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8-10-18

上位 完本

上位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小树分类:言情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了走出山村,她选择了嫁给“无能”的富二代;却在一个月后发现自己怀上了前男友的孩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目前住着三户人家,赵富贵和张秀兰夫妻两个住在正对着大门的房子里,夏沫母女三人住在东边,西边的房子里,住了个姑娘汪岚岚,年纪跟夏沫差不多,也许还要小上一两岁。

进了院子,两个孩子自己跑去玩了,张秀兰跟着夏沫到了夏沫的房子门口。

“夏沫啊,幼儿园咋说了?”张秀兰关心的问道。

夏沫掏出钥匙打开门锁,又将锁挂着门栓上,说了一句:“没什么大事,就孩子之间闹了点纠纷。婶子,你还有事?”夏沫这几天来例假,刚因为孩子的事情,精神紧绷着,这会儿一回来,人倒是放松了,肚子却开始疼了起来。

“来,咱进屋里说。”张秀兰拉着夏沫进了屋子,压根就没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夏沫的床上。

夏沫动了动唇,忍住了,转身倒了杯水,端了过来。

“婶子,喝水。”

张秀兰接过水,也没喝,拉住夏沫的手,说道:“夏沫啊,婶子待你如何啊?”

“挺好的,您和大哥,平时对我们挺照顾的。”想当初能搬进来,张秀兰也在房东那里说了话的。

“你看啊,这事啊,我琢磨来琢磨去的,你大哥死活不让我说,可我想啊,你一个姑娘家家的,领着两个孩子,这屋里没个男人,像回事嘛!这不,我娘家有个大侄子,今年刚三十,在城北的工地上当监理,人年轻又能挣钱,婶子我瞅着啊,挺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囡囡和宝宝又正是花钱的时候,你也要为自己多考虑考虑。”张秀兰这张嘴,在这街坊四邻里是出了名的麻利,那可是一张利索的好嘴,就没有她说不出的事!

要说啊,夏沫这条件在张秀兰看来,真不算是好点,虽说夏沫模样还行,可毕竟拖着两个孩子,可自己娘家的大侄子,也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就没了爹娘,跟着自己这个姑姑长大的,现在在工地谋了份好差事,可这城里的姑娘,哪里看得上这泥腿子啊!

这不,张秀兰也是觉得夏沫这闺女品行不错,至于孩子的事,这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误啊,过去的事情,可以翻过去,只要以后好,就行了。

“婶子,谢谢您的好意,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也没心思想这些。”夏沫的意思也算是明确了,自己现在这样子,找什么人啊,她只巴望着能尽快攒够手术费,把宝宝的手术做了,把两个孩子照顾好,再把奶奶接过来,那样,就什么都安稳了。

“夏沫啊,你听婶子说,咱们女人啊,也就这么些年的光景,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你现在可是水灵灵的年纪,不趁年轻的时候找一个,难道真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不是?夏沫啊,放心,婶子不会坑你的!我那大侄子,人真没的挑的,都是年轻人,见一见,也不费什么大事。夏沫啊,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婶子,我……”

“行了,夏沫,听婶子的,准没错。这人啊,我都帮你约好了,这个周日,中心广场,到时候,你们年轻人见见。”

耐不住张秀兰的软磨硬泡,夏沫点了头,答应这个周日上午在中心广场和张大力见面。

其实,对于找个人结婚过日子这种事情,夏沫从来就没有想过。试问,哪个男人能够接受妻子带着两个父不详的孩子呢?

院子里,囡囡和宝宝一人搬了个小凳子,手里拿了个小树枝,在大槐树底下玩。

“姐姐,你在做什么?”跟囡囡相比,宝宝的脸色过于苍白,他的小脸上,很难看到健康孩子的红润。

囡囡将手里的树枝丢开,抬脚抹平了刚刚在泥土地上写的字,“没做什么。”囡囡有点没什么精神,今天在幼儿园里,小飞的那些话,深深的刺激了囡囡,她心里想着,不就一个爸爸吗,自己没有,难道还不能去找一个?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人,给自己找个爸爸,难道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吗?

“姐姐,”宝宝伸手扯了扯囡囡的袖子,“以后,不跟小飞打架,妈妈会伤心。”

“行了,我知道了。”囡囡冲着弟弟说了一句,而后,又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你说,要怎么去找个爸爸呢?

囡囡托着下巴,望着天空,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天空很蓝,爸爸啊,到底去哪里找呢?

看着姐姐的举动,宝宝也丢了手里的小树枝,学着姐姐的样子,有样学样的望着天空,只是,天空里,除了白云,有什么好看的?

宝宝弄不明白了,可是,他知道,姐姐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从小到大,都是姐姐保护着宝宝,宝宝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不能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玩耍,经常要打针,经常要住院,偶尔还能看到妈妈背着自己偷偷的抹眼泪。

白云啊,你能听到宝宝说话吗?

