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8-14

近卫狂兵 连载中

近卫狂兵

来源:掌中云作者:云中战天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拳打豪门阔少,脚踢贵族宵小。左拥顶级嫩模,右抱绝世总裁。我是一代兵王之王,青龙。我是一个傲立世界之巅的男人。我……要借500块钱交房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程远和一众警察,齐峰没有说什么,而是在简单思索。

是把这些吃着公粮,却给私人当狗腿的家伙都杀了,还是吓唬吓唬就好?

还是算了,这些警察也都是听令行事,不是什么大错,吓唬吓唬就可以了。

然而,齐峰的沉默,却被程远解读成了害怕!

仰头一笑,他放心了,之前听说齐峰连杀韩家两人,还以为是什么傻缺疯子呢,都做好将其打成蜂窝的准备了,现在看来不用浪费子弹了。

“这就怂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不是杀人不眨眼吗?再杀啊,有种把我这刑警队长也杀了!”

瞪眼厉喝一通,程远掏出手铐,朝着齐峰走去。

他脸上笑容越发高傲鄙夷,边走边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你以为不管不顾杀俩人,就能把所有人都吓到?还敢跟韩家作对,就市里这几千号警察你能唬的住?难怪别人叫你废物,废的不是一点点啊!束手就擒,等着枪毙吧!”

齐峰低头看爱妻的骨灰盒,晓云,有个脑残说,要枪毙你老公这个这护国少将。

远处,一直站在那卡宴车前的韩蕊摇头苦笑,之前的激动和兴奋突然消失,反而有些失落。

齐峰,还是害怕了。

本以为遇到一个不惧怕韩家,而且强大长得帅,身体也结实,关键年轻又单身的猛人,可现在看来,并非自己一直想象的那种完美对象。

这世上,难道就没有能入我韩蕊法眼的男人了吗?

这时,程远在齐峰面前站定,举起手晃荡着那银亮手铐,鄙夷讥讽的眼神,意在让齐峰自己戴上!

齐峰淡然一笑,还了程远一记白眼。

这种拿着人民赋予的公权,却给私人当狗腿的家伙,是该教训教训。

即便齐峰这绝顶权位,也从不敢胡作非为,伤害无辜,从来是只杀该死之人,程远一个小小支队长,嚣张到这种程度?不知天高地厚!

没有理会那手铐,齐峰掏出手机打电话。

而正要发怒的程远,也凝眉愣住,搞不懂齐峰要干什么。

“葛老,丰城一个叫程远的队长,要枪毙我,你处理一下。”

一边对着手机说话,齐峰一边玩味地看着程远微笑。

远在首都朔京,一身锦白色唐装,头发银白的葛老突然从藤椅上惊起!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由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然后惊出一头冷汗!

真的是齐将军!

“齐,齐将军?您,您在丰城?哦,我不该多问,只是您刚才说什么?我,我这老糊涂没太听清。”

位及国之柱石,堪称国之元老的葛老,惊的语无伦次。

齐峰,虽然年纪轻轻,可他的私事,葛老也没资格打听。

“呃,”齐峰嗓音轻缓平静,“丰城一个叫程远的刑警队长,吃着公粮却给私人看家护院,还说要枪毙我,我觉得他不配坐这个位置。”

“什么?有这种事?您放心,我现在就办,给我十分钟!”

葛老先是不敢置信,接着连连点头,挂了电话便急忙着手安排。

对于齐峰全程命令式的口吻,他丝毫不介意,齐将军,有权利命令华夏所有级别的权位!

他此刻,只是单纯震惊齐峰说的事儿,一个地方的小小支队长,要枪毙齐将军?吓破他的狗胆!

另一边,程远也终于明白齐峰为什么打电话了。

这是要叫人啊,叫人弄他这位有着韩家撑腰的队长?

“呵呵,哈哈哈哈!”

望着齐峰,程远忽然大笑,前仰后合!

感觉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被家族除名,无依无靠的废物,要找人弄他?还说他不配坐这个位置?口气不是一般大啊!

他这个队长或许地位不高,可却有韩家撑腰,韩家客厅就是省厅,别说丰城,整个省内没人敢碰韩家的人!

一个废物要叫人?能叫来谁?还能叫来省级之上的大员?滑天下之大稽!

