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0-20

凰墟 连载中

凰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笔尖风华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以天下为星罗棋盘,以江山为楚河汉界,以皇子为王帅相将,以权臣为仕炮马俥, 孰谓妇人柔弱?一颦一笑,犹胜百万甲兵。且看苏凤临如何以一介女儿之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颠覆王朝旧念,为自己种族昭冤。展开

本书标签: 笔尖风华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对付龙五?那龙九不就成了牺牲品?哦,不对,龙九的母亲不就成了牺牲品?”婉儿讶异,她原本以为,帝子这样做无非就就是想打压龙九,或是让龙九在宫里最后一点势力荡然无存,没想帝子是想直接对付龙五,九子的事,他根本未放在心上。

苏凤临想了想,事情还没那么简单,如今宫中管着药材房的是帝子,管着药膳房的是五子,又听闻工部侍郎得大病,需百年人参方才能医治,人参皆是被帝子搜走,五子只得从其它地方购买,但他又不能亲自出面,故此只能暗中使人去采得人参。

那么要找身份不低,不高的人,他只能找寻九子,可要让九子为他做事,实属是难上加难,故此只能让九子主动去寻找人参,也只有在亲人受伤病时,九子才会去寻,所以九子母后的病并非自然,而是人为啊!

帝子龙傲广自然不愿见五子采购人参,若是工部侍郎得病逝世,自己正好可安插一人进去,不是妙哉?

这就是为何,九子之前还能买得人参,如今却购买不得的原因,至始至终,他都是一个牺牲品。

“嗯,不愧是青龙五子。”

这个思路理顺,苏凤临暗自咂舌,假借人手这招用的还不错,只要九皇子的母亲病情不好,九皇子便会一直寻找人参,那么龙傲广只用知道那方有人参,坐收渔翁便够了。

“哎呀,姐姐,人家在担心龙九呢,你在这里赞美龙五,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婉儿瘪了瘪嘴,幽怨的看着苏凤临。

苏凤临乐了,捏了捏婉儿的脸,打趣道:“怎么小妮子,才第一次见九殿下,你就喜欢了?嗯,也难怪,人家九皇子除了身份地位低一点,长得还行。”

“不是啦姐姐~”婉儿被苏凤临这句话说的面红耳赤:“人家就是觉得九殿下可怜嘛,被别人当棋子用。”

“哦~那婉儿是想去帮帮九殿下,不如直接嫁给他吧,以你这天命九猫一族的身份,完全够了。”苏凤临没有放过婉儿的意思,她还真挺喜欢看自己下人脸红的。

“不要不要,九皇子殿下还没姐姐一半好看呢。”婉儿拉着苏凤临衣服,像是在求饶道:“姐姐就不要打趣我了嘛。”

见婉儿真的羞的不行,苏凤临才放过她,正了正色,看着方才离去的龙傲广,扇着羽毛扇淡淡说道:“棋子?呵!这天下人,都是我的棋子。”

......

如果说东街是整个青龙帝国最为繁华街道,那么东街之南就是繁华的中心了。

东街之南,有一府邸,装扮靓丽堂皇,光是金黄色的漆墙,就足以让人知道,这里住的人非富即贵,红色大门上有着黄色铜点,中间两狮子头做门环镶嵌。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那红木牌匾上的几个字—珏亲王府

“五殿下,今日九殿下去了万药房。”

“情况如何?”

“不出殿下所料,前些时日刚到的百年人参,被帝子殿下先一步拿走。”

“嘭!叮铃”

“该死!”

珏亲王府,五子龙傲博听下人汇报后,一掌狠狠的打在方才写好的书画上,顿时间茶水四溅,下人慌忙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龙傲广他想干嘛!想要龙九的母妃病死吗?”

“殿下,在下认为,龙傲广已知殿下的想法故此才会故意刁难,且龙逆鳞根本算不了什么,谁会把他放眼里呢?”

闻言,龙傲博一双眼睛微眯,眸子里透出许些阴冷,与之前龙傲广看王大夫的眼神一模一样。“看来,龙傲广是想要本殿下的药膳房啊!”

下人见状心中一寒,暗道恐怖,又开口说道:“殿下,今日我又得到一消息,想必对殿下来说,是好消息。”

“嗯?”龙傲博看着跪地那人:“快说!”

“我听醉月轩在五日之后将会拍卖三株五百年人参、一株千年人参!”

“真有此事?”

“真有此事!”

“好,五日后,这人参,我势必要拿到!”

......

