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29

绝爱婚路 完结

绝爱婚路

来源:掌中云作者:夏夜微凉m分类:言情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苏乔跟顾庭深在一起两年,从不爱到爱得伤筋动骨,却依旧逃脱不了分手的命运。分手是苏乔提出来的,在被他的母亲将她全家人包括她都羞辱了一遍之后。他母亲说,她父母双亡,所以她这样缺乏教养。他母亲说,她兄长坐牢,她一个劳改犯的妹妹配不上优秀完美的他。他母亲说,她面相狐媚,除了勾引男人再没有别的本事了。苏乔分手的代价挺严重的,用差点割断自己手腕动脉的决绝方式。顾庭深目光阴鸷地瞪着宁肯死也要离开他的她:滚!滚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三年后她还是忍不住回来了,原本以为他早就跟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了,可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哄了小包子睡着之后苏乔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在小包子脸蛋上温柔亲吻了一下之后她起身来到了卧室外面,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就那样裹着睡袍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边喝着酒边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这座城市。

夜色中她的面容明媚,但仔细看过去会发现有那么一丝丝的落寞。

她跟顾庭深三年前曾经有过一段情,当时是因为她哥苏牧野被人陷害锒铛入狱,她走投无路之下去找了顾庭深,顾庭深帮了她,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苏乔认为顾庭深图的是她年轻的身体和如花的美貌,正如她图的是他的钱财和滔天的权势一样,两人之间的感情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利益纠缠。

两人在一起两年,相处的还算愉快。

苏乔承认,在一起的那两年顾庭深挺宠她的,比如说他给了她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切,豪宅,豪车,名牌珠宝以及各种各样的奢侈品,他在床事上也给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快乐的享受。

苏乔对他们的那段情还挺满意的,虽然分手的时候闹的挺不愉快的。

顾庭深的母亲从来就没有瞧上她,加上后来有顾母自己挑选的最佳儿媳妇人选出现,她自然就成了被顾母踢走的那一个。

时隔三年,苏乔依然清晰的记得,当初顾母是怎样言语刻薄的嘲弄羞辱她的,而那些羞辱让她现在每每想起来,也觉得浑身都气到发抖。

顾母说,她父母双亡,所以她这样缺乏教养。

顾母说,她兄长坐牢,她一个劳改犯的妹妹配不上优秀完美的他。

顾母说,她面相狐媚,除了勾引男人再没有别的本事了。

他那位优雅的母亲用这样恶毒的话语将她还有她的家人都羞辱了一遍,当时她也年轻气盛骄傲敏感,回去就找顾庭深提了分手。

不过她没想到顾庭深会不同意分手,然而她那时满脑子都被顾母尖酸刻薄的话给充斥着,一秒钟都不想再跟他待在一起忍受这种羞辱了,于是拿过了一旁的水果刀来割向了自己的手腕。

于是成功分手......

在分手后她远赴国外的这三年,他们没有过任何的联系,而顾庭深也在她前脚离开之后,后脚就宣布了跟顾母心中的最佳儿媳人选宋璇订婚的消息。

所以苏乔认为,她现在跟顾庭深应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所以她不知道顾庭深这样来纠缠她是什么意思,苏乔完全不想跟顾庭深扯上任何的关系,因为她不想面对他那位骄傲的母亲,也不想面对他那位表面看起来很是温婉体贴的未婚妻。

她们,于她来说,是一种比吃了苍蝇还难受的存在。

思绪从那段往事中抽离出来,她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重新回了卧室。

大床里小包子躺在那里熟睡着,苏乔白皙的手指轻轻从小包子帅气的小脸上一寸寸滑过,心底一片柔软,就那样微微叹息了一声将自己的脸贴在小包子身旁,搂着他一起睡了过去。

隔天苏乔将小包子送回了哥嫂那里就去了台里上班,关于她跟顾庭深之间的传言,因为顾庭深的回应极其冷淡而苏乔的http://www.shizhugou.com回应又坦荡大方,所以热度降了不少。

下午的时候苏乔接到梁铖的电话,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梁铖是她的学长,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对她一直挺照顾的。也曾经试图追求她,不过在梁铖那些表白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之前就被苏乔给斩断了。

那个时候苏乔是顾庭深的女人,自然不可能跟梁铖有什么。

与其让梁铖浪费时间在自己身上,不如直接告诉他不可能。

在苏乔出国的这三年,梁铖一直跟她保持着联络,苏乔因为回国之后就直接投入了电视台的工作,所以忙的还一直没来得及联系梁铖。

现在梁铖主动联系了她,弄得苏乔在这端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今天晚上恐怕不行,因为我有直播......”

