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金主大人,请矜持 连载中

金主大人,请矜持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软软小熊猫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三年前的这一天,潜伏在黑暗中的魔鬼摩拳擦掌,终于忍不住探出一只手,将虞星念拽入无尽的黑暗。 妹妹陷害,母亲离世,家族亲手把她送进离城监狱。 裴凉城。 未婚夫是吧,你越是渴望的东西,我就越是要摧毁。 虞依依,我也要让你感受到,什么叫绝望。展开

本书标签: 软软小熊猫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虞星念笑了笑,细弱无骨的双手覆上他的胸膛,接过了钥匙。

“钥匙我收下了,但并不代表,我就会被困在这里当你的金丝雀。”

裴凉城眼底带着一丝戏谑,这个女人当真和虞依依那个木头般的人不一样。虞依依尽管有着小女子的娇羞,但是那一层娇羞下面却是丑陋不堪,他风流多年,像虞依依这种表面莲花类型的女孩子,见的多了,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

“金丝雀不足以形容你。”裴凉城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虞星念不着寸缕的身体,瞳孔微缩,忽然把她拉到了怀里。

虞星念睫毛眨了眨,心里的紧张一闪而逝,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就连身体也不属于自己了。

“那该如何形容我?”

“你是狐狸,魅惑人的狐狸!”

“裴总抬爱了。”

虞星念笑着推开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拿了一件外套穿到了身上。

又来到镜子面前看了看,脖子上淡淡的红梅印清晰可见,虞星念又拉了拉衬衣的领子,却无论如何都遮不住。

“你这里有化妆品吗?”

裴凉城摇了摇头:“我的办公室向来不允许女人过来。”

“看来裴总这么多年倒还真是守身如玉啊。”

虞星念笑着把挽着的头发散了下来,脖子上的印记算是遮盖住了。

“我先走了。”凉薄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倒是有些悦耳。

“你确定你要这样子出去?”裴凉城知道自己情不自禁所以下手有些重,也自然看到了她脖子上那些痕迹。

“对!”

虞星念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名声,更臭一些。坐牢了三年,她早就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出来,会成为人人口中唾骂的对象。

离开了裴氏集团,虞星念吐了口心底的浊气,大步朝外面走去。南郊,那边倒是个隐蔽的住所。

她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子一路上晃晃悠悠的,一个多小时到了南郊的那个别墅门前。

虞星念过去的时候,家中的管家似乎早有准备,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她了。

“你是虞小姐吗?”

虞星念点点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不过从谈吐举止上来看,大约是个有文化的人。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这里的管家。

“裴小姐,大少爷说让我在这里接你,房间已经给你打扫出来了。”

管家说着接过了她手上的袋子,向前一步伸手示意她进去。虞星念点点头,一直走在她的旁边。

“虞小姐,我是这个家里的管家,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吩咐我。”

“这里平时有人住吗?”虞星念看着这偌大的房子,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想必应该是有人每天都住在这里。

“少爷,每周会来这里一两次,这里平日里就只有我和张嫂。”

虞星念意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进去。

“张嫂,你带虞小姐上楼吧。”

“好勒。”虞星念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随即就看到一个人身上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张嫂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虞星念,脸上带着喜色。

“虞小姐,你的房间在2楼,我这就带你上去。”

虞星念没说话,跟在她的身后,来到了2楼的房间,看着房间里面早就已经被人打扫好了,倒也算干净舒适。

“小姐,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

张嫂笑着把他的衣服都挂到了柜子里,虞星念看着她的背影,貌似无意的问了句。

“你们少爷住在哪里?”