回到醉月轩,苏凤临交代今日事宜之后,便是回到后院。

“婉儿,你去把秀儿叫来,五日之后的开业典礼,还需她来主持。”

“嗯。”

婉儿领命,朝着后院里正在浇花的少女叫道:“秀儿,姐姐让你进去。”

“好哒~”浇花少女点点头,便是心满意足的朝着屋内走去。

“姐姐,姐姐,今日你怎么就带婉儿去玩,不带我呢~人家也想见识见识九殿下的身姿嘛。”

刚进屋,秀儿就对着坐在座位上的女子撒娇,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秀儿这幅撒娇模样,看得婉儿嘴角一抖,下一刻她说教道:“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我和姐姐是出去谈论大——事情,怎么可能带你这个黄毛丫头。”

“嘁。”秀儿撇撇嘴:“连你这笨蛋都带了,还不带我。”

“诶,你你竟然说我笨蛋!你你!”婉儿满脸涨红,一时间说不出话,看着苏凤临,撒娇道:“姐姐你看嘛,秀儿就知道欺负我!姐姐你一定要狠狠罚她。”

“才不是呢,姐姐,婉儿一来就说我什么不懂,姐姐应该惩罚她才是。”

秀儿朝着婉儿瞪去,丝毫不服输。

苏凤临摸了摸婉儿的脑袋,又捏了捏秀儿的脸,语气颇为无奈道:“你们两个冤家啊。”

她没打算惩罚秀儿,也没打算惩罚婉儿:“先说正事。”

“嗯。”

听到正事二字,上官婉儿、上官秀儿端正了身子,没有之前的嬉皮笑脸,一脸严肃。

“秀儿,五日之后便是醉月轩在兽界的开业典礼,你需要去主持这场开业典礼,具体要...”

“婉儿,你我今日在帝子与皇子面前露了面,故此开业典礼我们二人就不出席,待五日之后等龙逆鳞再到我醉月轩,你我才能露面。”

“好的,姐姐。”

两个丫头点了点头,准备继续提问。

可就在这时,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

“轩主,门外有人称自己是九皇子龙逆鳞,特此来送拜帖的。”

当这神圣的烛火再次点燃时,我狐族必将重返九天地域。

......

“驾!驾!狐族叛贼休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随我等回青龙帝国,否则杀无赦!”

“苏纵横,放下苏甜儿,交出饮血剑,我等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苏纵横,你乃是我青龙帝国第一战神,怎的?还想一错再错不成?”

“呵,事实是怎样,你们最清楚,你们真的还想为这样的君主卖命?假以时日,当那柄大刀挥向你们时,不知你们是否会后悔?”

“啧啧,嘴还真是硬啊,不愧是我国第一战神,若是以往,我还惧你三分,今日嘛—你中了龙帝赐的软骨粉,实力发挥不出三成,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

雪如同冰冷的寒针落下,若是此刻能够站在九天地域最高峰九天神峰上,一定会被着壮观的景象吸引。

放眼望去,尽是一望无际的洁白,点点白芒,犹如天空中最闪烁的繁星掉落,甚是让人心旷神怡。

在靠近九天地域的边缘,是人族与兽界的分界之地,当年人族与兽界联合共同击退邪族后,为了让两大地域友谊长存,人族与兽族大能共同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空间传送阵。

“踏!踏!踏!踏!”

马蹄之声自九天地域边界响起,白皑皑的地面上,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的脚印。

“铿锵铿锵。”

铠甲触碰之声,也一直在九天地域的边缘传出,在九天地域边缘居住的居民皆是把房门关的死死的,有些不怕死的会偷偷的翻开窗户偷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我们今日会死在这里吗?”

“妹妹放心,你绝对不会有事。”

“是啊,小妹,哥哥们一定会把你送出去。”

这是一场关于狐族生死存亡的逃命,逃走,狐族尚可保存,若是逃不走,从此兽界便是再无狐族。

“苏纵横,吃我一剑!”

后方一人突然拔剑而起,朝着前方披着红色风衣,怀中抱着女童的男子挥去,剑刃冰冷,不带有丝毫温度。

“二弟,接住小妹!”

披着红色风衣的青龙帝国第一战神—苏纵横,将怀中女童朝着二弟递去,双手合十,大拇指、小拇指相抵,待得眉心红光闪烁,手中一点红芒浮现。

“饮血剑,现!”

下一刻,苏纵横双手自然像两边扩开,一柄血红色长剑浮现在众人眼前。

兽界第一名剑—饮血。

“铮!”

长剑出鞘,苏纵横手持饮血剑,宛如潮汐般的灵力自身体爆出,瞳孔之中一点点红色浮现蔓延至整只眼睛,一头捆束的长发,因灵力冲击,发带掉落,而四散飘逸,此刻的他仿佛是从地狱爬出的修罗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铮、铮、铮!”

苏纵横与那人连拼三剑,自身灵力翻涌,若不是因为之前中了龙帝的软骨粉,与他对拼之人,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

“嘿嘿,胡老黑,我来助你!”

“啧,青龙帝国第一战神,名不虚传,胡老黑我也来助你!”