梁铖语气清朗,

“没关系我等你,你直播完了我们正好去吃宵夜。”

说起宵夜,苏乔忍不住被勾起了胃口来。

这几年在国外,她是真真儿吃够了西餐,最最怀念的尤其是烟城街边的各种烧烤撸串,特别是夏季的时候,那种坐在街边大口吃肉大口喝啤酒的感觉真的很痛快。

于是就那样应了下来顺便提议着,

“那我们去吃烧烤吧?”

“好。”

梁铖在那边语带笑意地应着,

“等你直播结束,我在电视台门口等你。”

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然而苏乔的手机下一秒又紧接着响了起来,不过这次的来电苏乔却完全没有想接的兴致,因为打来电话的那个人。

不过思索过后最终还是接了,一直逃避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顾总,您好。”

是她这样客气地寒暄着,而相较于她的疏离,那端的男人语气却熟稔自然了很多,

“晚上一起吃饭?”

苏乔浅淡的笑,

“真是不好意思呢顾总,我晚上约了人。”

“约了谁?”

男人的声音紧接着就追问了过来,她也简单地回着,

“一个朋友。”

她的语气不温不火不急不慢的,没有因为他的步步逼问而恼怒,但也没有因为他的逼问而败下阵来主动告知自己约了谁,始终进退有度,距离保持在安全的范围。

那端的男人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冷冷的笑了一声,

“不要告诉我你约了梁铖。”

“苏乔——”

“开会了——”

有同事在不远处喊着,苏乔正好借机对电话那端的人淡淡说着,

“不好意思啊顾总,我要去开会了待会还有直播,拜拜。”

苏乔这样说完了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心里感激死了那个在这个时候喊她去开会的同事,正好给了她挂电话的合理借口。

*

晚上九点,烟城广电大厦楼前。

身穿黑色大衣的年轻女人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那里已经等了一辆车子,有英俊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绅士地为她打开了车门,女人坐进去之后两人驱车扬长而去。

而这一幕都落在了不远处停着的另外一辆车子里的男人眼中,男人阴沉着脸吩咐着前面的司机,

“跟上去!”

小说《绝爱婚路》第4章曾经有过一段情试读结束。

烟城广电大厦。

财经频道的直播间。

一场针对烟城金融财经界风云人物顾庭深的专访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顾庭深一身铁灰色高定西装,眉眼冷凝而又英俊,气质内敛而又沉稳。

面对着对面女主持人的提问,他见解独特而又谈吐优雅地给出答案。

一切都顺利进行着,直到女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问完。

所有人都在做直播结束的准备工作的时候,顾庭深却忽然挑眉看向对面的女主持人发问,

“苏小姐问了我这么多的问题,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苏小姐。”

女主持人名字叫做苏乔,是电视台刚从国外聘回来的财经频道当家女主播,在国外她播财经新闻,以形象大气见解独特观点鲜明而出名,也算是小有名气,所以才会被电视台青睐特意重金聘了回来。

而这次对顾庭深的专访,则是她回国之后第一次主持节目。

此时面对着顾庭深突如其来的脱稿发问,她美丽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的惊慌,依旧那样鞠着得体的笑容礼貌回着,

“当然可以,顾总请说。”

在得到了苏乔的允许之后,是顾庭深微微勾了勾唇角,声音清朗地发问,

“我想问问苏小姐,爱而不得应该怎么办?”

苏乔微怔之后又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她长的很美,再加上因为要上镜而化了妆,眉眼愈发的漂亮夺目,这样一笑颇有几分妖娆的风情,

“顾总,我们这是财经节目,您问我这种情感问题,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顾庭深勾唇浅笑,只不过他的那些笑意完全没有到达眼底,

“虽说是财经节目,但是关于情感问题,尤其是我的情感问题,想必很多观众都愿意继续收看下去,你放心,不会影响收视率的,即便影响了,我也花钱给你买上来。”

是他语气嚣张而又霸道地这样说着,非要逼苏乔给出一个答案来。

苏乔,“......”

