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锦绣七月 连载中

锦绣七月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爱笑的面膜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从末代皇后到小村庄困难户,七月皇后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从衣来张手,饭来张口,轮落到现在每天为了三餐而发愁,七月咬咬牙,拉起衣袖,不信本姑娘前世能当皇后,今生能穷一辈子。还是干,干,干吧!直到某日,发现自己竟然把皇宫的国库也带来了,七月只想昂头大笑。往后的日子里,七月随身带着国库,哼着小曲子,在现代过得风山水起。展开

本书标签: 爱笑的面膜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声娇喝直接把余七月从梦中惊醒过来。

妈呀!怎么会做这种梦,梦里的事是真还是假?

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滚。

不行,不能想,快睡觉,明天还要干活。

余七月不停地自我催眠,一直念念叨叨了很久才进入梦乡。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天空不见一丝云彩。

“奶奶,吃早饭了,你起来了吗?”

余七月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朝奶奶房间喊着。

奇怪了,每天这个时候奶奶都起来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没见人。

来到奶奶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接着喊。

?咚咚!!

“奶奶......”

还是没等到奶奶的回话,余七月心“咯噔”一声往下沉,快速把门推开。

“奶奶,你怎么了?”

余七月扑到床边,看着安静睡在床上的奶奶,害怕的拉起她的手,伸出两根手指搭在奶奶手上,认真地聆听了会。

还好,吓死自己了,不是自己想得那样,不过奶奶这病也不能再拖下去了,得赶紧治。

余七月心底非常后悔自己以前没有认真学习医术,要是自己再精通一点,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助。

对,空间里有药丸,余七月赶紧从空间里拿出一颗药丸,可当拿出来后她又傻眼了。

奶奶晕着,她要怎么喂奶奶吃药?

难道整颗塞到奶奶嘴里?

还是把药丸化开给奶奶喂下去?

想到就行动,七月跑去厨房拿过来一个碗,把药丸化到开水里。

只是,当她给奶奶喂了一口药的时候就傻眼了。

药不但没能成功的喂下去,反而顺着奶奶的嘴角流到脖子里,再顺着脖子流到后背上。

真是越慌越忙,赶紧帮奶奶重新换好衣服,抹干净脸,向外面跑出去。

“水二叔,水二叔在家吗?”

余七月立在一座两层的小楼房前,用力的敲着门喊人。

“七月,怎么了?我爸刚回来,有什么事找他吗?”

二楼探出一个脑袋,向下看发现原来是七月,那到嘴骂人的话吞回肚子里,关心的问着。

然后不等七月回答,她又转身朝屋里喊着。

“爸,七月找你有事,你快下去看看。”

说完就跑回屋里,蹬蹬蹬响亮的下楼声,就连门外的七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在心里默默地替她家楼梯感到肉疼。

“七月,这么急叫我爸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走,不用跟我爸讲,姐给你找回场子来。”

来人边说边挽起衣袖,一脸大姐大的模样,拉着七月的手就要走。

“不是,没人欺负我,是我奶奶病了,想请水二叔帮忙送一下到市里看医生,昨天在小诊所里看了,今天反而更严重。”

水二叔刚走出来,就听到七月的话,于是二话不说的转身跑回去。

“怎么不早说,等二叔一会,二叔回去拿车匙。”

“嗯,谢谢二叔,那我先回去等着。”

“那么客气干什么,我们快点回去看着奶奶,我爸一会就过来。”

余丽沙拉起七月的手就往她家里走。

余七月穿过来觉得最欣慰的就是认识眼前这位长得有点圆,性格又大咧咧的小姐妹了,明明比自己小,还总是自称姐,一副大姐大的模样,让七月怎么看怎么喜欢。

这小妞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这头水二叔跑进屋里拿起车匙就往外走,被刚回来的水二婶一把拉住。

问清楚怎么回事,水二婶斜眼看着他。

“你就准备这样去?”