而那个什么葛老,从未听说过!

“齐峰,你这装逼的水平真是炉火纯青啊!叫人弄我是吧,行,我就在这儿等着,我看看你能叫来谁!”

笑声终于落下,程远冲齐峰叫嚣,瞪眼梗脖子的架势,嚣张绝顶。

继而,他又回头对远处的韩蕊道:“亲爱的,这哥们儿要叫人弄我啊,说我不配坐这个位置!哈哈哈,我就是不配坐这个位置,你能奈我何?”

韩蕊却笑不出来,只有大失所望!

看来,齐峰真的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强人,那便毫无兴趣了!

“终究是个愚蠢的底层贱民。装个逼,就敢杀我韩家的人?呵呵,等死吧。”

冷眼看着齐峰,韩蕊一双凤眼再无半点兴致,只想赶紧让其人间消失,看到这种愚蠢的底层蝼蚁,就恶心!

可就在这时,程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有事儿以后再说,这儿特么忙着呢!”

看都不看,程远便不耐烦地一通爆粗。

现在,他只想玩虐齐峰这个不识相的傻子,兴致勃勃!

手机另一头短暂沉默,然后也传来一通暴怒之音。

“程远!你特么被撤职了!赶紧回局里办理交接手续!我警告你,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赶紧特么给我滚回来,要不然,牢底坐穿!”

听着这熟悉的嗓音,程远突然懵了,是他的顶头上司,宁局长。

宁局长,是绝对有权利撤他这个小小的支队长的!

可关键是,宁局长哪里来的勇气?他背后可是有韩家撑腰的啊!

忽然有些慌,看了眼齐峰,他又对手机道:“宁局长,你没搞错吧?我女朋友是谁你应该清楚吧,你敢撤我的职?”

“废什么话?这回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赶紧滚回来,别逼我叫人铐你!”宁局长语态暴躁,像是炸了一样。

电话挂断,程远终于接受了这个晴天霹雳般的事实。

宁局长,真的铁了心要撤他的职?可为什么啊?

还有,齐峰这个废物,竟然能跟宁局长搭上关系,而且关系还这么铁,能让宁局长不惜得罪韩家来帮他?凭什么?

忽觉一切都好迷!

再次看向齐峰,程远再无之前的跋扈自信,只剩两眼茫茫。

现场一应警察也听到了程远和宁局长的对话,凌乱了。

惊天奇闻啊,宁局长虽然官大一级,可程远可是有韩家撑腰的,宁局长竟然敢撤程远的职?

难道宁局长,真的是在帮齐峰这个废物?一个被家族除名,没有任何家底的废物?为什么?

不过,既然程远都被撤职了,那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连宁局长都向着齐峰,那他们这些下属就更不敢妄动了。

“那个,队长,要不咱收队吧?”一位警察提醒程远。

“问他干什么,他都被撤职了。”另一位警察道。

“那,那就收吧。”又一位警察建议。

于是乎,一应警察快速上车,全程像是逃离一样,很快便让所有警车消失。

程远这时才回过神儿,他慢慢转头,用茫然害怕的眼神向韩蕊求救。

可韩蕊,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看着齐峰,本来对这个人已经丧失了所有兴趣,只觉是个愚蠢无能的底层蝼蚁,可以随便碾死!可现在,她一双丹凤眼再度瞪圆,眼神又燃了!

韩家,囊括全省半数的高位,宁局长虽然没有依附韩家,可在平时,也绝不敢跟韩家对着干,可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强硬地撤程远的职?不知道程远是她韩蕊一手扶植起来的奴才吗?乌纱帽不想要了?

这不科学!

这个齐峰,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宁局长不惜冒犯韩家来帮忙?

对这个曾经名满全城的废物,又有兴趣了!像是一个谜团,越来越看不透了!

见韩蕊不理会,程远的心彻底落入谷底,再度回头看向了齐峰。

齐峰也正看着他,笑容悠悠,心中高远旷达!

曾经,这些四大家族的势力,真的是无法捅破的天,而现在嘛,捅破这天,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在他之上,再无权位,在他之下,一切权位皆是下属!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笑望程远,齐峰神情戏虐。

程远整张脸皮剧烈一抖,心中的惊怕和尴尬,突然达到了极点,也瞬间没了所有安全感,同时觉得齐峰那邪魅笑脸,好神秘,好可怕!