“少爷的房间在你的隔壁,只不过他之前每周只会来这里一两次,不过现在你来这儿了,少爷估计会来这的时间多一些。”

虞星念听她说的话,眼底闪过一丝耻笑。裴凉城他们两个人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

看虞星念似乎没有那么愿意说话,张嫂连忙止住了嘴。

“瞧瞧我这张老嘴,一不留神儿就多说了,小姐,你坐车这么久是不是累了?你先休息,我下去做饭,等做好了就给你端上来。”

“嗯。”

虞星念也没有多说,在她走了以后,便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苏安意也给她安排了住处,现在她还没赶过去,恐怕苏安意该着急了。

原本是不打算告诉她这件事情,但是想想苏安意说到底还是为了她好,想到这里,虞星念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刚发出去没两分钟,苏安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虞星念没有接,把手机按了关机放到一旁。就算是接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给苏安意解释,还是等所有的事情都沉淀下来再说吧。

晚上,裴凉城似乎是喝醉了酒,虞星念躺在床上隐隐约约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还未坐起身来,就看到房间的门忽然之间被人给撞开了。

“你!”虞星念裹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房间里关着灯,裴凉城看不清她,跌跌撞撞的从门口走到了她的身边。

虞星念下一句话还没开口说出来,裴凉城便把她拉到了怀里,翻身覆到了她的身上,虞星念的声音也被掩盖了下去。

一夜缠绵,整个房间里一片旖旎。

早晨,虞星念只觉得眼前被一道刺眼灯光得照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裴凉城站在窗前,身上裹着一件浴巾,背对着她。

“睡醒了?”

裴凉城听到身后细碎的声音,回过头去看着她。

虞星念觉得喉咙干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微微点了点头,就拿起了一旁的衣服套到了头上。

昨天晚上,裴凉城整整折磨了她一个晚上,害得他根本就没有睡几个小时,又被他给吵醒了。

“给我倒杯水。”虞星念瞪了他一眼,双腿微微蜷缩,支着下巴。

裴凉城愣了愣,唇角而勾起了一丝不明的笑意。不过啊,还是走到一旁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甚至丝毫不介意自己身上还裹着浴巾,大摇大摆的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

“需要我喂你吗?”

“不用了!”虞星念翻了个白眼,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因为喝的太猛,咳嗽了几声,裴凉城耐心的坐在身后,替她抚了抚背。

清晨,离城监狱。

这是隐藏在繁华璀璨的离城背后,最阴暗邪恶的地方。

一只苍白的手缓缓推开沉重破旧的铁门,虞星念迎着朝阳眯了眯眼睛,铁门在她身后发出深沉刺耳的“哐啷”一声,她勾起嘴角冷笑一声。

年老的狱警一边给她办理出狱手续,一边叮嘱她:“今天你就可以出狱了,出去以后好好生活,不要……”

狱警还在絮絮叨叨什么,她听不见,混沌中看见一旁的挂历。

6月27日。

在十八岁之前,这一天都是她生命中最璀璨光华的一天,可也就三年前的这一天,潜伏在黑暗中的魔鬼摩拳擦掌,终于忍不住探出一只手,将她拽入无尽的黑暗。

虞星念对着狱警莞尔一笑:“我当然和我亲爱的家人们一起……好好生活。”

从众星捧月的第一名媛,到人人唾弃的杀人犯,这就是虞家送给她的成人礼物。如此大恩大德,她出去了怎能不好好报答。

监狱位置偏僻,荒无人烟,虞星念在路边等了好久才终于拦下一辆路过的车,司机看起来不是很情愿,皱着眉看她。

虞星念面无表情,自顾自地上了车,然后从包裹里的钱包中取出仅剩的几百块钱,尽数放司机旁边,“师傅,麻烦把我送到离城墓园。”

墓碑旁边杂草横生,似乎很久没有人来打理了,虞星念静静地望着黑白照片上依旧带着温柔笑意的女人,只觉得心脏突然被什么猛地一揪,疼得她眼眶发热。

天空突然变得暗沉,阴云开始笼罩下来。雨滴开始细细密密地洒落下来,虞星念用手护住那张照片,雨水还是透过指缝渗进去,浸湿了照片的边角。

虞星念突然控制不住,她脱力一般跪下来,脑袋抵着冰冷的墓碑,眼泪混合着雨水从她脸上不断地滚落,“对不起,妈妈……”

