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22

头号暖婚:总裁大叔用力宠 完结

头号暖婚:总裁大叔用力宠

来源:小说52作者:一袖云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韩心黎红了眼眶,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片刻后,康丽继续说道:“你不用怕,我不赶你走。但是,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又在我这生活了这么久,我总该听句实话吧?” 康丽说的有理,韩心黎无话反驳。 她最终点了点头,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康丽问道:“你...
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 一袖云

精彩章节试读:

顾乾安愣了一会儿,还是将黑色奔驰的后备箱打开,脸色阴沉的伸手去拉顾小悠的行李箱。

顾小悠将行李箱往后拽了拽,转头对着韩穆宁说道:“阿姨不是给我准备了客房吗?今晚我去你家睡……”

“你已经20岁了,女孩子懂不懂得什么叫自爱?”顾乾安在身后大声吼道。

顾小悠缓慢的转过头,盯着顾乾安,冷冷说道:“你还记得我已经20岁了?如果我没记错,许佳期还不到20岁就和你厮混在一起了吧?你当初有没有提醒过她,什么叫自爱?”

“你!”顾乾安气的不轻,浑身发抖。

“怎么说,她也是你小妈!”顾乾安提醒道。

顾小悠懒得搭理他,拉着行李箱的拉杆,朝着不远处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走。

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着顾乾安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我和她不和,我们也就别浪费力气装什么孝女慈父了,这段日子我去外公那住,懒得去看许佳期那张臭脸!”

“……”

顾小悠躺在韩穆宁家的客房,一觉睡到了下午3点。

韩母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无论对谁说话笑眼总是弯弯的。

她特意的吩咐好厨房做了顾小悠最喜欢吃的榴莲酥后,这才转身上楼将顾小悠叫醒。

顾小悠傻坐在床上,神情还有点恍惚。

韩母站在门外轻声说道:“小悠,许若淳刚刚来过电话,我告诉她你还在睡,你要不要起来回个电话给她,她好像挺担心你的……”

提到许若淳,顾小悠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即便厌烦,还是乖巧的答应了一声:“我知道了,阿姨。”

听着韩母下了楼的脚步声,顾小悠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去洗手间洗漱。

……

餐桌前,韩穆宁捂着口鼻,嫌弃的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榴莲酥。

顾小悠拉开了椅子,坐到了对面。

餐桌前只有顾小悠和韩穆宁二人。

打了个哈欠,顾小悠将充满电的手机拿了过来。

上面一共13个未接来电。

其中有两个是她外公打来的,其余的11个,均是来自于许若淳。

韩穆宁将一根海带丝夹到碗里,斜眼看了顾小悠一眼,问:“严恒白打来的?”

提到严恒白,顾小悠的表情黯淡了许多,摇了摇头,道:“我们分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穆宁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气的一张俊脸都青了。

“艹!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当初在英国,要不是你……他这会儿没准连学业都完成不了!现在他有本事了,转头就把你给甩了,去攀许若淳那个‘高枝’了?你说你当初还为了他差点把命都丢了,你傻不傻?!”

顾小悠一脸郁结的看着韩穆宁,道:“那我现在能怎么样?难道抱着他大腿求他回来和我在一起?”

顾小悠的反问,噎的韩穆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顾小悠根本不会那样做,那不是顾小悠的性格。

韩母将鸡汤从厨房里端出来,送到了顾小悠面前,笑着说道:“小悠啊,这一晃三年不见,怎么瘦成这样了?在阿姨的记忆里,你还是那个胖嘟嘟的小胖妹呢,这些年一个人在国外,吃了不少的苦吧?”

顾小悠呵呵的干笑了两声,撒娇道:“阿姨,这是人家减肥的成果啦。”

韩母笑的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的韩穆宁“噌”的站起身,没好气的瞪了顾小悠一眼,从嘴里挤出了两字“嘴硬!”

顾小悠一眼瞪回去的时候,韩穆宁已经转了身,趿着拖鞋,朝洗手间走去。

对于二人动不动就掐一架的架势,韩母早已经见怪不怪。

她转而又想起什么来,看着把榴莲酥往嘴里塞的顾小悠,问道:“对了,许若淳怎么没来呢?你们三个不是一直都形影不离吗?”

