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17

冷后 未完结

冷后

来源:原创书殿作者:佚名分类:言情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大家提供《冷后》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佚名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萧戬,小说讲述了:众人齐齐把视线投向台上,猛然看到冷倾那一身白色泛着极致的阴寒之气,锐利的眼神像夺命的利箭,看一眼就会窒息,无人能挡其锋芒,犹如地狱的死神降临。,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骨如刀削,肤白胜雪,素衣素颜,最简单装饰,却能呈现出世上最完美的画卷。那双星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人!”夜色中一道寒光,小荣子的长剑搭在那人的肩头。

皓月连忙跑进帐中来到我身边,低声说:“怎么办,小姐?”我没有说话,心跳得厉害。

夜空中响起男子爽朗的笑声,小荣子不敢妄动。

“姑娘好箫声。”他开口说道。

“敢问您是?”我强作镇定。

那人没有说话,手中变出一只白玉箫,夜色下闪着温润的光,仿佛他的肩头没有利剑,自如地吹着我刚才的那一曲《流水浮灯》,却是不一样的感觉,少了哀婉,多了轻灵。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被他的箫声吸引,他吹/箫的水平在我之上啊。

可是,这世间在我之上的人又能有几个?

我的乐器音律是大羲朝造诣最高的乐师清流子所教。当年,他流落京城被父亲所救,在凌家当门客时教了我,之后被父亲举荐进入宫廷当乐师,深受先皇喜爱,封为天下乐师第一人。可遗憾的是他再未收过弟子,我从师于他的事,父亲也从未向外人说起。

我暗暗吃惊着,一曲终了,出乎意料地我竟不由拍起手来。

帘外人双手一揖,看着远处一盏渐近的宫灯。

“先告辞了。”说完,他转身匆匆离去。远处的宫灯与那抹渐远的身影会合,一同朝廊外走去。

“小姐。”皓月怯怯地叫了我一声。我收回目光,“回宫吧,夜深了。”

第二天用过早膳,我抱了琵琶,正想去烟波亭,可是走到坤宁宫门口,又返身折了回来。

正在收拾内室的皓月不解,“小姐,您怎么回来了啊?”

我让紫樱将琵琶收进红木匣中,解下身上的灰色蜀锦披风,默默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明媚清新的天空,不做声。

皓月端上银耳冰糖燕窝粥,放在我面前,“小姐,先喝了吧。”

我端起浅口白玉莲花碗,用银匙搅了搅里面的粥,又放下。

皓月上前接过,“小姐,不烫,正好的。”说完,又要递给我。

我摇摇头,“我现在不想吃,你去把蕙菊叫来。”

“娘娘,您找我?”蕙菊站在我面前,手上还拿着拂尘。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皓月他们,说:“你们几个去忙吧,蕙菊你陪我说说话。”

皓月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疑问,还有些担忧。可她见我只笑,便没有多问,就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蕙菊奇怪地看着我:“娘娘?”

我慢慢地燃起花梨木八仙桌上的百合香,停了一会儿儿才说:“蕙菊,自那日柳妃来之后,她再来过么?”

“没有了,娘娘。之后您不就送子孙饽饽给她了么。就没有来了。”

“哦……”

蕙菊见我不再说话,便小声说道:“娘娘,那小的先下去了,一会儿黄敬要送食材来了。”

“下去吧。”我看着蕙菊就要走到门口的背影,突然说:“蕙菊,你拿一套你的衣服来,再把皓月的腰牌拿来。”

“娘娘?”蕙菊不解。

“去拿吧。皓月在坤宁宫内可以不用带腰牌的。还有,别跟皓月说。”我眨眨眼睛一笑。

“是。”蕙菊领命下去了。

我端起已有些凉的燕窝粥,吃了两口,露出了一丝浅笑。

蕙菊拿来的是一身银灰色的锦缎侍女服,上面有朵朵浅粉的菊花。我从首饰盒中挑出几枚雏菊样的簪花,把头发盘成最简单的髻,拿了皓月的腰牌悄悄离开坤宁宫。

许多年后我再次回忆起这天时,仍有着深深的感触:是这一天改变了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命运。