不等苏纵横反应,那方又有两人跳出。

苏纵横见状,双眼一凝,若是以往他根本不会将这三人放在心上,但今日,自己战斗力直线下降,对付一个胡老黑都精疲力竭,又来与胡老黑实力相仿的两人。

“虎族、猫族,当年我狐族如此照顾你们,未曾想,在我狐族落难时,你们非但不帮,反倒落井下石!”苏纵横一把抹掉嘴角鲜血,眼神狠厉的看着他们,那模样,好似见到了宿世仇敌一般,令人心中震惊。

虎族族长与猫族族长对视一眼,同时冷笑道:“你狐族是我青龙帝国的叛贼,我们那里敢帮?不如你与我们回国,我们在皇帝面前尽量将你和你的族人保下来?”

两族族长忽然面色一变,循循善诱道:“当年你父亲与我也是至交好友,如今他因谋逆被砍头,你们身为他的后代,我等自然是要好好照顾才行!纵横侄子...”

“呸!”

不等虎族族长说完,苏纵横不屑呸了一声:“惺惺作态,要我的命,自己来拿!”

“轰!”

苏纵横话音落下,一身红色灵力爆出,他双脚踏地,手中饮血剑,猛的朝着他们三人刺去。

“二弟,带小妹先走,只要出了九天地域,就安全了!”

“大哥,不行!要走一起走!”

“我不想分心保护你们,只有你们走了,我才能撤退!父亲就我们这三个孩子,你若是不带小妹走,那将来父亲的冤屈,谁来洗刷?”

“大哥!”

“走啊!”

“轰!”苏纵横猛咬舌尖,一缕精血自舌尖而出,直直的落在饮血剑上。

“嗡!嗡!”饮血剑饮血,剑身发出嗡鸣之声,人剑合一。

才战斗片刻,苏纵横已经浑身是血,红色披风早已残破,身上盔甲也有鲜血流出,看起来极为狼狈,与当年在沙场上征战的青龙战神,完全是两个概念。

...

“二哥,我们等等大哥好不好?我怕大哥待会儿找不到我们。”

听着怀中女童糯糯的声音,狐族老二苏文宗,不禁悲凉,他们本来是青龙帝国最为耀眼的家族,父亲是帝国大将军,兄长是帝国第一战神,自己又是帝国第一文库,他知道为何狐族会落得如此田地,树大招风,龙帝对狐族早就起了戒心,只是一直没有理由,如今找到了“那个理由”他肯定会将狐族除之后快。

苏文宗一边骑着马,一边看着怀中才学会说话的小妹,那双眼睛是那么的清澈,纯真。

他实在是不忍心告诉这么可爱的妹妹,告诉她,他们的大哥会陨落在那地方,方才那声音,就是大哥最后的遗言,以后就是阴阳相隔了。

他慢慢的落泪,深呼吸一口,声音哽咽道:“呼~妹妹,大哥正在为我们杀出一条血路,只有我们能走,大哥才能够走。”

“哦。”

女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伸手擦了擦苏文宗的眼泪,又是安慰道:“二哥不哭,我们一定能够出去的。”

“轰!”

又是一道极其猛烈的轰炸声,战斗余波直直延伸到了这里。

苏文宗朝着天空看去,天空呈现整片红芒。

“天现异象、剑主陨落、饮血剑失!”

苏文宗极其身后无数狐族弟子,看着这一幕,眼中那么一点点希望破灭,剑主陨落,意味着,狐族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大哥~”

苏文宗声音颤抖,心里更是难以接受,他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大哥非但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本国人手中。

“二哥?大哥他怎么了?”

苏文宗怀中女童眨巴眨巴大眼。

不等苏文宗回答,天空漫天红光,凝聚成一个点,朝着远方掠去。

“大哥可能要离开我们一阵子了。”

苏文宗收拾了一下心情,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他必须要尽快的赶到传送阵,只有到了那里,他们才是安全的。

......

雪一直在下着,下的很深,白色的地面,出现无数红点。

战斗最中心处,一男子身披红色风衣,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撑着地面,他低下头颅,血液自身体落在地面发出“嘀嗒、嘀嗒。”之声。

忽然间,像是有什么感应,他朝着远方传送阵望去,看传送阵进去的几个人影,最后紧绷的心,也慢慢落地。

“再见了,妹妹。”苏纵横声音很温柔,他舍不得与最可爱的小妹道别,他想再看她最后一眼,可..传送阵已经合闭。

他猛然擦掉嘴角的鲜血,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族群,悲凉一笑,暗道世态炎凉。

“我苏纵横,沙场上纵横一生,为曾想没有喋血沙场,到最后被奸臣害死,还真是讽刺,哈哈哈哈!”

不愧是青龙帝国第一战神,宁死,都不愿屈服。

他最后看了一眼青龙帝国,脑海中再次想了想才出生不久的小妹,脸上带着微笑,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青龙帝国第一战神—狐族苏纵横,就此陨落。

在陨落之时,他依旧朝青龙帝国跪拜,以示他的忠心。

......

十七年后,一座木屋内,一少女推开木门,看着万丈夕阳,对房屋里面坐在木椅上,面色木讷的男子温柔道:

“二哥,你且在人族大周好好养伤,待我苏凤临夺回狐族荣耀,再来接你!”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