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2

危情难再续 完结

危情难再续

来源:掌中云作者:浅玖分类:总裁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场异国暗算,将他们绑在一起,本来只是想要她的血,她的身体,可她却把心也给了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一场骗局。恍然发觉,她毅然离去,他幡然悔悟,再去追她。却不知道,爱一个人,也是有期限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周万豪一听有戏,迫不及待的去摸苏玖的手。

苏玖的手白皙修长,每一根手指都如葱一般,似是在向他发出无声的诱惑。

苏玖仍笑意满满,可就在周万豪碰到她手指间之时,周万豪只觉一阵剧痛,整个手瞬间麻木!

出了咖啡厅,拐过墙角,苏玖突然转身看向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沈钧,怒极反笑,“沈钧,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

沈钧的眼神有些躲避,“苏玖,我这是在帮你,这是救苏家最好的方式。”

“帮我?”苏玖冷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却含着讥讽,“沈钧,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做起这拉皮条的生意了?”

她话说的毒辣,记忆中,她明明是温柔爱笑的女孩子,对他从来不说重话,那双眼,也曾经用倾慕的眼神看过她。

而此刻,她竟然一点余地都不留。

怒从心生,恶意的话立刻涌了出来,沈钧看向那张漂亮的脸,低声道,“当年都**了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你还有什么不可以卖的?还是说,是不是因为他不是宫越,没有宫家那么有钱,所以你看不上?”

“啪!”

巴掌声瞬间响起,苏玖目光很冷,“沈钧,我真的很庆幸,当年没有一错再错下去。”

沈钧怒极,“苏玖,你还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看你一脸的狐媚样,分明就是等着男人上!”

这个女人,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却不愿让他碰,转身倒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想着,他强硬的去扼住女人的手,想要吻她。

苏玖直接一脚踹在沈钧的要害处,沈钧痛的起不了身,苏玖看都不看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去。

走进一条巷子内,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你倒是挺狠的。”

苏玖转身,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皱眉问道,“你是谁?”

身后一群黑衣人只觉一股比方才更低的气压无形的压迫着他们,这姑娘,竟然连总统都不认得?

皇甫爵墨黑的眼睛盯着苏玖,突然,他一揽她的腰,霸道的吻住她的唇,一番啃噬,这才放开,嗓音低沉,看着苏玖,问道,“记起来了么?”

“**!”

苏玖怒道,一巴掌又要呼过去,男人却紧紧的扼住她细细的手腕,眉拧的微紧,“打人这种习惯很不好。”

“谁让有些人欠打!”

此话一出,周围气压立刻低了几分,皇甫爵手微微示意,周围又似如常。

夜鹰往前一步,在皇甫爵身后轻声道,“阁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皇甫爵看向苏玖,声音沉沉,“你跟我去。”

“阁下!”夜鹰皱眉,立刻制止。

“无碍,你给她戴上耳机。”

说完,又看向苏玖,“待会我伸手,你就咬下去,要咬出血来,明白吗?”

苏玖斜眼看他,“不明白,我走了,后会无期。”

说罢,转身便朝外走去,然而,她的手腕,却被男人扼住。

苏玖皱眉,看向皇甫爵。

“只要你配合,我保证你父亲,安然无恙。”男人眸光深深,自成威严。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苏玖警觉。

男人未曾回答,只问,“愿不愿意?”

苏玖并不相信男人有这样的实力,人命关天,若他不有权有势,怎可能有这样的能耐?

但为了父亲,哪怕是赌,她也愿意赌上一次。

“好!”

苏玖,秀气的眉毛微微挑起,那双微微挑起的桃花眼坚定的看向皇甫爵,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决心,却不知,那眉目间在外人看来皆是一股诱惑。

皇甫爵微微拧眉,声音冰冷似命令,“不要勾引我。”

“……”

她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好不好?!