我去了烟波亭,一路上忐忑不安。

昨夜的那个男子会是何人呢?这后宫之中男子是不得入内的,特别是夜里。

可他的声音不像是皇帝的声音,彰轩帝的声音低沉且充满威仪,可昨夜的那个声音却是温和的,听他的笑声仿佛是没有任何负担,只有清心寡欲之人才有那样的笑。

可是,深夜里在后宫的男子还能有谁呢?从那盏迎他的宫灯来看,他应该不是偷偷潜入之人……

一路上,我就这样想啊想啊,虽然心里是害怕的,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烟波亭。以前常听人说“知音难寻”,虽没有交谈,可是听那人的箫声,那么熟悉,曾经在那样一个夜晚,我也是听到过的。

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他吧,我的知音。

忍不住啊,虽然我一直跟自己说:“凌雪薇啊,你是堂堂宰相之女,又是皇后,你不是已经决定把这颗心埋葬了吗?不是一直安于过现在这样平淡的生活吗?不是不在乎是否有人能听到你的琴你的箫吗……”

可是,忍不住啊。所以,我借了蕙菊的宫女装,只是想知道昨夜的那个人是谁,会不会也将烟波亭里一个吹/箫人引为知音。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没有人,我就再不去烟波亭,就一心做一个虚无的皇后。不再在乎什么,包括,我的家族。

还有几步就能看到烟波亭了,我的心跳得厉害,只是一曲《流水浮灯》而已啊,为何现在自己这样不同寻常呢?

近了,近了,我已经看见烟波亭随风飘摆的羽纱。可是,没有人。心忽然落空了似的有些憋闷,是对自己要从此践诺真的避世而心存不甘?还是希望落空后的失落?我不知道。

走进烟波亭,眼前一亮,在亭中的石桌正中,有一块白色平纹布包裹的物件,小小的。我小心地上前,忐忑着轻轻打开,我一手捂住了自己就要叫出声的口。平纹布里,我的碧玉木兰簪静静地躺在那里,散发着柔和的光,我喜得一把抓起放在胸口。

这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看来,这件东西是姑娘你的。”是昨夜的那个声音。

我回身,他依旧站在羽纱帐外。隔着羽纱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容貌,但是我知道那是一张俊美到极致的脸。

我心中仿佛有小小的花朵“砰”地绽开,嘴角不由浮上笑容。想起自己身上穿的是宫女的服饰,他定是什么皇亲国戚,按礼数,我应该向他行李。于是,我连忙行礼,可是又不知该怎么称呼他。

许是看出我的为难,他笑笑,“起来吧,我叫沈羲赫。”

我心中一惊,他是裕王!

“你是?”他问我,但没有走过来,我们就这么隔着帘帐,彼此看不清容颜。

“奴婢是一个在此打扫的宫女。”我低头不知怎么说,随便诌了一句。

他笑了,摇摇头,头上的紫金白玉冠反射着阳光,有些耀眼。

“打扫的宫女身边还有人服侍?本王还是头一次见识呢。”他戏谑地笑着,却并无嘲讽之意。我轻轻地笑了。

他察觉到我的笑,问道:“你是皇上的妃子吧。”我不说话。“你不是柳妃,也不是和妃、丽妃,安嫔?如贵人?”

