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重生之吃货少女是国厨 连载中

重生之吃货少女是国厨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厌厌的良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景筱重生了,结果发现前世的冷面老公变得又幽默又可爱还忠犬。景筱重生了,不仅吃到了前世没吃到的美食,还阴差阳错成了国厨,心想又能吃更多好吃的了。——————【场景一】有天有个记者问盛烬夜:“传闻盛总非常宠自己的妻子,那您为什么还要让她出来工作呢?不怕她被人欺负或者受委屈?”盛烬夜撇了她一眼,说道:“有我在,谁敢!我的小公主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一切都有我。”景筱:“说得好听,是谁新婚夜就出差的?是谁结婚没几天天天出差的?是谁天天缠着我不让我出门的?”【场景二】景筱直播间里一直有一个粉丝叫做“小乖展开

本书标签: 厌厌的良人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景筱感觉有点无语,不就叫个老婆么,干嘛要等自己好起来啊?

可等她真正听到那两个字时,却觉得以后再也不想听了。

再说把自己老婆喂得过饱的盛少,只能帮老婆揉肚子,直到景筱感觉好多了,才相拥睡去。

模糊间,景筱在想如果前世自己也好好地,不作天作地,是不是他们之间也不会闹成那样,不禁想起了李姝慧。自己对她那么好,掏心掏肺,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她,可在她眼里呢,竟是炫耀。

前世,李姝慧因为偷税漏税被抓,入狱后自己去看她,她不禁没有欢喜,却是恶意相向,“景筱,不用你假好心,你老公告发我,你却来看我,不觉得心虚吗?我要是盛烬夜,有你这么个傻老婆,怕是早就离婚了,竟还当宝似的护着。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妨告诉你,要不是你姓景,我怎么会理你?而你又凭什么,明明什么都不如我,却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地位、亲人、钱财甚至是喜欢的人!”当时的自己在听到是盛烬夜送她入狱的时候,便愣住了,以至于都没细想她后面的话,离开后直接去了公司和盛烬夜大吵一架,便离家出走。没成想,被人绑架差点被撕票,而盛烬夜为了救自己伤了一条胳膊,那条胳膊再也不能用力了。

景筱想,既然自己重活一次,就绝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而躺在她旁边的盛烬夜,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睁开了眼睛,深深地看着她,虽然不明白小妻子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这么依赖。

她的朋友不是说因为自己出差,筱筱很生气吗?所以才泡了一晚上的冷水为了逼自己回来吗?怎么醒来之后不仅没有闹还这么听话呢?还喝掉了一大碗白粥?自己这娇生惯养的小妻子竟然直接拔掉了输液管,就这么留着血也没见她喊一声?看来经过这次大病,小妻子似乎脾气小了些,定是害怕了,连平日里最爱的食物也不在乎了。

怀着景筱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盛烬夜有些心疼,觉得以后一定要对她更好,找更多好吃的给她,好好宠着她,一点也没觉得景筱以前那般骄纵任性有什么不好,只觉得是应该的。

也难怪李姝慧会嫉妒景筱了,在家被宠着便罢了,可嫁了也被当小公主一样宠着,任谁都会嫉妒的发疯吧!

————————————————————

景筱再次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她还在床上重启着大脑,对眼前的景象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房门被推开,盛烬夜笑着看着她,“醒了?”

“嗯!”景筱看到盛烬夜才想到自己重生了,意识重新回拢,睡了一晚后,景筱觉得自己好很多,没有昨天的腿软了,便自己走下床来到卫生间洗漱。而盛烬夜看着有些冷淡的景筱有些紧张,害怕她会怪自己一结婚就出差了,这毕竟是他的错。

于是快步走到卫生间门口,抿着嘴唇,看着她刷牙,洗脸,涂护肤品。景筱一边洗漱,一边在思考自己之后该怎么办,接管公司也是来不及了,自己什么都不懂,还是交给职业经理人好了,只是那些蛀虫定是要抓出来的。而自己也不能再像上一世一样碌碌无为,最后被圈子里的人嘲笑什么都不懂。

可她确实不知道该干什么,她除了喜欢吃......“对了!”景筱兴奋地叫出了声。

“怎么了?”盛烬夜问道,表情有点严肃。

“你怎么在这?”景筱才发现他在那里,自己刚刚想事情都没注意到他,感觉有些抱歉,于是走过去用手环着他的腰,笑着说:“阿夜,我打算去做美食教学,你觉得怎么样?”

