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路瑾胤楚江离 连载中

路瑾胤楚江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小鱼同学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听说镇远将军要嫁给傻太子了?展开

本书标签: 小鱼同学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夏康宁年间,太子年满二十二,久未嫁娶,其余皇子早已儿女满膝,皇帝深感忧虑,于是面向全国选妃。

皇榜一出,全国哗然,纷纷将家中适婚女子与人定亲,只为逃避入宫,毕竟全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太子是个痴儿。

喧闹的茶馆内,只看见一瘦高细眼留着两撇胡子的男人坐在看台上,手持折扇,将惊堂木一拍,便道:“今日鄙人给大伙儿讲讲,那镇远将军楚将军率十万大军打赤奴,擒赤奴王子大捷而归。”

“好!”坐在台下的听客纷纷鼓掌。

要说那镇远将军楚江离,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十五岁就跟随父亲上沙场,立下赫赫军功,在今年的大战打得胶着之际,某天夜里,率一队骑兵偷袭敌军,烧了对方粮草库,趁乱擒住对方王子归京,谈下安定合约。

这年,镇远将军不过二十岁。

“要说那楚将军啊,神秘的很,上了战场戴面具便罢了,进宫也是戴面具面圣,听说是容貌可怖,怕惊了圣上,如今未嫁娶,要我说啊,若鄙人是女子,管楚将军容貌如何,鄙人也定要嫁他,楚将军这样的英雄,谁不倾心!”那说书先生愈说愈激动,口沫横飞。

其余人磕着瓜子,时不时提问两句,说书先生摸摸自己的八字胡,为他们一一解答。

“楚将军貌丑,无人嫁,太子痴傻,无人嫁,我看他们凑一对正好!”有个好事者小声嘀咕起来。

旁人瞪他一眼,骂道:“你妈的,你乱说什么,楚将军容貌再不雅,也轮不到那傻太子!”

在一片盛世之下,大夏民风开放,不仅男男姻亲也是常事,老百姓还可以随意谈论政事。

这都得归功于祖皇帝的好政策,建立了内阁制度,十二名内阁成员,直接由皇帝管理,每年还会举办一次内阁会议,每个县都可以呈上一到两个提案,若八成内阁成员同意,则提案通过。

这是祖皇帝以达下听的方式。

当初男男姻亲法便是这样通过的。

开放自由的环境下,老百姓虽然对傻太子略有嫌弃,却对历代皇帝的圣明是赞不绝口,这样一对比起来,质疑傻太子的人也愈来愈多。

一瘦削的青年坐在靠近看台的桌子旁,捏着茶杯的手一紧,那杯子咔嚓一声,出现一条碎裂的细纹。

身边的小厮有些紧张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小声安抚他,“爷,他们胡言乱语的,莫生气,莫生气,气死你来谁如意。”

“嗯,没事,我没生气。”青年细白的指尖摩挲着杯壁,手腕微微一动,那只杯子便飞了出去,生生打在嘴碎之人的凳脚上,凳脚一晃,竟然断裂开来。

凳子一歪,那人直接栽倒在地,众人看了,哈哈大笑,和他争辩的那人也抚掌大笑起来,青年眼中的冷光扫过另一人,嘴唇微抿,伸手拿起另一只杯子。

小厮连忙按住他的手,小声道:“爷,别摔啦,这个月的俸禄都被老太太收缴啦,我们带的钱不够赔呀。”

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你好烦。”

小厮委屈,小厮拿着钱袋召来店小二,那店小二满脸殷勤地小步跑了过来,眼珠子都黏在了青年脸上,小厮不舒服地挡在店小二面前,说:“结账,坏了只杯子。”

店小二探头又偷偷瞄了青年几眼,心道,这么美的姑娘,就算扮了男装也是风姿绰约得很,大概全城都没有比这姑娘更好看的了。

青年敛眉望向店小二,眼波流转,眼中是淡淡的不愉,他啪地一声打开折扇,挡住了半张脸。

店小二被那一眼望得****,七魂掉了三魄,呆呆地点头,“好好好。”

店小二收了一串铜钱,回了客栈前台后还没回过神,客栈老板狠狠拍了他脑袋一掌,怒道:“魂丢了啊?”

店小二猛然回神,青年跟小厮早就不见踪影了。

刚才的一切仿佛是梦一般,店小二喃喃道:“我不会看见神仙姐姐了吧?”

老板又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发什么呆,还不去收拾桌子!”

青年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手中的折扇挡着半张脸,看不清脸上的情绪,他脚步忽地一顿,停在一个卖布老虎的摊位前。

小厮又开始了,“爷,咱没钱了,真没钱了。”

青年不耐地皱着眉,辩驳道:“我上次的赏赐呢,不是还剩了几锭金子?”

