哥,你这是……”

“老子让你闭嘴。”

冷喝一声后,吴锐快步上前,恭恭敬敬的站在唐装老者面前,“安爷爷,您老别生气,大人有大量,我这同学不是那意思。”

唐装老者并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反倒是笑了笑,“小伙子,老头子我都被人骂成老狗了,你这句爷爷我可受不起。”

“这……”吴锐结舌,狠狠的瞪了张涛一眼。

你特么的眼见呢,暴发户果然是暴发户。

安老爷子笑了笑,“看来是真的老了,很少不出来走动,江宁都已经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你,滚过来,跪下,掌嘴。”中年人冷漠的指着张涛。

骂他可以,不用一般见识。

但现在这混账东西张口一句,将安家老爷子骂作一条老狗。

试问,在江宁市,有多少人有这个胆子。

“锐哥……”张涛心中一颤,央求的看向了吴锐。

现在能救他的只有吴锐,而且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来,这位老者身份不简单。

“让你跪,你就跪,让你掌嘴你便掌嘴,哪来这么多废话。”

吴锐才不是蠢货,他可不想自己受到牵连,要怪只能怪张涛蠢得一逼。

纵然无奈,张涛别无选择,连吴锐都忌惮的人,他更得罪不起,跪下来,用力的抽着脸。

陈潇安静的喝着饮料,似笑非笑,看来,这老头儿是真有来头啊。

这里……竟然是地球!

我回来了?

恍惚之间,陈潇有些呆滞的看着周围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

难道是,轮回镜的关系!

悠悠岁月,千年时光,感触颇多。

想当初,结婚不足一月就遭到歹人害死,灵魂却机缘巧合的穿越至天极世界。

只用短短千年,他成为仙域盛名的‘医武圣人’,让无数强者臣服,心生敬畏。

如今,他回来了。

地球,华夏,江宁市。

多么熟悉,且让人怀恋的地方。

“陈潇。”

闻声,陈潇才从恍惚中回到现实。

柳云若,高中时期的班花。

如今青涩不在,飘逸的秀发中镶嵌着精致的脸颊。

一静一动,彰显着婉约之美,落落大方的走来。

一切似乎都没变,又回到了这天,柳云若的生日。

这一天,他可是记忆犹新啊。

因为曾经的今天,他很惨。

“喂,你怎么跟一块木头似的杵在这里。”走近后,柳云若带着几分俏皮眨了眨眼睛。

陈潇泛起微笑,“发现了一个大美女,有点走神。”

柳云若双颊微红,跟着噗嗤一笑,“去去去,瞎说什么呢,今天我生日,打算送什么礼物给我?”

“这个……如果我说忘了,你会信吗?”陈潇略为尴尬。

曾经就因为礼物的事儿被张涛几人奚落讽刺得有多惨,跟死狗一样落魄。

这一次,你们还能这样吗?

柳云若切了一声,翻着白眼道,“不信。”

就在这时。

身后传来了滴滴的喇叭声。

一辆大红的奔驰轿车停靠在旁边,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时髦的美女,手里挎着LV包包。

薛琳琳,高中时期和萧云若合称班里的绝代双娇,无数男生心中的女神。

如今更是有了成熟的芬芳,身材,容貌都很不错,对男人有着不小的杀伤力。

“妮子,生日快乐。”薛琳琳上前来了一个拥抱。

“谢谢。”柳云若浅笑。

说着,薛琳琳才注意到陈潇,上下打量了两眼,喔起了小嘴儿,“买噶!陈潇,是你。”

“好久不见。”陈潇面带微笑,随意的点头。

这女人长得漂亮倒是不假,却和张涛几人是同丘之鹤,光鲜的外在之下隐藏着一颗丑陋的心。

“你这穿得可……差点没认出来,真巧。”瞄着陈潇那有些泛黄的衬衣,薛琳琳差点笑出来,眼中极为不屑。

这个人居然会来参加柳云若的生日会,而且一个男人出门也不注意一下形象,可真是……呵呵。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柳云若,轻轻拉了薛琳琳一把,带着几分埋怨,“琳琳。”

薛琳琳呵呵轻笑,瞬间就没有搭理陈潇的心思。

什么样的圈子决定什么人,就陈潇这样,和她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活了千年,陈潇早已看淡。