水二叔以为水二婶说的是车费的事,一脸为难,但还是赶紧出声道。

“你看那孩子家也挺困难的,我这不是见能帮就帮嘛,现在余奶病了,家里连个大人也没有。”

“谁和你说这个事,等着。”

水二婶向上翻了45度白眼,用力拍了他一下,转身向屋里快步走去。

没过多久,就见水二婶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递给他。

“快拿去,这里有几千块,是准备留着给沙沙上学用的,但现在余奶奶病了,也不能不治,她家肯定拿不出钱。”

水二婶的话让水二叔心底感动得一踏糊涂。

他完全没想到,平时小气巴拉,一块恨不得分成两块用的婆娘,这次竟然这么大方。

“老婆......”

“滚,快去,恶不恶心,以后你们的零花钱再减半。”

“啊???”

水二叔有心给自己再争取一点权利,可那婆娘一点机会也不给他。

自顾地说完拍拍屁股就走了。

留下水二叔在门外风中凌乱。

虽然是这样,他却咧着嘴傻傻笑了笑,握紧手里的银行卡,开着车来到七月门口。

水二水把余奶奶背上车,打发沙沙回去,可一腔姐妹情无处安入的沙沙怎么会放心余七月独自出门。

自己的老爸肯定不会在外面呆太久,家里还有一大堆事。

所以她坚决的跟着一起上车,理由多多,让人找不到反驳的词。

余七月虽然来了这里这么久,可这还是她第一次坐汽车,看哪哪都让人充满好奇。

水二叔的是一辆面包车,所以防震效果不太好,一路上,经过一些坑坑洼洼路段时,那感觉不要太酸爽。

特别余七月还要一边担心奶奶会不会被震得掉下椅子下面去,一直用双手挡在奶奶身前,以防万一。

经过一个多两个小时的路程,终于来到余七月一直在心中向往的大城市。

“哇,七月,快快那边那层楼,好高,快数数有没有五十层那么高。”

丽沙也是第一次来,到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可是她们处在的那个小村庄无法比。

所以车内就出现了这一画面,小姑娘每每看到什么新奇和觉得好玩的事,总会兴奋地拉住余七月的手,拼命摇晃。

然后兴奋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余七月觉得她这个本土长大的妞,竟然还比自己这个从古代来的人更像大乡里出省城。

看着一路飞快后退的楼房,余七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脑袋飞快的转着。

刚刚出来把家里的钱都带上了,可数来数去,也只有几百块,奶奶的病现在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完全不知道出来后要怎么操作,紧紧捂着装钱的口袋,看向车外的眼睛一直没有收回来。

咦!!

富贵典当行?

这里竟然也有典当行,就是不知道里面的行情怎么样?

一望无际的蓝天,风日晴和,湛湛蓝天,没有一丝云彩。

“快!!快!!!!快看那边,是不是有人被海浪冲走了。”

热闹非凡的海边上突然响起一道带着惊悚的尖叫声。

把正在玩闹嬉戏的人群惊吓到,听清楚内容的人都面带担忧飞快地站起来,朝发出声音主人指的方向看去。

没听清楚内容的人,看见面色苍白飞快站起来的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跟着往人群凑过去的方向一起聚拢。

几名救生人员也飞快的开着搜救艇朝事发点奔去。

随着海上的浪潮一次次地冲过来,落海的身影已经不见踪影,搜救艇也被海浪冲得不停往上跃。

艇上的人手拿着望远镜,紧抿嘴唇,试图想找出那抹身影。

可最后搜寻的结果却让人很失望。

“这片海洋不是几十年不曾发生过意外吗?这是怎么回事?”

“真是可怜,听说出意外的是名十几岁的青年。”

“那青年的家人呢?都没有其他人陪着吗?”

“就是,怎么放心让青年只身来这里玩耍。”

“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被救上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难说,这么大的浪也不知道被冲到哪去了。”

就在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同时也为落海的青年觉得惋惜的时候。

不远处一名穿着简单却又不失高贵的妇女,跌跌撞撞地向人群这边跑过来。

“琛儿......琛儿,我的琛儿呢?求大家救救我的琛儿,啊!!我的琛儿......呜呜呜......”