透过朦胧的泪眼,她似乎看到了三年前,那个以该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最终却兵荒马乱草草收场的盛大晚宴,这正是那天,扭转了她的人生,让她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噩梦。

三年前,虞家。

作为虞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虞星念18岁的生日宴会不可谓不盛大,名流云集,觥筹交错。

虞星念上楼去叫同父异母的妹妹虞依依下来一起庆祝,她走到虞依依房门口,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交谈声。

“真羡慕你姐姐,长的那么好看还那么温柔!今天这个宴会几乎汇集了整个离城的上流阶层了吧?你姐姐真不愧是离城第一名媛。”

说话声从虚掩着的门里穿出来,说话的女生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和羡慕,虞星念微微笑了下,伸手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盛家的小女儿,看到是虞星念立刻开心拉着她的手祝贺她,虞星念微笑地看着她,让她下去吃蛋糕。

房间里只剩下虞依依一个人,低着头坐在小沙发上。

虞星念走过去,“依依,该切蛋糕了,咱们一起下去吧。”

虞依依仍然低着头,虞星念无奈地笑笑,伸出手打算挽起虞依依的手,却被一声冷哼打断了动作。

“什么第一名媛,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虞依依声音里带着慢慢的嘲讽,她抬起头目光冷冷地顶着虞星念,“我爸早就和你妈离婚了,说起来你不过寄住在我们家而已,你看我们家谁待见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野种,你给自己立什么牌坊?”

虞星念愣住了,站在原地错愕地看着她。

自从爸爸和妈妈离婚,继母带着虞依依搬进来之后她也经常能感受到她们字里行间对自己的排斥。

但是为了体弱多久的妈妈,虞星念每次都选择忍耐,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反抗,也不敢承受反抗的后果,等她成年了,一定会带妈妈离开虞家!

“依依……你,什么意思?”虞星念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意。

“什么什么意思?你需要那么惊讶吗?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不待见你了,干嘛耐着性子非要和我演什么姐妹情深?”

“我没有和你演,我对你从来没有什么恶意。”

“没有恶意?呵,你的存在就是对我最大的恶意。”虞依依说完,站起来走了出去。

虞星念终于回过神追了出去,拉住虞依依,刚想说什么,虞依依狠狠地甩开她,却因为惯性身体向前倾。眼看就要滚下去,虞星念立刻冲上前去抓住虞依依的手,却见她盯着她冷冷一下,用力甩开虞星念的手,向下倒去。

虞依依挣脱她的手滚下去那一刻开始,虞星念的脑子开始变得空白。

她看到虞星念滚到地上身上斑驳的血迹,看到她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看到继母声俱泪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指责她蓄意杀人,看到原本冷静的父亲愤怒地咆哮着要跟她断绝关系……

虞星念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远离,所有的感官也都逐渐失灵,直到那尖锐的警笛响起,她才感受到了,套在她手上的手铐那冰冷的温度。

她在监狱浑浑噩噩地待了一个礼拜,却传来她被定罪判刑的消息,而她的妈妈,也因为这个消息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轰隆”一个巨雷划破阴暗的天空,也将虞星念从痛苦的回忆中扯出来。

虞星念站起来,嘴角用力扯出一丝微笑,“妈妈,你放心,我既然能活着出来,就不会让他们好过。”

这整整三年的监狱生活,让她身败名裂,千夫所指,彻底毁了她的人生。当年锒铛入狱使她一蹶不振,但在得知妈妈去世的消息后,她才终于从颓废中突然醒悟过来。这一切,都是虞家人的阴谋,她的颓废和失败就是他们所希望的。

于是,她开始不再以泪洗面,开始变得坚强冷酷,也开始学会心怀城府,学会了利用和算计。

这这三年所承受的痛苦与屈辱,她会一一回报给虞家人,她会倾尽全力,让虞家人也得到应有的报应。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