齐峰又抬头看向韩蕊,悠然道:“回去告诉韩三千,你们韩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话毕,他转身跟雷炎和韩晓曦使了个眼色,朝着一直停在不远处的那辆黑色红旗轿车走了过去。

韩晓曦也是懵逼的,在雷炎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走路。

之前被一众警察包围时,她也以为齐峰完了,对这个废物姐夫的所有改观全部被打回原形,觉得还是当年那个无能又冲动的废物!

可当程远被撤职后,她与韩蕊一样,对这个废物姐夫重新燃起了希望,也重新充满惊奇!

废物姐夫,到底强到了何种程度?连杀韩家两人,一句话撤了程远的职,这等霸道手段,她这曾经的韩家千金也没见过几次!

与此同时,一处高档住宅里,脸庞方正黑红的宁局长,正坐在沙发上,眼神瑟瑟发抖。

他的手里握着一张刚刚传真过来的书面命令,上面的盖章和批文以及签字等等,都证明这一纸书令,是直接由华夏最高巡视组,号称鹰眼组织下发!

“程远这蠢货,是得罪了天了!那个齐峰不是废物吗?短短十年而已,怎么,怎么……”

他喃喃自语,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齐峰的诡异了,只是决定,从此决不能得罪这个曾经的废物!

迪拜,双子塔酒店。

静谧的黎明,被一道尖叫声打破:“该死,老公怎么不见了?”

“你把他勾引走了?”

“不,不是我!”

“那就是你,昨晚老公一定是宠幸你了?”

“不,也不是我!”

很快,顶层的所有房间都被翻遍,却连老公的一根毛都没找到。

16个堪称绝色的顶级女郎,气呼呼的聚在了一起。

“这个该死的臭男人,他一定是回国去找那个女人了。”

“呜呜呜,没有老公的日子,我真的无法呼吸啊。”

“别慌,现在追还来得及。”

几分钟后,布加迪威龙,法拉利458,劳斯莱斯魅影,一共16辆豪车轰然开出酒店车库。

强大的后宫团,迎着初升的黎明,马不停蹄的去寻找她们唯一的老公。

那个,被世界地下组织公认的,神一样的男人。

永远的传说,兵王之王,青龙。

1小时后,一架开往华夏的航班上。

唐欢坐在靠窗的位置,随手拿起一本《环球周刊》杂志,随意欣赏起来。

“咦,这不是可儿吗?穿着衣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看着封面上的绝色女郎,唐欢哑然失笑。

“帅哥,能把靠窗的位置让给我吗?我有点晕机,要看着外面的景色才舒服些!”

这时,一个穿着时髦,身材性感的女人走过来,朝唐欢眨着眼睛道。

吕碧池平时生活很讲究,飞机要坐头等舱,还必须是靠窗的位置。

但这次来迪拜,她是随同本地商会一起来的,订票的时候难免出错。

不过,也无所谓。

反正以自己的姿色,随便找个凯子,就能让出座位。

闻言,唐欢看了她一眼,随后,很有礼貌的点头道:“当然,不可以。”

“哈?”

吕碧池顿时一愣。

“帅哥,别开玩笑了,像你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怎么可以拒绝我这种美女的要求呢。”

吕碧池故意把身子贴过去,领口深处的旖旎风光,若隐若现。

唐欢却看也不看,指着前面的位置,善意提醒道:“前面那几个靠窗坐的男人看起来像凯子,你不如去找他们试试。”

“你说什么?”吕碧池满脸通红。

露给你看,你头都不抬。

还让自己去跟别的男人要座位?

当老娘是要饭的,还是出来卖的?

吕碧池凭借自身的长相与家世,向来傲气凌人,眼高于顶,何时受过这种嘲讽。

“碧池,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他叫王成刚是吕碧池最忠实的追求者。

“他……”

吕碧池刚想解释,忽然灵机一动道:“这个臭屌丝,他想非礼我。”

没错,就是非礼!