……

的确如韩母所说。

曾经的顾小悠,韩穆宁,许若淳的确是别人眼中打不散的铁三角闺蜜团。

顾小悠和韩穆宁几乎是从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玩在一起的。

而许若淳则是顾小悠14岁那年才来的。

认识许若淳并不是偶然,严格意义上来讲,顾小悠还要叫她一声小姨妈。

顾小悠13岁那年,母亲薛霂琳出了车祸,来不及送去医院就断了气。

14岁那年,父亲为了娶一个20岁的女人进门,和顾家闹得水火不容。

而这个20岁的女孩就是许若淳的姐姐许佳期。

面对一个只比自己大6岁的小妈,顾小悠自然没什么好感。

终于在一次和许佳期大打出手后,顾父带着许佳期搬出了顾家老院。

而始终站在中间调和的,一直都是许佳期这个温柔懂事的妹妹许若淳。

许若淳的秉性脾气得到了长辈们的一致认可,尤其是顾小悠的爷爷。

就连顾小悠也在她长期的温柔攻势下,逐渐放下了对她的成见。

可是,后来……

收敛了思绪,顾小悠笑着看向韩母,说道:“也没什么,许是她忙呗……”

韩母没有多问,督促着顾小悠将鸡汤喝的见了碗底,这才优雅起身,朝厨房走去……

……

顾小悠躺在韩家的沙发上,咬着苹果,不断的给电视换着台。

一旁的音乐声开的很大,韩穆宁盘腿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嘴里大喊着:“干他!推塔!”游戏玩的风生水起。

顾小悠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伸手将手机摸过,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号码后,顿时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韩穆宁抬起头,问:“怎么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顾小悠一脸白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小声说道:“我外公……”

提到顾小悠外公,别说顾小悠,就连韩穆宁都怕。

军人出身的老首长,小时候没少揍他们俩。

无论是顾小悠,还是韩穆宁,都被他的皮带抽过,下手那叫一个稳准狠。

韩穆宁抱着笔记本回了卧室,游戏进行的激烈,他不想关掉外放刺激的背景音乐。

顾小悠坐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后,这才按下了接听。

“外,外公~”

顾小悠极尽能事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乖一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爱你太易动情》,微信关注“阅文林语或者yuewenlinyu”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英国,希尔顿酒店套房里。

顾小悠双眼盯着手里的手机,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手机上播放的视频,是让人倒胃口的限制级画面。

而里面的主角,是她的男友严恒白,和她的闺蜜兼“小姨妈”许若淳。

视频里,许若淳正在卖力的讨好着严恒白,而严恒白嘴巴微张,一脸享受。

顾小悠咬碎了牙,将手机狠狠的摔在床上。

随后,手机突然诈响。

顾小悠一看,是发小韩穆宁打来的。

他阴阳怪气的道:“顾小悠,场面够不够刺激?意不意外?”

“韩穆宁,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娘们唧唧的倒我胃口行吗?”

顾小悠把对严恒白背叛的怒气都撒在韩穆宁的身上。

“呦呦呦!你有火冲那对狗男女发呀!跟我来什么劲!对了,你要不要回来亲手手刃那两个人渣?我都觉得你怂!40米的长刀我已经为你磨好了,就差你亲自提刀上门了。”

“别废话,给我订机票!”顾小悠说完,挂了电话。

……

中国,临城,国际机场。

顾小悠从机场走出来,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

奥迪前的男人正在吸烟,看见顾小悠后,掐灭了烟,迎了上来。

顾小悠二话不说,先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严恒白被打的一愣,随即问道:“小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打我?”

顾小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随后另外的一巴掌又招呼了过去。

严恒白连着挨了两巴掌,脸色顿时变了。

他愤愤的看着顾小悠,说道:“你疯了吧?”

顾小悠扬起下巴,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第一巴掌,我是要告诉你,当初为了你放弃了一切,差点死在国外,是我瞎了眼!第二巴掌是想问问你,你睡许若淳时,她身上穿着我的睡衣,你们恶不恶心?”

严恒白突然愣住了,脸色急速的变化着。

半天,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悠,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

顾小悠从心底里冷笑:“如果我不提,你们还准备瞒我多久?”