盛烬夜严肃的表情在景筱抱着她的那一刻瞬间融化了,又想着她刚才的话,她一定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也不会来问他,伸手将景筱抱的更近一些,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只要乖乖喜欢,我都支持你,不过就一点,不能累着自己,不然我就使用非常手段了?”

“什么非常手段?”景筱好奇地问。

“自然是让你记忆深刻的,”盛烬夜停顿了一下,“家法!”

景筱总觉得这个人在打坏主意,可从他一本正经地表情里又看不出什么,他又打哑谜,只好作罢。

两人下楼吃过早餐后,廖利也来了,给景筱挂了水。盛烬夜一手抱着景筱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牙签喂景筱吃水果。单身狗廖利看着他们,不爽道:“你们两个不知道秀恩爱,死的快吗?”

“你可以走。”盛烬夜说道。

“姓盛的,你有没有良心,啊!昨天晚上大半夜的被你叫来也就算了,我大早上的就赶过来给你老婆看病,到现在连水都不给我喝,还当着我的面秀恩爱,还要赶我走!”廖利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像是被欺负了的良家妇女指责负心汉似的,指责盛烬夜。

“emmmm,我打扰一下。”景筱慢慢举起手,说道。

“怎么,连你也要一起赶我走,你们可真是妇唱夫随啊!”廖利像是被踩了尾巴,又炸毛了。

“行了,水吊完了。”盛烬夜冷淡地看着他,指着点滴道。

“哦!”廖利炸开的毛仿佛瞬间服帖了,“行了,我走了,不留下讨人嫌了。”廖利拿起医疗箱,这是盛烬夜站了起来,廖利以为他要送自己。

“哎哎,阿夜,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都什么交情了,不用送了。”廖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大方道。

盛烬夜奇怪地看他一眼,走进了厨房,拿着一杯温水和药出来,递给了景筱,完全没管愣在一旁的廖利。

景筱在旁边看戏,笑的不行,觉得这时候应该来个西瓜或者瓜子。

廖利站在那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存在感,然后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走了也不死心,还一步三回头。却只看到那两个没良心在那恩恩爱爱,完全没管他。

“你怎么还没走?”盛烬夜给老婆喂完药,抬头看见这和电灯泡还没走,疑惑的问道。廖利气得直接摔门而出,而景筱则笑倒在沙发上,吓得盛烬夜连忙抱住她,怕她滚下沙发。

2039.03.13 X国

从被盛烬夜强制送出国到听到他的死讯,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景筱却觉得自己的心都不跳了。和盛烬夜结婚虽是因为爷爷的愿望,但到底自己对那个男人是爱慕的,毕竟身为A国四大世家之一的景家小公主景筱,从来都是张扬骄纵的活着,若是不愿又怎会同意嫁给他。

可也是因为从小被宠溺长大,太过肆意,被保护得太好,太过单纯,被有企图的人挑拨导致与盛烬夜之间到了相看两不厌的地步。这次随着A国与B国间的经济关系的再度升级,两国之间的关系一向十分紧张,而B国是个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国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四大世家作为A国经济的命脉,绝对是B国要摧毁的目标。景家子嗣衰弱,景筱这辈里只有她一个女孩,这也是她爷爷坚持把她嫁给盛烬夜的原因,只希望把景家多年的事业作为嫁妆,只求盛家能庇护自己的孙女儿,自己也能去的安心。景筱作为景家唯一的公主,活的肆意,长辈们也有意让她过的自由,因此关于公司、家族都没有让她接触过,却不知正是这样,加速了景家的衰败。

因为景家无人能顶,成为了B国的第一个目标,多年的心血一夜倾覆,景筱作为景家唯一的继承人,想留在国内与其共存亡,却被盛烬夜强行送往X国,并扣下了她的护照和证件,更是让景筱厌恶至极。