此刻只有狗血喷人,才能解吕碧池心中的恶气。

“你,出来,立刻给吕小姐道歉!”王成刚大声斥责。

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在吕碧池面前表现,正好拿眼前这个小白脸开刀了。

“道歉?为什么道歉,就凭这个丑女人说我非礼她?”唐欢满脸不解道。

“你、你敢说我丑?”吕碧池脸色大变,气得胸脯晃动。

见状,王成刚也不管那些,上去就要将唐欢拉出来。

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唐欢只是手臂轻抬,手指闪电般在对方胳膊上轻弹一下。

“啊,我的手!”

下一秒,王成刚如遭雷击,身子直接后仰,跪在地上,龇牙咧嘴。

这边的动静,霎时引起机舱中全体乘客的注意。

“好啊,不但非礼吕小姐,现在还打了王总,你小子死定了!”

“空姐呢,立刻把你们机长叫来,将这个流氓加恶棍抓走。”

同行的商会成员一共十几个人,全都站在一旁大呼小叫。

而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吕碧池,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心里有一种报复式的快感。

“这位先生,您妨碍了我们航班的正常秩序,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很快,机长带着一群工作人员匆匆赶来。

这个头等舱里,云集了华夏某个商会的一群企业家,阔少小姐,他们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而唐欢这边只有一个人,所以,不管是不是他有错,将他带走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这个女人污蔑我,那个男人挑衅我,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却要受处罚?”唐欢眉头一皱。

“事情我们会调查的,但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机长态度非常强硬。

“哼,我们商会这么些大佬,身家加在一起几十个亿,也是你这种小白脸能抗衡的?”

“跪下,立刻道歉,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次!”

商会成员扬眉吐气,不停喝骂。

“臭屌丝,跟我斗,你现在后悔了吗?”

吕碧池在一旁无比嚣张。

然而,话音甫落……

“贱人,离我老公远点!”

“你这种货色,也配勾引我老公?”

突然,入口处,传来一道道好听的娇喝声。

众人带着诧异的表情,循声看去。

只见,十几个身材顶级,模样顶级,气质顶级,竟然连衣品穿着也堪称顶级的各国美女,站成一排,仿佛维密大秀般,径直走来。

“卧槽,这阵容,炸街啊,不,炸飞机啊!”

“快看,那不是好莱坞的双料影后,杰西卡帕丽吗?她刚才叫谁老公!”

“我去,那个是世界顶级名模,维密新一届的领军人物兰朵儿啊,我女神啊!”

“歌后泰莉,那是歌后泰莉啊,她怎么也来了,我的偶像!”

炸了!

整个头等舱轰然炸裂。

没人再去关心王成刚的伤势,没人理会吕碧池是否被非礼。

甚至,他们的死活,跟眼前这群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国际上顶尖的女星,模特的极品女神有配吗?

商会众人纷纷掏出手机,拍摄,录像,发朋友圈。

包括飞机上的工作人员,机长也都懵逼了。

他们见过明星,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顶级的明星聚在一起。

她们到底要干嘛?

然而下一秒,这群顶级尤物直接来到唐欢跟前。

“臭老公,坏老公,你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难道,我们所有姐妹加一块,还没有那个华夏女人重要吗?”

静!

场中死一般寂静。

“我女神叫那个小白脸啥?”

“好、好像是老公吧!”

咔咔咔!

心碎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但紧随其后的,却是无比羡慕、仰视,嫉妒到死的彷徨与无奈。

我身家过亿!

我豪门大少!

我……却连这些女星的一根脚毛都摸不到。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一下子拥有了一群。

没人会怀疑,只要唐欢点点头,这些美女甚至会在飞机上与他进行一场,别开声面的天震派对。

“小可爱们,我说了很多次了,我们只是普通的男女关系,你们再叫我老公,我可要生气了!”

唐欢无奈的叹息了一句,又道:“你们很好,每一个都是顶级尤物,但,我的心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属于了她。”

“你们遇见我时,我已经是站在世界之巅的男人,但,她与我在一起时,我是个连吃饱饭都困难的穷小子。”

“不是感情不够,是缘分使然,所以,你们走吧,我唐欢这一生纵然能掌控滔天财富与美色,但钟爱的只有她一人。”

没人知道,唐欢嘴里的那个她是谁。

只是,这段话说完,所有顶级尤物全都脸色黯然的走了。

留下的人,深情抹泪,无不动容。

这样有情有义,忠贞不二的男神,居然被吕碧池说是非礼?

我非礼你个脚底板啊!

滚开!

丑逼!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