他说出的都是现今在彰轩帝身边得宠的女子。

我摇摇头,“我只是宫中一不得宠的女子。王爷,您不用猜了。”

“听你的声音想必是性情温婉之人。”他笑了笑,就地坐在亭子的阶梯上。

我慌忙说:“王爷,坐到石凳上来吧。”可心中又在挣扎。

“不了。”他背对着我,摆摆手,“这样你就不用怕我看到你的容貌了,我若真的进去,无论你我可都犯了宫规。你也坐吧。”

我缓身坐下,不知说什么。

“昨天那首曲子叫什么?”他突然开口问道,声音清远。

“《流水浮灯》。”我轻轻说。

“好名字。”他拿出箫吹奏起来。在这高高的烟波亭外,衬着旁边的碧波,他不像个身份显赫的王爷,倒像个隐居之人。

可是,即使别人不了解,我也是知道的,他和二哥一样,是沙场上的猛将,手中握有雄兵。

曾经父亲力主他赴西南镇守,彰轩帝还与父亲生了嫌隙。

现在太平盛世,彰轩帝不愿手足在外,便让他负责京畿的安全。

我就静静地坐在那儿,隔着帘帐看着他。我听二哥讲过裕王在沙场上的勇猛与智谋,也听宫人们议论过他的天资与随和。我又一次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这里是哪里。

“姑娘为何会到这九曲长廊呢?妃子们不是都喜欢栖凤台么?”一曲未终,他突然停下问我。

我一愣,脱口而出:“王爷为何不吹完呢?”

他不说话,等我的回答。我站起身走到栏杆边,望着远远的栖凤台,仿佛看到了那里的衣香云鬓,随后淡淡地反问到:“为何要去呢?”

轮到他不说话了,我继续说:“为了皇帝的垂怜吗?我不需要。在皇宫里平平淡淡也不是坏事啊。”

他点点头,“是我错了。姑娘的性格,应该是不齿与那些女子争风的。”

我静默地笑着,却见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转身面向亭内,“姑娘,在下先告辞了,今日要与皇兄一同用午膳的,不能迟了。”

“王爷走好。”我微微施礼,他笑着转身离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我又坐下来,感叹时间流逝得真快,仿佛只一刹那就过去了。我摸摸怀中的碧玉木兰簪,露出会心的笑容。

还没到坤宁宫,远远就看见宫门外站着大群的宫女太监,我心中一惊,看那些宫女的服饰并不是皇帝身边的打扮,心中才些许安定下来。

可是,如果不是皇帝,那么这皇宫中还有谁能有这般架势?我慢下脚步,心中突然明朗起来:这皇宫中,除了她,还能有谁?

“这坤宁宫还真不错。”我刚来到宫门,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说道。

远处紫樱馨兰玉梅蕙菊和小福子小禄子小喜子恭敬地站在正殿门外,皓月和小荣子想必是去寻我了。小福子眼尖看见我,正要喊出什么“参见皇后娘娘”的话,我轻轻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作声。

“姐姐说笑了,哪比得上你的昭阳宫呢?”另一个声音说着,伴着笑声。

我暗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宫女衣着,心想,看来今天要扮一回皓月了。也好,总算这宫里的日子还有点乐趣。不过,这柳妃也有意思,看来上次她自己一个人来觉得没意思,这次又带了别的妃子来坤宁宫“游玩”。

我四下打量,这院子中的女子还真不少,不过有一大部分是侍女打扮,看着像妃子的有两个,为首的一袭柳叶飘飞淡绿锦纱裙,头上只有简单的玉石饰品,虽朴素但更显得婀娜。

她旁边一个女子身着樱粉的宫装,上面绣着繁复的芙蓉花。不过却是“山水芙蓉多艳丽,随风杨柳最婀娜”。

看来,这绿衣女子应该就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柳妃了,那粉衣女子应该是其他哪位正值恩宠的妃子。

不过柳妃今日如此的穿着简单,恐怕也多是因为她怀有身孕的原因,因此不是妃应有的打扮,也就少了几分明艳。

“安贵嫔这话就不对了。”柳妃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这坤宁宫怎么会不好呢?这可是皇后住的地方。”

她的口气在皇后二字上加重了,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妹妹说错话了。”那贵嫔尴尬地笑笑,“姐姐莫怪。”

“你是何人?”柳妃身边的一个侍女看见了站在院中的我,口气严厉地问。

我快步上前,朝柳妃微微施礼,“参见柳妃娘娘,参见安贵嫔。”

“嗯,起来吧。”柳妃的声音传来,满是高高在上,“你是什么人?”