可听到盛烬夜死讯的那一刻时,景筱先是不敢相信,盛烬夜啊!这个男人是让整个B国都忌惮的男人啊,怎么可能会死呢?心脏骤的一疼,终是明白那包裹着坚韧的壳的心脏里有一个他,收到他提前准备的离婚协议书和大笔补偿费时,景筱终是抵不住悲伤晕了过去。

————————————————————

再睁眼,雪白的房间,刺鼻的气味,是医院。模糊间看到床边坐着的挺拔的身影,惊坐起,却发现不是那个人。“看到我很惊讶。”苏凝淡淡地说道。景筱看着这个满脸憔悴,眼底满是红血丝的男人,不敢相信这是当初A国最风流的苏少。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景筱问道,苏凝是盛烬夜的好兄弟之一,苏凝出现在这里一定不是偶然,自己必须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盛烬夜为什么死了?

苏凝看着景筱,发现原本指责她的话有些说不出口了,景筱又有什么错,是阿夜自己心甘情愿地为这个女人做这些事,心甘情愿地被这个女人伤害,但是,阿夜死的真相她必须知道,她必须知道这个她避如蛇蝎的男人为她做了什么?

“你是知道的,B国有多忌惮阿夜,想要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必须解决阿夜,可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找到阿夜的弱点。可是谁知道阿夜藏了这么多年的软肋还是被发现了,他们拿你威胁他,要么你死要么他死,他同意了,他选择死,保住景家,保住你的命,景筱,你欠他的还有很多,但这是最重的一件,也是最后一件,因为他已经不在了。你可以放心了,你再也不会看到这个你讨厌的男人了,你可以拿着他给你的钱开心的过下半辈子,这钱足够你的下一代荒唐一生。景筱,我只希望在他忌日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看他,给他烧点纸,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这是他的日记本,我想你应该看看。”苏凝深深的看了景筱一眼,然后起身离开了病房。

景筱还没从苏凝的话里回过神来,她无法相信那个对自己冷淡到跟陌生人一样的盛烬夜,把自己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竟比他自己的命都重。

景筱呆呆的看着这个日记本,突然外面一声惊雷,景筱整个人颤了一下,猛地回过神来,外面天很黑,伴随着闪电和雷鸣的是倾盆大雨。

景筱重新看着日记本,颤抖着翻开了第一页,上面贴着自己和他的婚纱照,当时的自己笑得很开心,是了,在最初的时候自己是欢喜的,A国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成为了自己的老公,的确十分高兴。而身边的他,依旧是记忆里的帅气,棱角分明的脸,高挺的鼻子下面是薄薄的嘴唇,唇形很好看,当时的自己总期盼着这唇亲一亲自己,在自己耳边轻轻说甜言蜜语。景筱慢慢看着他的脸,泪水渐渐漫出眼眶,只见照片下面是钢笔写的一行字,“my girl,my love,my live”。

景筱看着这行字,只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拽得紧紧的让她无法呼吸,从这轻快的笔划里,可以看出当时他是开心的,哪怕照片里的他仍旧这般冷冷淡淡的。景筱接着往后翻,发现整本日记上都是她,练舞的她,唱歌的她,吃饭的她,满满的照片,说这是日记本不如说是相册,景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拍的这些照片。

翻到最后,倒是又有些字,只见上面写着

2039.01.03

“或许是我太自私了,可我还是想把她留在身边,哪怕她讨厌我”

2039.03.06

“我放你自由”

最后这五个字儿,写得很重,像是小学生写的一样,一笔一画都很端正,也可以看出,他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做下的决定。3月7号,他便将自己送出了国。

景筱看着放在床头的文件,想着上面那数不清“0”财产,竟好笑得想着自己如今是富婆本人了啊!心脏骤然一疼,她摔下床,看着匆忙进来的医生和护士,透过人群的缝隙,景筱看到了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转身离开。她仿佛看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月亮,那是B国的标志。忽地她笑了,她想盛烬夜也有被骗的时候,又想到她可能这辈子是没这个福气做富婆了,等会儿去下面看看,能不能遇到盛烬夜,定要嘲笑他竟轻易相信了小人的话,顺便告诉他自己没来得及用那笔钱,问问他下辈子能不能再遇到他,她一定不会再任性,一定要告诉他,她爱他,真的很爱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