严恒白突然低下头去,“对不起……”

顾小悠的情绪有些激动,却还死死的压着火气。

他的这句对不起,对比顾小悠的付出,显得多么无足轻重。

他继续解释道:“小悠,这件事我原本打算等你留学归来……我知道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不关若淳的事。如今我能重新在临城站稳脚跟,都是若淳的父亲……”

顾小悠闻言,脸色一白,鄙夷之色多了几分。

“小悠,还请你不要将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毕竟我现在临城的地位……”

严恒白的话说了一半,抬起头看顾小悠。

顾小悠苍白着脸替他说道:“毕竟我已经配不上您现在的身份了,对吗?”

严恒白皱起眉头,表情也跟着严肃了几分。

顾小悠的笑凝结成霜:“抱歉,我顾小悠怕是没那么好说话,被狗咬了一口还不许我喊疼,真当我是软柿子,你们想捏就捏的?”

顾小悠说完,拎起皮箱,头也不回的朝着机场外走去。

……

顾小悠从机场里出来,有些分不清方向。

她手里的行李箱上,还贴着机场托运的标识。

而临城,她已经有三年没回来过了……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是许若淳打来的。

顾小悠不耐烦的将手机按掉,紧接着一条短信又进入。

上面写道:小悠,你怎么不接电话?你这样……我很担心你。

顾小悠看着这样的关心,心里冷冷一笑。

许若淳担心的恐怕不是自己,而是怕自己和严恒白在一起吧!

顾小悠愤愤的转身,走到了离机场很远的位置。

安静的雪天里,就连路上来往的车子都很少。

顾小悠的脑子乱如麻,只顾着生气。

突然,一道强光从前方射过来……

她来不及躲闪,便干脆站在了路的中央。

响彻了整条街的刹车声,在午夜里显得格外的惊悚。

顾小悠的膝盖顶在了轿车的前机箱上。

纵使那辆车刹车踩的及时,可她还是退后了两步,向后跌坐在地上。

车灯太刺眼,顾小悠看不清驾驶座位上男人的表情。

她从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上沾着的雪,眯起眼睛与车里的男人对视。

很快,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她拎着行李箱,直接绕过车头,上了车。

她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上去,并“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男人回过头来,眉头紧锁:“你干什么?!”

顾小悠头也不抬,随口说道:“碰瓷见过吗?我是专业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么赔钱,要么送我去市区,姑奶奶我今儿良心发现,就不准备讹诈你了,你把我送到能打着车的地方就成!”

男人刚要说什么,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伸出修长素净的手指,按下了免提。

“君寰,你到了吗?”一个温柔婉约的女人声音响起。

厉君寰揉了揉额角,声音低沉道:“快了,半个小时应该差不多了。”

女人的声音异常好听,柔柔的说道:“那就好,雪天路滑,开车小心。”

厉君寰嗯了一声,启动了车,随即挂断了电话。

男人的声音的确好听,沉稳中带着一股子清冷。

顾小悠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他的半截后颈。

男人穿着铁灰色的衬衫,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衣。

他耳后的头发修剪的干净整齐,肩膀有些宽。

顾小悠从后视镜里,只能看到男人一双深邃的眉眼。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双眼睛的确是很好看的,比严恒白更好看。

可在英国,当年严恒白是出了名的最帅气的留学生了……

顾小悠想到严恒白,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国外三年的厮守,一幕幕的轮番在眼前上演。

那个曾经对她关怀备至的严恒白,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顾小悠将头瞥向车窗外,一根根路灯杆在快速的倒退,就如同她的记忆。

这一刻,她甚至是有些后悔的。

如果一年前,她跟着严恒白回国,还会发生今天的这样的一幕吗?

刚刚的坚强是她装出来的。

这会儿,她安静下来,情绪开始泛滥。

虽然,她将眼睛睁的大大的,却依旧忍不住内心酸痛……

厉君寰将放在后视镜中的视线收回,随手点燃一支烟。

顾小悠靠在后座上,做了短暂的一个梦。

直到她感觉周身发冷,才醒过来。

等她彻底清醒以后,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

而司机却早已经不见踪影。

顾小悠揉了揉眼睛,朝车外看了一眼。

外面灯火阑珊,看来已经到了市中心。

顾小悠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推车门,一下没打开。

她又开了几下,车门依旧纹丝不动。

这下,顾小悠急了。

她被那男人锁在车里面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