大型会议室

苏玖提前戴上耳塞,拿了张小凳,坐在桌子里面,整个桌子成U型,男人坐在主桌处,桌子里面的面积还是蛮大的。

十五分钟后,会议开始,苏玖也听不见他们讲什么。

男人伸手,她就朝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一口,忽然,苏玖眼珠子转了转,朝男人的大腿处咬去,男人的身子很明显的有些僵住。

都说那里是男人的敏感点,她就要咬,但此时此刻,他肯定拿她没办法。

男人讳莫如深的眸越发的深邃,姿态却仍如常,一场会议,将近接近半个小时,男人这才站起。

桌上的帘幕掀开,苏玖站起,却被男人勾住,眸色深深。

“说了,不要勾引我。”

“勾引你又如何?“苏玖笑着道。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虽然霸道,还容易**,但是自制力很强,她不愿意,就不会发生某些事。

此时,似是看透苏玖的想法,皇甫爵忽然俯过来,将她困在桌子与她之间。

他慢慢往下,苏玖半个身子已经躺在桌子上,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每一处。

男人眸色很深,鼻梁挺直,薄唇,每一处都如刀工凿成,不止这样,男人的皮肤也很好,没有一点毛孔。

终于,他停止往下,但两人的距离已经很小,一说话,两人的唇都会轻轻擦过。

就着这个距离,皇甫爵对苏玖道,“不要高估男人的自制力。“

说完,却立刻放开她,转身走出会议室。

苏玖脸却通红。

她立在那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天哪,她方才,竟然对自己行为不轨的男人犯花痴了!

懊恼的摇了摇头,苏玖便往医院奔去。

皇甫爵刚回到宫内,傅景臣便立刻像风一样的奔出御医处。

“**,皇甫爵,竟然真的被你找到……“

冰冷的眼神打断傅景臣的话,皇甫爵沉声对周围道,“你们都退下吧,傅医生,在会议室等我。”

“是!”傅景臣立刻恭敬的应道,然,眼神中却是止不住的狂热,根本未曾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一进会议室,傅景臣就立刻道,“你给我的血液,就是至阴至纯!**,皇甫爵,你有救了!”

皇甫爵却没有傅景臣那般兴奋,他早已料到这个结果,采取血液,不过是想证实一下。

今日,他带她进会议室,并未吃药,苏玖咬他出血,他确实感觉到体内的血性不再那么狂热。

只是这女人,太不安分,竟然咬他那里……

小说《危情难再续》第四章记起来了吗试读结束。

F国珊瑚岛,下午十点五十,royal hostel,顶级的海景房内。

女人慵懒的卧在沙发内,看着电视,指尖拿着一杯顶级的葡萄酒,黑色的大波浪懒懒的披散在一边,两条修长光洁的腿从纱裙内露出,微微交叠,她未曾化妆,可眉眼间却自成一股妩媚气息,似是能摄取人的魂魄。

新闻正要播放,女人没什么兴趣,关了电视起身,薄薄的纱裙将女人妙曼的身姿勾勒无遗,她走进浴室,试了下浴池内的水温,刚解开两个扣子,门突然一下子撞开,还未来的及转身,男人的气息立刻扑来,直接拥着苏玖冲进浴池内。

“掩护我!”

浴池内顿时水花四溅,低沉的嗓音嘶哑的发出两个字,男人躺在浴池底下,苏玖直接被迫压在他的身上,她立马起身,大声的喊道,“救……”

“闭嘴,不合作我就上了你!”

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狠度,男人的力气很大,甚至,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某处一直抵着她……

苏玖立刻闭嘴,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狠狠的瞪着男人。

全然不知,此刻她的样子是多么的撩动人心。

男人皱眉,苏玖敏感的意识到男人抵着她的那处越发的厉害,她的脸颊瞬间通红,男人一用力,将苏玖转个身,背朝她。

而这个姿势,某个地方却更为暧昧。

偏偏她又动不得。

门唰的一下被撞开,几个黑衣人直接闯了进来,苏玖本就一肚子火,立刻冲着那些人道,“进什么进,现在F国的人民都喜欢偷窥女性洗澡吗!”