小厮摇摇头,“爷,你忘了,你融了金子做了个九连环送那位了。”

青年一怔,愣了几秒后想起来了,讪讪道:“行了行了,知道了,回府吧。”他顿了顿,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楚钰,你真烦。”

楚钰委屈地跟上自家主子的步伐,一边嘟嘟囔囔地,“爷你送那位那些玩具有用吗,那位那副样子,你图什么呀,我觉得大皇子也挺好的,一表人才,文韬武略,哪里不比那位好?”

青年步子突然一顿,楚钰差点撞他背上,他回过头,冰冷的眼神冻得楚钰打了个寒噤。

楚钰自觉失言,捂住了嘴,小心地望着青年,青年的声音清冷,如冷冽的泉水,“有些话说不得,这种话再说一次,你就去伺候老太太吧。”

楚钰后悔极了,知道自己不该提起那位,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暗骂自己,楚钰,你怎么就管不住这张破嘴呢!

青年收回目光,手指摩挲着腰间的玉佩,径直向平安街上的将军府走去。

楚钰叹了口气,心道,美色误人,看看那位,把他们爷迷成什么样了,得亏是个傻子,再多点心眼,那还得了。

楚钰唉声叹气,摇头晃脑地一蹦一跳跟着青年进了将军府侧门,门口的家仆垂着头不敢看青年,低声道,“爷,回来了。”

青年淡淡应了一声,“嗯。”他环顾着后花园,忽然问道,“老太太今日出来逛了吗?”

家仆恭敬道:“老太太今日未曾出来。”

青年颔首道:“叫园丁把花修修,老太太看了又要不高兴了。”

“是,爷。”

青年把扇子轻轻放楚钰手心,吩咐道:“放回房里去,别给我弄脏了。”

楚钰捧着扇子,心想,这么丑的扇子,也就他们爷视若珍宝了。

扇骨是羊脂玉做的,清透的玉在阳光下莹莹发光,他慢慢展开扇面,看着上面的画工拙劣的小鸡啄米图,长叹了口气。

图上的鸡是由两个圆圈组成的,圆圈中间还有一点距离,这都不能称之为鸡,毕竟谁家的鸡会是头身分离的,地上的米也是一堆难看脏污的墨点。

上面的画真是将这副玉骨扇子毁了个彻底,真是可惜了,毕竟还是皇帝御赐。

青年不知道楚钰对这副扇子颇有成见,他走进后院,大门紧紧闭合着,年纪有些大的妇女捧着托盘,一脸忧愁地站在门口。

妇女一看他来了,眉头一松,欣喜道:“爷来了,爷来了,老太太又不肯吃饭了,刚才还闹脾气要赶我们走呢!”

青年露出温煦的笑,“行了,王婶,托盘给我吧,我给老太太送进去。”

王婶将手中的托盘小心地放到青年手里,迟疑了一下,道:“爷,老爷今天从宫里回来了,发了好大一通火,老太太也被气着了,您快去哄哄老太太,别让老太太气坏了身子。”

青年点了点头,推开门,将托盘放到了桌上。

老太太坐在外室的榻上闭目养神,听见声响,眼睛都不抬,不悦地厉声道:“不是说了吗,我不想吃饭!”

青年笑了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眉目如画,“奶奶,你又不听话了。”

老太太听见青年的声音,睁眼一看,表情立刻变了,笑容挂了满脸,脸上的褶皱都堆了起来,眉眼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美貌,“哎哟,月明回来了。”

楚江离向前走了两步,扑到老太太膝上,白嫩的脸在上面蹭了蹭,“奶奶,我好饿,我还没吃饭呢。”

老太太连忙说:“来来来,奶奶陪你一起吃。”

楚江离扶起老太太,走到桌边,他一边给老太太夹菜,一边状似无意道:“奶奶,今天爹去宫里怎么被气到了?”

老太太笑容一僵,错开了楚江离的目光,“唔,我也不清楚,还能是什么事,不又是跟皇上吵嘴了么!”

楚江离心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看老太太躲闪的眼神,多半跟自己也有点关系,他随意猜测了一下,“皇上要把我调回边疆?”

老太太皱着眉,道:“如果是那样就好了。”

“皇上竟然想让太子娶男妻,你说,这不是荒唐么!内阁那群老东西竟然同意了!还把主意都打到了你头上,你上朝戴面具了还不够么,皇上竟然说无貌也无妨,才德兼备也可。”

老太太说到激动处,还拍了下桌子,“你说,皇上是不是看我们家不顺眼,想让我们家绝后,我们九代单传,就你这么一个独苗苗,竟然嫁给别人做男妻!就算是太子妃,也不行!你说你爹能不气吗!”

“我愿意。”

老太太转过脸,惊讶地看着楚江离,声音放大了一倍,惊诧道:“什么?你说什么?”

楚江离脸上泛起了红,垂着眼,睫毛微微颤抖,掩去眼里的狂喜,平复了心情,又重复道:“奶奶,我说我愿意。”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