我心中想笑,不过还是低着头道:“奴婢的是这坤宁宫的宫女,叫皓月。”

“哦。你去通报你家主子,就说柳妃来了。”她环视着坤宁宫院内的布置,根本没有看我一眼。

“回娘娘,皇后娘娘现在不在宫中。娘娘每天此时都会去宫里的静心庵抄录,奴婢是回来给娘娘取经书的。”

“静心庵?”那安贵嫔笑出声来,“这皇后也真是,宫里明明有专门礼佛的明镜堂不去,偏偏要去那冷宫边上的静心庵。”

她还要说什么,被柳妃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我们走吧。”柳妃说着转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转看向其他人:“出来这么久,本宫也有些累了。”

“恭送娘娘。”我行了礼,看着柳妃、安贵嫔和她们的随从消失在坤宁宫门外,才直起身走进坤宁宫正殿。

蕙菊他们跟着走进来,紫樱上前行礼想要说什么,却被我一个手势止住。

“蕙菊,帮我更衣,其他人都下去忙吧。”我一边向东暖阁走去,一边吩咐着,随手摘下头上的簪花。

我在蕙菊的服侍下,穿上了白色绘有鱼游荷间的细丝锦缎裙,“皓月和小荣子呢?”

我拿起木梳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长发。蕙菊挑出一枚白玉锦鲤长簪。

“娘娘,柳妃来的时候,皓月和小荣子就去寻您了。这午膳都过去半个时辰了,您现在要不要用些?”

蕙菊将我披散下来的长发盘好,插上簪花,看着铜镜里的我问道。

“端上来吧。再让紫樱和小禄子去把他俩找回来。”我站起身在镜中照了照,笑意就不由自主地浮了起来。

“娘娘何事这么高兴啊?”玉梅将饭菜端上来,看着在镜前笑着的我,微笑着问。

“哦,没什么。”我有些慌乱,赶紧走到桌前坐下,尝了一口菜,点点头,“嗯,不错。”

“娘娘,今天您怎么能给柳妃行礼呢?怎么说您也是皇后啊。”蕙菊端着茶水进来,有些不解地问。

“我穿着你的衣服,怎么能说是皇后呢?穿着那种衣服说自己是皇后,岂不更让柳妃她们笑话。”我微微笑了笑,“这是柳妃第二次来了吧?”

“是的,娘娘。上次来您也是不在。”蕙菊回答着,“上次是柳妃一个人来的。不过两次都没有进到正殿,只是在院中停留了一阵。”

我点点头,“皇后不在,她自然不能进入正殿。柳妃再得宠,也是不能太逾越宫礼的。更何况,我们凌家在朝中的功名远大于她柳家,她自然也会有些禁/忌的。”

“可是,听说前几天皇上答应把安阳郡主嫁给柳妃的弟弟了。”蕙菊有些担忧地说。

我不以为意地笑着,“安阳郡主是皇上的表妹,其父安平王在朝中没有什么势力,且不问政事,是个闲云野鹤之人,在先皇的几个兄弟中是最没有野心的。更何况皇上自然不愿看到这朝中再出一个‘凌家’,不是吗?”

我饮了口茶,看了看窗外,“皓月和小荣子还没有回来?”