“所以,苏小姐可以放心回答了。”

是他步步紧逼着,一双黑眸深邃而浓沉,就那样盯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苏乔逼不得已,只好作答。

“爱而不得?”

她浅笑着看向对面的男人,语气洒脱,

“这年头哪里有什么爱而不得这回事啊?得不到就放弃罢了,毕竟人生苦短,何必为了一个自己得不到的人浪费时间和精力呢。”

苏乔的话落下之后所有人都能明显察觉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顾庭深脸色沉了几分,台下的一众电视台高层真是各自抚着胸口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只见顾庭深薄唇微勾,唇角溢出一丝冷笑来,

“苏小姐这个回答很好,不过我却觉得,爱而不得的时候,掐死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会更好一些!”

他这样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直播间的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不过幸好专访也已经完成了,后面没有再需要顾庭深配合采访的了。

“顾总是我采访过的人中最幽默风趣的一个了。”

是苏乔这样巧笑嫣然而又落落大方地结束了这次直播专访。

因为顾庭深的离去,原本待在直播间的台长还有频道总监以及制片人等高层都跟着离去了,去追随顾庭深的脚步或巴结或阿谀奉承又或者是各种套近乎了。

直播是晚上八点开始的,这会儿结束之后已经快要九点了,苏乔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班了。

她现在特别需要休息,因为她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了,刚刚那场直播,外人看到的都是她如何的得体大方,可没有谁知道,她一颗心咚咚跳的如同擂鼓一样,如果嘴边的话筒再往下一些放在心口的位置的话,想必那些心跳声能清清楚楚地传出来。

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她洗了澡出来,开了一瓶红酒窝在沙发里自饮自酌了起来。

门铃响起的时候她微微皱眉,不知道是谁大半夜地来找她,她才回国没几天,她的这个住处应该只有她哥苏牧野知道。

起身走到玄关处,透过猫眼往外看。

门外站着的男人让她秀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在电视台的直播间里面对面做他的专访呢,苏乔以为他应该随台长和电视台的一众高层出去应酬了,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完全不想理他,可是又没法任由他大半夜的一直按门铃扰到邻居,于是思索过后最终开了门。

她脸上挂着疏离得体的笑容看向他,

“顾总,有事?”

门外的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长腿一伸就跨进了门里,男人深沉的眼底裹着无法阻挡的霸道。

苏乔没想到他会这样没有礼貌地闯进来,后退了一步之后调侃着,

“顾总,身为别的女人的未婚夫,这样大半夜地出现在我家里,似乎不太合适吧?”

顾庭深没有理会她的调侃,毫不客气地就伸手过来搂住了她的腰,转身将她按在了身后随之关上的门上,男人的呼吸呵在她耳畔,声音低靡而又沙哑,

“有什么不合适的?”

他边这样说着的时候边眯着眼去碰她的耳垂,那是她身上很敏感的一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当那抹熟悉的战栗划过全身,苏乔真的恼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推着他,

“顾庭深,你干什么?放开我!”

“我干什么?”

是男人坚硬的身体强势将她紧紧钉在门板上,他的声音放肆而又不要脸,

“当然是睡你。”

苏乔觉得顾庭深真的是个神经病,疯子。

他们都分手三年了,她这刚回国呢,他就深更半夜地跑到她家里来说要睡她,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当下就气的想继续推他,有人却比她动作更快,探手过来就扯开了她身上的浴袍,苏乔想掐死他的冲动都有了,急急忙忙想要护着自己,他却将她的双手牢牢制住就那样往门上一按,女孩子美好窈窕又诱人的身段就那样被他欣赏了个彻底。

他凑过来轻吻她的唇角,呼吸明显加重,

“这几年是不是一直惦记着跟我在床上的那些事呢?不然怎么现在穿的贴身衣物跟我的喜好一样?”

他喜欢前面镂空的款式,她现在穿的就是。

苏乔歪头躲开他的亲吻咬牙冷笑着,

“你别自作多情了,谁按照你的喜好来了?我的款式多的很,只不过今天正好穿了这条而已!”

“嘴硬!”

他只丢给她这样两个字便狠狠含住了她的唇吻了过来,苏乔丝毫没有挣扎的余地。

男女力道过于悬殊,苏乔挣脱不出来,他又熟知她身体每一处的敏感,用尽了他所有的技巧撩着她,两人最终纠缠在了一起,卧室的大床里一片旖旎。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