妇女不顾形象地想冲进海里,幸好被人拉住,她挣脱不得。

无力地跌坐在水里,失声痛哭,嘴里不停地一边喊她嘴里的琛儿,一边不停地救大家救救他。

妇女悲痛的哭喊声与卑微的态度,把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闻者落泪。

海浪如此大,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那青年的生存希望实在是太少,

大家心里都在猜测妇人嘴里的琛儿已凶多吉少,可妇人不相信。

她不信她的琛儿就这么没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沙滩边上,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在努力的用手上的铲子,铲着泥土。

眼看着太阳就快下山了,可是桶里装的东西却是少之又少。

小姑娘抬头看了看往西下的太阳,手里的动作一点也不敢慢下来。

奶奶已经病了几天,再不想办法,这么拖下去可不是办法,小病也能拖成大病。

咦!!

那是什么东西?

余七月仰视天边的视线刚收回,却不经意看到海中央随着海浪起伏的小身影。

赶紧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上前几步,向远处认真的凝视了一会,确定那上面漂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的时候。

来不及多加考虑,直接纵身跳入海中,奋力的向前游去。

速度之快,怕是成年男子也比不上,更奇怪的是,余七月一口气游到海中央,气都不带喘一下。

好不容易来到那道随海浪起伏的身影前,来不及多想,又急急的托住对方的头,往回游。

好不容易把人拉回海边,余七月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虽然自己能在水里自由的呼吸畅游,可经不住手中还拉着一个人啊!

这次可把她累得够呛,急急的喘了口气,又赶紧起来,来到青年的身边。

看着对方安静的躺在沙滩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刚刚回来的时候也不见对方有反应。

该不会是没气了吧?

这想法浮现出余七月的脑海中,怎么也挥不去,本来没有什么血色的小脸,现在更是一片煞白。

头发上的水珠顺着头发一路往下滴,余七月也没想起去擦一下。

两眼紧张地盯着躺在地上的人,小嘴紧紧抿着。

虽然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可现在看到有人死在自已身边,心底还是非常惧怕。

但让她就这么看着,她也做不到,闭上眼,咬咬牙,果断地伸出一根手指,放到青年的鼻子下。

老天保佑,余七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要是再迟个一分钟面前这人可能真的就要去见阎王爷。

怕弄错了,又低下头,靠近青年身上侧耳细听了一会,还好,虽然呼吸声与心跳声都很弱,但总好过没有。

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这种时候自己不能慌,溺水的人就算被救上岸,但如果没有立即抢救还是很危险。

前前后后忙活了一阵,就在她快坚持不下,要放弃的时候,地上的人终于给了点反应。

“咳咳......”

余七月见状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把青年的身体抬起一点,让他的头向着另一边。

好让他吐水方便点,不然刚把人救活了,回头被自己的吐出来的海水呛死,那可就悲催了。

“喂!喂!醒醒啊!!”

眼看着天就快黑了,余七月着急了起来,现在人没事了,可还没有醒过来,要怎么办哦!

真是愁死了,自己再不回去,奶奶可该要担心了。

青年再次有意识是被脸上的巴掌拍醒过来的,本来他都已经放弃了挣扎,以为这次死定了。

在海中漂浮着的时候,他就已经绝望。

他能听到远处大家的呼喊声,可是却无法给出同样的回应给大家。

不管他叫得声音有多大,都随着海浪声,风声吹散在这片海洋里。

虽然自己会游泳,但在大海茫茫中,每当自己返回游一点,迎面而来的海浪就会把他往别处冲去。

如此反反复复,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看着一点人烟也没有的大海。

就算心中再不甘,也只能认命,就这样,他放松自己,漂在海洋上。

任由海浪拍打在自己身上,直到他再一次被海浪冲上去,不经意看到了那道小身影。

那道小身影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本来绝望的心,再次升起了希望。

可是很快的,他又冷静了下来,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

怎么可能会有人游到这边来,不说随时迎风而起的海浪,阻挡了人的前进。

就这一眼望过去,连一艘小船都没有的海上,怎么可能有人游过来。

本来燃起希望的双眸再次暗下来,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连呼吸也是一种奢求。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