仙域讲求实力,没有强大实力,没人会正眼瞧你。

而这个世界需要的是,金钱名利。

没有这些作为支撑,同学之情,那只是一个玩笑。

“云若。”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呼喊。

同样一辆豪车,宝马七系,张涛穿着时尚而有品位,和陈潇的随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哟,张涛,换新车了啊。”薛琳琳立马就换了一副脸色。

张涛摆摆手,非常谦虚,“琳琳美女,求放过,最近穷死了,要不你接济接济我吧。”

“你就装吧,张大老板还差这一两百万,切。”说话之时,薛琳琳还不禁瞄了陈潇一眼。

同为老同学,一个自己开公司成了老板,一个却混得跟乞丐一样。

这人啊,真的不能比。

张涛故意抖了抖手腕,将卡地亚手表亮出来,“没开玩笑,最近投资了一个项目,又买了车,是真穷。”

“懒得理你。”薛琳琳噗嗤一笑。

“云若,生日快乐。”张涛眼中尽显温柔,声音充满磁性。

张涛对自己的心思,柳云若心里明白。

可感情这事儿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勉强不来。

柳云若浅笑点头,“谢谢。”

突然间,张涛才发现了旁边的陈潇,愣了又愣,“哎哟,这不是在咱们的学霸陈潇吗,差点没认出来。”

提及学霸两个字的时候,张涛故意加重了语气,眼中多了几分戏谑。

成绩好能怎么样,还不是混得跟一坨屎一样。

“兄弟现在哪里混?”张涛拿出高档香烟,点上了一支。

陈潇平淡的回答,“在家。”

“其实家里也不错,哎,现在外边的确不好混,就说我那公司吧,能挣点小钱,但是累啊。”

嘴上这么说,却无法掩饰那股高傲。

刚说完,薛琳琳就见缝插针的来一句,“张大老板,你一年利润也有好几百万吧,还挣点小钱,过分了吧。”

“汗,说来惭愧,去年一千万都还差一点,现在的生意真心不好做啊,哎,说多了都是泪。”

薛琳琳啧啧道,“年入千万,开着豪车,你可真是钻石王老五啊,至于某某人,呵呵……”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让本身就觉得尴尬的柳云若更加尴尬,怎么会听不出来两人故意含沙射影的奚落陈潇。

她多少了解陈潇,上学时自尊心就很强,真怕他会受不了走人。

“喂,你真在家里,没开玩笑吧。”张涛吞云吐雾,没打算放过陈潇。

陈潇浅笑,撇嘴道,“修行不够,外边难混啊。”

张涛猛眯眼一笑,一把拍在陈潇肩膀,“哥们儿,别说老同学不帮你,我公司正在招聘打杂的,工作轻松,要不你来试试,放心,工资好商量。”

“行了张涛。”柳云若越听越听不下去,不悦打断。

见柳云若脸色不怎么好看,张涛假装无辜,“误会误会,云若,我这不也想帮陈潇一把,没有别的意思。”

高中时候柳云若就老是维护陈潇,现在还是这样,越是这么维护,张涛心里就越不爽。

陈潇算什么?

一个穷逼而已,凭什么让柳云若维护!

“那真谢谢了。”陈潇淡笑,跳梁小丑,无需较真儿。

陈潇的从容让张涛面子上很不过去,暗骂之后笑道,“我说兄弟,今天好歹是云若生日,你就穿这一身……要不我出钱,你去对面商场换一身吧。”

“瞎说,说不定这一身是私人订制呢,咱们眼光太低,是俗人。”薛琳琳在一旁帮腔。

张涛一拍额头,顺口打哈哈,“对对对,口误,口误,陈潇同学,别和我这俗人一般见识。”

陈潇压根没有搭理,冲柳云若道,“云若,要不先进去吧,坐着喝杯水,渴了。”

“好……好的。”

都是老同学,张涛和薛琳琳对陈潇的看不起,让她异常尴尬。

槽!

张涛脸色一沉,敢无视老子,你特么谁啊。

走了几步陈潇又停下来,回头看着张涛,“哦对了,在女人方面最好还是注意点为妙。

毕竟染上了那种病连嘴也会变臭,说话跟吃过屎一样,真的很难闻。”

说完走人,头也没回。

再看张涛那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牙关一咬再咬,发出嘎吱的响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