“在找了,娘娘。想来他们不知道您已经回宫了,正四下寻找呢吧。”蕙菊为我加满茶水,“奴婢再让小福子去。”

我摆摆手,“不了,人多动静太大,不好吧。等皓月回来了,让她过来。”

“是,娘娘。”蕙菊说完下去了。

我的心却莫名地不安起来。我回来的路上并没有见到皓月,而皓月如果没有在烟波亭看到我也会回来的呀,她知道我不会去别的地方的。

是出了什么事么?我越想越不安。不过,皓月是做事谨慎之人,我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骨如刀削,肤白胜雪,素衣素颜,最简单装饰,却能呈现出世上最完美的画卷。

那双星光璀璨而又英气十足的眼更像是画龙点睛,让这幅美人画卷变得无比出彩,让人一眼沉沦,但她的周身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的寒气和杀气,又能令人瞬间清醒,不敢轻易靠近。

萧戬对她的期望值早就在边疆被她亲哥冷威天天灌输洗脑给拔到顶点,如今看到真人,果然没让他失望。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能避开本王一招,算你有点本事,本王倒要看看,接下来,你还能接住本王几招!”

比武论胜负么?他萧戬还从来没输过,要赢这个女人,那也是轻而易举!

唰——

他拉出一把血剑的同时,刁起地上一把银剑丢给冷倾。

冷倾身体一侧,银剑掠过她的手摔落在地上,孤零零像是没人要的弃婴,扯唇冷嗤,她若是接下,就代表她接受这荒唐的嫁娶把戏。

一场打斗就决定她嫁不嫁人?她冷倾的人生,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做决定。

“冷倾,你敢藐视本王!”萧戬眼里含怒,能被他看上是她的福气,她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不领他的情,有史以来,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

藐视?冷倾面对眼前这个狂妄的男人,他看人的眼神,可真是目中无人,仿佛除了他自己,这世上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蝼蚁。

冷倾丝毫不放在眼里,这样的男人,她以前不知道干倒过多少,凌寒的眼微眯,狂妄的气势不输他一分,“便是藐视,你又能如何?”

萧戬眸子一凝,敢跟他叫板,这女人好有脾气,真是越看越有劲,冷威没有骗他,他这妹妹当真与众不同,征服欲更盛,萧戬手上血剑一挥,“本王定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倒要看看,没有武器的冷倾,还能拿什么来战胜他!

他出手迅疾如电,剑势霸道,毫不怜香惜玉,完全把眼前的人当成了沙场上的敌人,眼里都是志在必得的赢。

冷倾赤手空拳避过几次攻击,但很快,她就发现原主身体的反应速度跟不上她的意念,对手来势汹汹,饶是她思想反应再快,身体也会因为慢一秒而差点被剑尖划伤,要守已是不易,更别说攻。

冷倾躲过又一个凶猛的攻击,心里暗骂,这破身体,慢得离谱,还是不如以前的好用,若是她那把短枪在身上,这身体反应速度再慢,她也能立刻扭转结局。

才这么想着,右手突然多了个物件,这触感,难道是?

恰时,冷倾的肩膀蓦然被一只大手紧紧环住,脖颈上抵着一把冷飕飕的血剑,身后男人狂妄的声音随之响起,“冷倾,你输”了……

“输?”冷颜眯眼,“你确定?”

萧戬一愣,“什么?”

猛然察觉胸口抵上一物,萧戬瞳孔一缩,暗道不妙,迅疾一个抽身后仰。

砰!

枪声响起,一个高大的身体摔倒在地,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震得整个将军府都狠狠颤了几颤,房屋摇摇欲坠,像是将军府头上这片天要塌了一样。

地上跪着的人们一个个吓得身体发软,对冷倾的惧怕已经深刻不能用语言形容。

将军府的人更是吓得魂不守舍,喊了两句:“完了,将军府这下完了。”就彻底晕死过去。

烈王萧戬是战国的顶梁柱,悠皇最器重的儿子,他要是死在将军府,全府都得陪葬。

四面鸦雀无声,一片死气沉沉,仿佛已经开始吊唁。

冷倾面无表情看着地上的萧戬,双手环胸。

为大家提供《冷后》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佚名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萧戬,小说讲述了:众人齐齐把视线投向台上,猛然看到冷倾那一身白色泛着极致的阴寒之气,锐利的眼神像夺命的利箭,看一眼就会窒息,无人能挡其锋芒,犹如地狱的死神降临。冷后推荐指数:★★,看了冷后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