黑衣人吓的立刻逃出去,传言这个世界有名,从A国来采访州长的女主播,漂亮虽漂亮,但很毒舌,如果得罪的话,怕是整个F国都会被她说的一无是处。

见人走,苏玖就转头对男人道,“喂,可以放……唔!”

还未来得及说话,男人的唇已经吻下,苏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抗拒,膝盖直接戳他的要害之处,男人顺势将她的双脚箍在他的腰间,两手向上将她的双手按在墙上,姿势更为撩人。

他的手大手下意识的滑向女人的腰处,挑起衣服,朝里面伸去。

苏玖怒不可遏,牙用力咬向男人的唇,一股血腥味弥漫出来,那双血红色立刻恢复原有的清明,将苏玖立刻放开。

“漱口,吐掉!”男人迅速命令道。

碰了他的血的人,无一能活。

然,苏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有生命危险,脑海中只有他强吻她的行为,一个巴掌迅速打过去。

“无耻!”

她的声音里带着愤怒,那双黑色的眼睛瞪着他,带着丝丝水雾,头发也湿漉漉的,纱裙本就薄,此时因在水内,紧紧的贴在身上,里面一片大好风光尽情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而,女人曼妙的身体似是对他没有丝毫的吸引力,男人看着女人,面色红润,并无异样。

深邃的眸内晦暗不明,男人并未多言,拿出一张金色的名片,“把这拿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打上面的电话就会有人帮你。”

苏玖看了一眼,直接往外面窗口一扔,讥诮的说道,“这年头,流氓还要装能耐?”

多少人为了得到他的这个承诺连命都不要,她倒好,不屑一顾。

“拿着。”皇甫爵又重新拿了张名片,直接放在苏玖旁边换洗的衣服口袋内,跨出浴池,直接走了出去。

也不怕苏玖出手拦截,她身上完全湿透,对付他简直就是引火自焚。

可恶!

苏玖越想越觉得烦闷,将浴室门锁好,把刚才男人吻过的地方狠狠洗了好几遍这才出来。

手机在振动,是叶叔打来的电话,苏玖微微皱眉,有些疑惑。

叶叔是父亲的得力手下,一般情况是不会给她打电话。

苏玖刚接通,叶浩楠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大小姐,苏氏出了大麻烦,你父亲当场倒下,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

苏玖整个身躯都不可遏制的晃动了一下,但很快,她镇定下来,红唇轻启,“叶叔,我稍后告诉你航班时间,你安排人接我直接去医院。”

“好。”

身边带着卡,苏玖直接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赶往机场。

A国京城。

市中心医院

三楼

苏玖一个人上去,整个走廊内都寂静无声,她快速穿过长长的走廊,跑到重症监护室。

透过那小小的窗口,她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插着好多好多吸管,旁边的心电图在缓慢的跳动着。

在生命的面前,他是那么的无力,在她的心里,爸爸一直都是打不倒的超人,是她这一辈子可以依靠的后盾。

苏玖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看着病房内躺着的男人,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转过头,便看到朝她走来的两人。

苏可儿仍然是一头乌黑的齐刘海,白色棉裙,看起来安静可人,单纯无害。

然而,却是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三年前,和那个她以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人牵手站在她的面前。

苏玖平静的看向苏可儿,并未看向她小手挽着的男人。

“姐姐,你回来啦。”苏可儿轻声的喊着,声音中似是还带着一抹压抑的喜悦。

苏玖没有跟她寒暄,直接问道,“园区那块地是怎么回事?”

苏可儿低着头,眼泪唰的一下落了下来,“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爸爸答应舅舅,把这个工程让给他做,我也没有想到舅舅会强硬拆迁,出了人命……”

苏玖没有吭声,苏可儿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姐姐,你怪我是应该的,如果我狠点心,拒绝舅舅当时的请求,忘记他那么多年对我的好,变得再自私一点,事情……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可儿声音越发的小,她站在那里,低着头,眼泪还在啪嗒啪嗒的掉,显得束手无措,如一朵风中飘曳的小白花,即使犯了再大的错,也让人不忍心责怪,恨不得把她捧在掌心里疼着,护着。

好似若是责怪她,自己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