如果能听到,那么,宝宝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宝宝会把自己的身体变好的,会多吃饭,会少生病,宝宝要让妈妈开心,不要再让妈妈哭泣。

白云啊,你要帮宝宝保守秘密哦!

就在宝宝跟白云交流的时候,囡囡已经想好了接下去该做的事情,这个周末,她背上自己的小书包,去广场上好好瞅瞅,看能不能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爸爸回来。

对,就这么决定了!

而得到夏沫同意答复的张秀兰,高兴的走出了夏沫的屋子,她要赶紧去跟侄子张大力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在张秀兰认为,她把侄子张大力说给夏沫,那是夏沫高攀了,她不觉得夏沫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送走张秀兰的夏沫,先是将那杯没喝的水倒掉,将杯子放进了柜子里,而后,抬手扯了扯那被张秀兰坐的皱巴巴的床单,看看离午饭的时间还有点,这会肚子也跟着较劲,夏沫准备稍微躺一会。

夏沫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许是太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梦里,她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压制住了,她想醒来,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耳畔,似乎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念叨着什么,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清楚!

“妈妈,妈妈!”夏沫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对上了囡囡的脸。

“妈妈,你怎么了?”

夏沫一抬手,这次发现脑门上全是冷汗。

“没事,妈妈刚不小心睡着了,饿了吧,妈妈起来做饭。”

“妈妈,是做噩梦了吗?”囡囡拉着夏沫的手,问道。

“没有呢。”

“妈妈不怕,有囡囡和宝宝陪着你。”囡囡亲了亲夏沫的脸,就如同每次囡囡做噩梦之后,夏沫的举动一般。

“有你们,妈妈什么都不怕!”

穆家。

穆向东回到家的时候,母亲蒋兰英正在客厅里看报纸。

“东子,跟妈妈聊会天。”蒋兰英喊住了要上楼的儿子。

“我换件衣服就下来。”穆向东说道。

穆向东上了二楼,刚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对面的房门就打开了,一个短发女孩,从门里探了头出来:“东子哥,你回来了!”

穆向东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似乎不想多说什么。

面对哥哥的冷漠,穆念西丝毫不觉得受了冷落,她迅速的跟了进来。

穆向东边接着衬衫扣子,边说道:“出去!”

穆念西摸摸鼻子,笑嘻嘻的回答:“东子哥,今天怎么样啊?”

打开柜子,拿了换洗衣物出来,穆向东走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刚刚跟卫蒙见面的时候,卫蒙身上喷了香水,虽然不是很浓的味道,但穆向东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任何香味,这或许跟他当过侦察兵的经历有关系。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变得更加刚毅。

穆向东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穆念西竟然还赖在自己的屋子里,这会,正趴在窗台边,瞧着外面。

“你怎么还在?”穆向东问了一句。

“啧啧,真够男人味!”听见动静,穆念西回头,看见哥哥,赞赏了一句,而后,整个人就凑了过去,一把拖住了穆念西的胳膊:“东子哥,你就跟我说说相亲的情况呗!”

穆向东一把将人给扯开,“洗洗再过来!”

穆念西小脸一挎,扯着T恤闻了闻,拜托,清清爽爽的柠檬味道,哪里有什么怪味!

“哥哥,我没喷香水啊!”

穆向东望了穆念西一眼,对方连摆手,“OK,我承认,就喷了那么一点点。哥哥,你这鼻子,到底什么做的!”

不喜欢香水,不喜欢任何香味,有洁癖,严格作息时间,不苟言笑,这个种种怪癖之人,就是自己的哥哥穆向东,你说,这种性格,怎么能找到媳妇呢?

穆念西觉得,自己必须要多出谋划策了!

“东子哥,听说卫蒙姐姐很漂亮,你看上了没有?”直到下楼,穆念西还跟着穆向东的身后,念叨着。

“念西,别缠着你哥哥了。”听见女儿的声音,蒋兰英笑着说。

“妈妈,我这是在关心哥哥。”穆念西跟在穆向东的身后进了客厅。

穆向东在母亲蒋兰英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穆念西紧挨着他走着,伸手挽住了穆向东的胳膊,“东子哥,我都问了半天了,你倒是说啊!”

穆向东拉住穆念西的胳膊,微微用力,将人给丢的远远的,揉了下鼻子,“去洗洗。”这味道,真的不好闻。

“妈妈,你看东子哥,总是欺负我!”穆念西小嘴一撇,冲着蒋兰英说道。

“你呀,明知道你哥不喜欢那些怪味道,还专门要去惹他。”

即便是在家里,穆向东的坐姿,也十分端正,他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看着家人。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此刻的神情,跟刚刚和卫蒙在一起的时候,有些微的不同。

是的,在家人面前的穆向东,是放松的,褪去了那丝清冷和刚毅,多了一份柔和。

小说《奢望》第004章试读结束。

正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